搜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八

「小判,小判,小判呀~~~~嗚哇~~~~~」貓咪上班日的早上,又一次聽到博多藤四郎的哭聲。 「啊喂……」丟貓出門,再工作一段時間,藥研藤四郎的耳邊仍是徘徊某個弟弟的哭聲。財政年度的年末年初,外加之前大侵寇期間被壓下的工作加起來可不是說笑的數量,平日可以忍耐的吵鬧變成「嚴重的...

猫丸說故事:其他本丸的故事~Story 002 (2nd. verson):緋紅花散~

開場白 作為說故事的本丸,這系列的故事自然不是猫丸裡的故事。雖然可能會有猫丸的貓咪和刀劍的吐槽,甚至在「故事」裡登場,但主角是其他本丸的刀劍,所以任何可能都會出現。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刀音,但不是刀音本丸(因為故事大概有後續,所以說出他自己的「故事」的機會還是留給他們),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七

「呵欠~~~」 「難得我找你練習,你應該感恩而不是打瞌睡!」 「嘛,長谷部,明明你這傢伙很可愛,可是……」日本號故意挑釁:「說個故事都可以變成催眠。喂,不如以後你出陣對那些傢伙講故事,可能比拔刀有效,嘿嘿。」 壓切長谷部不反駁,直接一拳打過去,日本號笑着接下:「力度很輕,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六‧五

星期六的上午,審神喵難得在午飯前起床,看到樓下的庭園已有不少刀劍,所以很快喵喵喵地更衣下樓。 「喵?」看到大家聚在一角,自然先走過去,可是?咦?為甚麼一堆短刀神情呆滯,有幾個更是已睡着,嘴角流口水那種:「大家怎麼喵?」 「啊……主人/大將(下刪),沒……沒事!」嚇得炸毛的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六

因為本丸的財政大臣放棄掙扎,所以復活節派對可以「明目張膽」地去準備。和以往不同,今年因為時間關係,所以不舉辦尋蛋比賽,不過簡單的遊戲仍然會有。今天大部分刀劍幫忙簡單裝飾庭園,而博多藤四郎嗎?含着淚帶着願意一起出陣的刀劍,待審神喵睡飽飽後繼續出陣地下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五‧五

近侍大人親自勸說,需要嗎? 「藥研哥哥,算我怕了大家,可以跟其他人說明天或者後天休息半天,呃……有需要一天也可以啦!如果可以有幾個願意跟上的人……我我我甚麼也沒說嘞!」不小心說出真心話的短刀急急揮手:「沒沒沒,我真的甚麼也沒說!之前雖然用了很多小判,但,錢,是有的!W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五

出陣大阪城不用審神喵,或者近侍刀催促,經過大侵寇後,本丸的小判雖未見底,但那種跟跳崖沒分別的減少速度,足以叫博多藤四郎成為最可怕、最殘忍的監工。 「吶呢,主人。」亂藤四郎從門外探頭:「不是說有新人嗎?為甚麼完全沒見過他?」...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四‧五

結果不用說都會猜到,那隻貓咪偷偷提早買的小傢伙,很快落到三条家手上。 拜託,三条家有今劍這振極短,那隻整天咕咕叫,方便大家找到他的小東西會不被發現嗎?何況,三条家有一把可愛又乖巧的剪刀靈,只要她抱住放她口中的「咕咕」的藤盒,就算藥研藤四郎也不忍心拿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四

星期一下午,審神喵的臉色很壞,不過很快恢復。 「喲,大將,玩變臉?」 「幸好請藥研昨天提三条家準備修行的事,否則……說笑嗎?今天下午確認消息,明天出門?他們以為三日月會自己亂跑,所以甚麼也不用準備嗎?」 藥研藤四郎聞言大笑,換來審神喵的尾巴攻擊─失敗,短刀捉住貓咪的尾巴,倚...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三

「咕……」宴會後,山姥切長義回到房就一直保持生氣得像狗狗般,在喉頭發生「奇怪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可怕,但看在山姥切國廣眼中則是很可愛。 「咕……」山姥切國廣終於忍不住戳他,當然換來白眼,只是他不怒反笑,令山姥切長義更生氣,直接「送」他一個肘擊,令山姥切國廣笑得更大聲:「變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二‧五

猫丸有誰不喜歡宴會?沒有,就連平日一副公事公辦,努力為時之政府工作的表情的山姥切長義都不會反對舉行宴會。直至現在,這位「前」監察官大人仍然看不懂這本丸的「評級」,沒事時看到那隻貓咪比明石國行還懶,對去不同時間、地域清除遡行軍的工作愛理不理,但有特別任務,而且「酬勞」讓她滿意...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二

藥研藤四郎對某隻貓咪難得有BL不吃,還幫忙讓BL糧自動「消失」的事感奇怪,因為實在太不像那隻貓咪平日的做法。 「喵,藥研,盯着貓一整天了,甚麼事喵?」 「沒,沒有。」藥研藤四郎額上冒汗,急急否認,畢竟嘛,總不能說她沒吃BL很奇怪吧?這樣說肯定會被拉去「晚間巡邏」,嗯,去偷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一‧五

果然,明石國行很快掌握到技巧,直接變回本體偷懶。 「喵,藥研,如果這傢伙不變回人形,就麻煩你幫忙拿去馬廓讓他當我們那堆馬的磨牙棒。」審神喵當着本刀面前說出恐怖的話:「不然嘛,當翻動馬糞的棒又好,喔,最近桑名偶爾唸着支撐作物的尺寸的木棍難找,直接拿過去當植物的支撐也罷,總之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一

「阿螢,怎麼啦?苦住臉看自己的本體……啊,受傷了嗎?」愛染國俊眨眨眼,想看看螢丸身體的情況。 「沒……」螢丸扁起嘴,擺弄一下自己在地上的本體,又盯着看。 「阿螢?」 「國俊……幫我。」螢丸說完這句後,直直躺在本體旁邊:「哪邊高?」...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二O

正如審神喵的命令要求,各種「欺負」三日月宗近的事繼續,不過,審神喵突然從內番中剔走三日月宗近的名字。 「欸?主人,不是說教訓他嗎?只是隨便要他做兩天馬當番太少。」愛染國俊扁嘴,不過很快換成笑容:「不過,既然改成要國行去馬當番,我和阿螢絕對贊成呢!」...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