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八‧五

「貓回來……哇,不要再丟貓出去呀喵!藥研快來救貓!!」打開大門的貓咪,看到眼前的刀劍不是會一起出門的任何一振,嚇得立刻慘叫。可能見審神喵太可憐, 所以沒刀取笑或者真的重新丟她出門。開門的山姥切長義搖搖頭,苦笑一聲開口:「在主人眼裡我是那樣不明事理嗎?」


「……喵,沒沒沒,沒有呀喵!」沒被丟不代表沒被嚇一跳,可憐的貓咪以為會被教訓,立刻縮起肩膀,耳朵變成飛機耳:「對不起呀喵!」


「又嚇壞主人。」看不過眼的山姥切國廣嘆一口氣,拍拍本歌的肩膀安撫,順便「請」他暫時讓開,然後對貓咪說:「近侍大人已告知主人回來午飯,以及下午休息,但會出門辦一點小事的事,所以本丸裡沒人會丟主人。」


「……真的嗎?」


「嗯,近侍大人下令,如果有誰忘記而丟主人出門,他會教訓他,所以請主人放心。」


「喵~~~貓去吃飯~~~」貓咪沒跑上幾步就被打刀按住肩膀,回頭一看,是山姥切長義認真又不爽的眼神:「先梳洗,請不要把瘟疫帶回本丸。」


「喵呀!」可憐的貓咪眨眼間換成炸毛,最後還是由藥研藤四郎出馬帶走。


「那個……主人……」山姥切長義叫住一貓一刀,被短刀狠狠瞪了一眼,不過如他所願地讓審神喵停步待他繼續:「下午……源就拜託主人,雖說不必出門,但既然有機會讓他轉換心情,希望他快點可以打起精神輔助……」


「後半句拜託長義不要說。」山姥切國廣打斷他的話,被山姥切長義搥一下後,遞上手揉揉對方的頭,再向快要流鼻血的審神喵點頭:「早幾天,長義問過地藏大人一些事,就地藏大人所知的情況去分析,認為源大和水心子大人需要多休息以回復狀態……」


「誰准你說?讓部下……咳,讓同僚保持良好的工作狀態是身為監察官的份內事。」


「長義,你不要換氣嗎?」山姥切國廣的吐槽,立刻換來山姥切長義的一句「偽物」,在下一秒肯定會發生的事發生前,藥研藤四郎扛審神喵回房間簡單梳洗更衣。


一切當然順利「進行」。不是沒刀劍問審神喵今天下午要去哪兒,但貓咪沒說亦沒追問,只請她今晚不要太晚回來,因為好像快一星期沒在正常時間吃晚飯。


「貓會努力呀喵~~」


如常地到電影院,如常地碰到一起看電影,不認識的審神者再互相打招呼,藥研藤四郎和沖田組對此見怪不怪,但他們沒想到今天可以「坐」在電影院的專用椅子上看戲。


「喵,反正沒人,偷偷坐出來吧。」比之前更清晰,畫面變得更接近自己的巨型銀幕(不要忘記附在布偶身上會放大四周事物的比例),在場的五刀(當然包括第一次到現世電影院的天保組)只感到無比震撼,猶幸這次的故事主題全屬輕鬆愉快,所以就算是初次欣賞,而且精神狀況仍有點不穩的源清麿亦容易接受。


包括故事裡的大和守安定「本性盡現」的一幕,反而出事的人是加州清光,不過他那種叫活該。


「嘛,不論看多少次也覺得安定是惡鬼呢……哇!」從事後在X月X日電影專用群組裡的抱怨和其他在場刀劍的口供得知,大和守安定當時半秒不到把加州清光打趴,只是沒刀有意救他,甚至有刀(加州清光指控說是藥研藤四郎和源清麿)還拍手掌。


「大變態,他們很過份!」←這句是加州清光在群組裡的留言。


這是審神者看完電影後的回覆→「活該。安定,不用客氣,隨便打,我們有的是手入資源,喵。」


「要回去喔,當然想趁機看看現世可以繼續連線呢喵。」因為擔心第一次跟着出門的天保組不知道,審神者在臨離開電影院時特別向天保組解說:「因為要源着商場離開才可以到傳送陣,所以可以當作看現世的景色。」


