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二一

就如天氣預報一樣,由昨晚開始,氣溫急跌,雖然未至於冬天的寒冷,但和昨天仍要嚷着吹冷氣相比,今天已算微寒。

「貓不要上班,貓不要上班!」審神喵每逢上班日的掙扎又出現,今天好像比平時激烈:「貓還要放假,貓還要玩,貓,要睡覺呀喵!」

「很吵呢,大將。」藥研藤四郎冷酷無情地捉起貓咪就扛走,在巴形薙刀幫忙開門下,輕輕鬆鬆就丟貓出門:「喲,去上班囉,大將。」

「無人性呀喵~~~~」可憐的貓咪只能剩下這句話。

「真是的,休息了幾天就變懶貓呢,那個大將。」藥研藤四郎邊嘆氣邊轉身,突然因為一股殺氣而止步。

「呀呀……」另一個刀派的「日課」又開始呢,一條長長的身影往樹上飛去,到勾到樹上後,藥研藤四郎終可看清真面目;雖然嘛,不用都知道這振會從來派的房間飛出來的刀是誰,不過,每次的飛法都有新鮮感,所以總是看不厭:「喔?已用睡袋了嗎?天氣沒這樣冷吧?」

「是要讓我們無法拉他出來啦!」第一個跑出來的自然是愛染國俊,他抬頭看看他們的家長被丟到哪兒,藥研藤四郎指指樹上,短刀開心地笑起來:「嘿嘿嘿,這個位置不錯呢!」

「國俊,國行呢?」這時候,丟刀的「兇手」出場,螢丸依愛染國俊的手指往上看,不服氣地鼓腮:「讓他睡得太舒服啦。」

藥研藤四郎正想說丟到樹會有多舒服時,看到有刀讓自己滾到一個較舒服又安全的位置,繼續睡。

「呀呀,明石先生也太能睡。」

「絕對比主人能睡啦!」愛染國俊和螢丸一樣鼓起腮:「主人至少能叫起來,也可以丟出門工作。可是嘛,國行這傢伙天氣一冷,連拉出睡袋也沒辦法呀!」

藥研藤四郎很想說事情並非像他們所想這樣簡單,但是,看到飛高高掛樹頭仍然可以繼續睡的太刀……嗯,他們說得太對。

「要我幫忙叫博多找御手杵戳他下來嗎?」近侍就是盡近付的本份:「這次我會提醒他套回槍套。」

「不套也沒關係啦。」愛染國俊攤手:「這個睡袋有防斬功能,阿螢試過斬下去,可惜完全傷不到他啦!」

「又是那個專用睡袋?」

「是啦。」愛染國俊和螢丸同時點頭:「天氣涼一點就鑽進去,不是為防寒,而是為防被叫起床呢!」

「我現在去找御手杵,叫他直接戳。」

「謝啦,近侍大人。」愛染國俊笑容燦爛。

「加上蜻蛉切和日本號先生也可以。」螢丸微笑補充。

戳下來容易,但拉明石國行出來不易。幸好(?)在螢丸拔刀威脅要在無防備的位置(嗯,就是臉)刺下去下,明石國行終於從睡袋爬出來。

「這個要拿去洗。」近侍刀下了這邊「命令」:「掛上樹,在泥土上滾過,不能拿回主屋,以免弄髒地方。」

明石國行立時露出求饒的眼神。

「如果覺得冷,請自己準備這幾天的衣物和被舖。明石先生已在本丸生活一段時間,相信已經有禦寒衣物,只有新人我們才會幫忙打點、準備。」

可憐的太刀被兩個「小孩」領回去,至於近侍就因為自己最後那句話,提醒他有重要的事要準備。

今年迎接了新人呢,是時候為他們作過冬的準備。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