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六八

「藥研哥哥!」審神喵前腳,嗯,整隻剛飛出門,後面就來振(刪除)乖巧(/刪除)精打細算的短刀撲向近侍:「求你制止主人!!!」

藥研藤四郎滿頭問號。

明明弟弟快哭出來,可是,身為哥哥的一位卻半點也不明白。

不,比不明白麻煩多呢,因為有刀就是會亂想,而且會想到奇怪的事上。

制止貓咪,貓咪會令人苦惱的就只有對BL的「熱愛」,要阻止她就代表……

「我要折了御手杵!」

「哇!」沒料到哥哥突然說出這話,博多藤四郎立刻慘叫,偏偏這時候「目標」傻愣愣地循着吵鬧聲走過來,還遠遠地朝「師父」揮手:「喔!師父早安!」

藥研藤四郎一個箭步衝上去,幸好他的對手是等級相若,機動比他高的博多藤四郎。在乖巧的御手杵身首異處,或者是被開膛破肚前拉住對方,其他粟田口的短刀和脇差也及時反應,合力壓他到地上,惟有刀不斷掙扎,場面剎時變得混亂。

「靜。」

「嗯。」

兩振薙刀一刀一邊拉出近侍,順便藉身高差把他「吊起」,方便他們可以冷靜對話。藥研藤四郎此刻才知道自己誤會弟弟要說的事。

「主人最近出陣太快!!小判消耗太多啦!」差點被嚇哭的短刀緊緊抱住自己的「徒弟」:「藥研哥哥是笨蛋!竟然突然說要折了我的徒弟!!」

死裡逃生的槍仍然懵然不知剛才的事,安撫博多藤四郎:「沒事沒事,近侍大人只是說笑,不要認真。」

「是我不好啦……我不過是想提主人不要浪費小判,差點連累你!Scare!!」

「喂!」

「吶呢,藥研哥哥……不是我要說你呢。」亂藤四郎皺眉:「你要妨礙兄弟們到何時耶?被主人知道小心她生氣喲~~」

「要你管!」

「嘿……到底是誰這樣吵?」後面又來了兩振刀:「呵,小鬼,怎樣縮在別人的懷裡呀?被誰欺負了?看在以前的情誼份上,我可以幫忙一下,之後請我喝杯酒就好!」

「哼,只顧喝酒。」

「嘛~~可愛的長谷部,你不會希望眼巴巴看着那個可愛的小鬼被欺負吧?」日本號見壓切長谷部表情微變,笑得更樂:「會幫忙?」

「你收回那個『可愛的』再說。」

「那請問長谷部大人,會願意幫忙那個『可愛的』小鬼嗎?」有槍故意在「可愛的」上加強語氣,試探對方的反應。

「收回你現在說的那個!」

「長谷部承認自己可愛……嘿嘿,果然很可愛。」日本號壞笑,開始戳伴侶來玩,全然忘記幾秒前的話。

「喂!日本號先生!!是藥研哥哥欺負我,你不是要幫我嗎?」

聽到來龍去脈後,日本號大笑,敲了仍「吊」在半空的短刀的頭一下:「哈哈,你這小子管太多,就只有那隻貓咪受得到你的脾氣。不收斂一下,小心連她都嚇跑。」

「日本號先生!」博多藤四郎看到有槍隨便應付,眼角開始泛淚:「放過藥研哥哥,本丸的小判會被主人揮霍大半呀!!」

「咦?」全場刀劍都望向「受害刀」,問題是小判而不是有意折槍嗎?

「我明白努力工作是好事,但用太多小判加快出陣,小判會花光……嗚哇~~~這次太過份嘞!!」

御手杵終於懂得反應:「那個……師父,他想殺我的事……」

「藥研哥哥至多打你一頓,諒他不敢折你啦!!我們兄弟肯定比他快,不會有事,有事只會是小判!Money!!」

有槍除了苦笑外不懂回以甚麼表情。

礙於大家的壓力越來越大,藥研藤四郎答應會轉告審神喵,以換取「自由」。

雖然不是不可以掙脫,但身邊兩振薙刀一副敢弄傷另一邊就砍的眼神,令藥研藤四郎乖乖不動。

事件……暫時落幕??之後就要看貓咪的回答。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