而且,有時候,不只是看呢。


「終於忍不住買……嘿。」看到審神者直直往雪糕攤位走去,而且這次打開手袋拿銀包,藥研藤四郎忍不住傳出訊息。


「誰叫早幾次沒他們出名的味道?」正在挑選口味的審神者秒回,然後把手袋轉向雪糕櫃,再飛快輸入「命令」:「藥研不准選,另外幾個兩人一組選一種味道,快點,快到其他人的下班時間,他們一來買貓就沒味道選就買不下爪,喵!」


「大將,妳這是要我被閃瞎嗎?」藥研藤四郎實況「報導」,天保組互相禮讓想要對方去選,而沖田組……不吵架才奇怪。幸好在審神者的推介下,兩組很快作了決定,審神者順道下了回程前最後一個「命令」:「有份看到貓買甚麼的,找人悄悄準備我們份的碗和甜品匙,還有挖雪糕的專用匙。除貓的孩子們外,不要讓其他人知道喵,待貓回來一起吃。」


「感謝我們的主人……可是清麿不能吃含有酒的東西……」源清麿選了他們沒吃過的熱情果口味,而沖田組在秒速手合後選了最「傳統」的開心果口味,但貓咪呢?因為沒刀阻止,所以選了清酒口味,水心子正秀惟有道出他的擔憂。


「沒關係,我那份可以給水心子呢,可以看着水心子幸福地吃好味的東西是幸福的事。」


「貓到時給源多一份你們選的味道,反正是我們自己分。」審神者邊走邊飛快地回覆:「相信不會有太多酒的成份,因為是小孩子都可以吃的東西喵。」


貓咪很快回到本丸,提着保冷袋的爪吸引不少刀劍男士的目光,在近侍刀的「護送」下,總算安全回到房間:「吃雪糕喔喵!是現世很流行的Gelato呢!」


在吃晚飯前,大家開開心心地瓜分了一盒超好吃的雪糕。源清麿看到小刀靈們連清酒味的雪糕都吃得津津有味,越看越羨慕,旁邊的水心子正秀很快發現,馬上制止:「清麿,你要記得你喝了酒後會怎樣。」


「會怎樣喵?」雖然理智知道不能問,但問題就是衝口而出。


「很抱歉,清麿的情況不適合沾酒,請我們的主人不要追問。」


「沒關係呢,讓大家知道或可以減少水心子以後替我擋酒的次數。」源清麿搖搖頭:「畢竟是和刀工相關的刀劍付喪神,一旦喝了酒,幾乎每次都做惡夢,不是看到刀工源清麿無法再鍛刀時的事,或者……最後那刻時的感覺,就是……嗯,因為以前的事而做的惡夢。不過,現在不要緊呢,就算不小心吃到或者喝了一點,晚上驚醒時水心子會在身邊安撫我……有時候,反而覺得是一種幸福呢。」


「Romántico~~」妍立刻作了評語。


「如果要說,我很喜歡酒的味道喔,所以有時忍不住偷喝一丁點,現在水心子會看管我,所以……咦?」望着遞到自己面前的清酒味雪糕,源清麿吃驚地望向水心子正秀。


「清麿說到這個份上,一小口,晚上睡不好要讓我知道。」水心子正秀別過臉沒正眼望向源清麿,可惜通紅的臉已被全場人看到。


「嗯……好吃!」源清源張嘴,然後含住甜品匙遲遲不願放開:「很好吃……水心子……」


「只可以再一匙!」水心子正秀很快舀了另一匙清酒味給他:「今晚做惡夢時不要哭。」


「就算哭也值得呢,因為是水心子親手餵給我吃,而且到時候,相信水心子一定在我身邊,對嗎?」


「……這不是你多吃的理由。」水心子正秀鼓起腮:「而且,不是很多。」


「那我看着水心子吃可以嗎?」


「……隨便。」


幸好雪糕有降溫作用,而且價錢比平日買的雪糕貴太多,所以審神喵今天沒用鼻血為自己那份雪糕加料。


連續看電影周結束,一切順利實在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