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八三

就如之前「約定」般,猫丸大運動會就在晚上舉行開幕禮。

因為是周日,不想貓咪主君第二天太晚起床,所以大家一致通過開幕禮在傍晚舉行。由於預計會碰上晚飯時間,所以,參與的刀劍男士們提前吃過簡單的下午茶,而作為「觀眾」+開幕主禮的審神喵嗎?就模仿人類模式,坐在二樓的「包廂」(原為書房,簡單收拾整理,打開窗戶,就是最好的欣賞位置(附送望遠鏡和在房間的另一側,進行現場直播的投影),和近侍刀與小刀靈們一起一面享用超美味+華麗的晚餐,一面欣賞精彩的表演。

「喵,既然一切已準備就緒,貓不妨礙大家作最後排練。」聽到大家的報告後,審神喵連打幾個呵欠:「貓去睡午覺,喵。」

嗯,再周詳的計畫,也跟不上變化,喵。

幸好,審神喵睡懶覺只是影響她的「造型」。一隻睡得半死的貓咪,勉強被藥研藤四郎拖出床梳洗(據聞他因此受到貓爪和貓牙的「攻擊」),衣着打扮尚算整齊(但配搭就……哈哈),只是頂着一頭亂毛,無法符合大型活動要有端莊儀容要求這一點,多少令燭台切光忠感不滿。

總之嘛,開幕禮順利開始,首先,在後院的巨型螢幕上投射出由陸奧守吉行剪接,本丸的刀劍男士們進行訓練、「預賽」的不同片段。

嗯,包括某幾振不方便具名的刀劍游泳時遇溺,再被拯救的片段。

「喵……公開處刑呢喵。」

接下來是簡單的表演,AWT48部分成員和江輪流演出。

「喵!喵!喵」審神喵開心地拍爪,笑聲大得連下面的刀劍們都輕易聽到。

藥研藤四郎一直默默地看着她,見她和「孩子們」同聲大笑、鼓掌,不像有任何異樣,心裡的擔憂多少放下,但未能完全消散。

然後,又到片段時間。這次片段和第一段相似,不過加入不少電腦特效,而且重點在「運動祭典」上,令整個片段的時間比第一段稍長。

「吶,之後,暫時由我和加州先生主持呢!」亂藤四郎在片段完結後,以一身運動裝打扮,和同樣是運動服,但款式截然不同的加州清光現身:「現在是進場時間,加州先生,就請你帶第一隊進場呢!」

「嘿,一切交給我,我保證會是一個可愛得令大變態……嘛呀,主人也會嚇一跳的進場儀式。」

各隊由持旗手的帶領下進場。因為要顧及人數和部分刀劍不會參加的關係,所以各隊不一定是全員進場。

部分分組如下:

1) 新撰組 + 蜂須賀虎徹 + 浦島虎徹 + 亂藤四郎

2) 福崗一文字 + 伊達家 – 鶴丸國永

3) 長船 – 燭台切光忠 + 次郎太刀 + 太郎太刀

4) 三条 + 笑面青江 + 數珠丸恒次

5) 江 + 來 + 左文字 + 歌仙兼定

6) 粟田口 – 亂藤四郎 + 鶴丸國永 + 同田貫正國 +御手杵

簡單來說,即使不參與的刀劍都會分到不同的組別,以便之後有人幫忙打氣。

「喵?沖繩寶刀他們三個人一組?」審神喵愣住:「計分上會失利耶。」

「人類的比賽也有小國,有較小的分組亦是他們的選擇。」藥研藤四郎輕笑:「以刀種來說,他們並非會太不利。」

「亂……去加入另一組,沒問題嗎?」

「比賽結束後,我會去揍浦島那小子一頓。」

「藥研能打贏亂再說。」

「……妳不制止我?」

「反正藥研到時肯定會被亂打趴,貓不會擔心呢。」

「打趴!」妍拍拍手,模仿審神喵的話,害藥研藤四郎想找地洞鑽。

「喵,不過藥研千萬不要想着去打同田貫或者御手杵。」貓咪增加要求:「貓會找大家來圍毆你。」

「喂!我的人權呢?!」

「要破壞兄弟戀情、友情的刀沒刀權,喵。」

吵吵鬧鬧,說說笑笑,到進場,升起他們為運動會而設計的旗幟後,大家請審神喵發言。

「喵,大家請加油!猫丸大運動會正式開始,喵!」

「咦?就這樣?」大家愣住,那些冗長的官腔發言呢?去哪兒了?

「貓最討厭在活動裡長篇大論。」審神喵揮揮爪:「總之,既然有身體喵!那就請像人類們一樣,堅守體育精神去比賽,享受一下人類的一切喵!」

場上一片笑聲。

「不愧是主人,享受人類所有慾望嗎?」笑面青江輕笑:「我指爭勝心。而且,還要顧及禮儀,相信會是很有趣的體驗。」

「人家要稱讚提出辦運動會的傢伙!」次郎太刀拍拍手,轉向小豆長光:「既得人身,理應體驗人類不同的事。」

「嗯。」

隨着狐之助臉的煙花爆開,猫丸大運動會正式開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