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一三‧二五

京極正宗從沒想過他會成為「主角」。


明明這個是「戀愛組」的刀劍在說他們的戀愛故事,或者吐一下他們的「另一半」多笨多不知情趣的苦水的聚會而已,沒想到他會變成被逼供的一個。


要怪大概要怪他亂問問題。


或者……從一開始,這個聚會本身已是一個局。


「源大人,雖然水心子大人在旁邊,但顧忌他可無法得到真正的快樂呢。」笑面青江挑起一條眉,斜視源清麿,語帶笑意地「挑逗」對方,不過不忘補充:「喏,先說喲,偶爾站在高處一點,有助夫妻間感情。趁我們都在,水心子大人沒機會反擊時多說一點才可以得到大家的意見去改進關係呢。」


「我不會反擊清麿。」水心子正秀立刻一本正經地回應,為了表明他的決心,還轉向源清麿握着他雙手道:「請清麿說出真正感受,我希望無論在珍惜清麿,還是刀劍男士的本份上都有精進的機會。」


「可是,我真的……沒有不滿呢……」


「吶,不如我來問?水心子先生懂得製造驚喜嗎?」亂藤四郎舉手:「浦島真的,真的不大懂,明示暗示很多次都有很大機會買錯我想要的東西呢!化妝品我更完全不敢找他,他連顏色也不懂分耶!」


「水心子……太多驚喜呢,從一開始到現在也是喔。」


「看來要換我試……晚上的快樂……」「等等,笑面先生,不准問這個!」亂藤四郎立刻出聲阻止:「太私人呢!就算笑面先生剛剛投訴石切丸先生,也不是要源先生說的理由耶!」


「……這個……可以答呢……」源清麿的臉微微泛紅:「水心子非常溫柔,自從習得技巧後,再沒有弄痛我,而且非常在意我的意願,所以,請不用擔心。」


「實在讓人羨慕呢。」笑面青江托着頭輕笑:「真想叫我家那位學學。」


「實在不懂你們的想法。」京極正宗當時沒想到他的疑問會成為他被「圍攻」的理由:「兩個人的相處會有他們的問題我可以理解,但為甚麼認為別人一定有他們的問題?不……最不懂是你們不是因為希望快樂才和另一振刀劍在一起嗎?既然有不快樂的事,為甚麼還要在一起?」


「噯呀。」笑面青江嫣然一笑:「差點忘記,我們這兒有朵很純真可愛的薔薇呢。照京極君的意思,你現在和他一起時很快樂?」


「我和國俊不是你們……呃……」在源清麿無奈搖頭、欲救無從的視線中,京極正宗知道他說錯話,亦因此成為下一輪被逼供的刀劍。


「不是我們所想……喔?那請問京極君認為我們在想甚麼?」笑面青江的笑容裡藏着京極正宗沒見過的佻皮、八卦等混合的氣息,而另一邊的亂藤四郎閃閃發亮的雙眼已明確道出他非常希望知道的心情,說出口的話也是:「吶呢,可以告訴我嗎?小京極現在和國俊君怎樣了?」


「請大家不要逼京極君太緊,記得京極君提過……」源清麿打算制止,但話未說完已被亂藤四郎和笑面青江打斷:「吶,今天是戀愛諮商的最好日子呢,我們當然想知道!」「我們可愛的京極君早陣子被那小傢伙欺負過,身為京極家的刀劍,自然要問清來龍去脈,方便有事時去教訓欺負他的人。」


源清麿那個「抱歉,這下救不了」的眼神,令京極正宗死心舉手投降,惟一的掙扎是:「……在說之前,可以讓我多吃一個芭菲嗎?再配一杯國寶茶,要加蜜糖。」


「當然可以。」

「吶!甜品配女生話題最高!」


說到吃甜品,自然不會只有一個人吃,所以,所有人的面前都出現一杯巨型的芭菲和一杯他們各自選的飲品。


「吃這樣多……真的沒問題?」水心子正秀在點餐時雙眼閃閃發亮,興奮地選口味,但看到滿滿一桌的芭菲時,又覺得有損新新刀的顏面。


「吶,沒關係呢,既然已送來,不吃掉反而是浪費店家的心意和食物喔。」源清麿要了一隻小碗分開吃,分了一小半後把剩下的推到水心子正秀面前:「雖然大家一起吃會氣氛較好,但我實在無法全部吃掉,可以請水心子幫忙嗎?」


「當然。不浪費食物是很重要的禮儀。」


不過,就算用食物去擋格,仍無法拖延多少時間,京極正宗很快要接受笑面青江和亂藤四郎的「盤問」:


「如果那小鬼是逼迫我們的京極一定要說,我一定叫他跪着向京極求饒呢。」笑面青江先發:「除了打倒他外,我保證他會被女鬼小姐纏身不得片刻安寧。」


「青江,我沒那樣弱!那矮子沒這個能力!」


「所以是真的開始了?有約會嗎?」亂藤四郎步步進逼,京極正宗支支吾吾一會後,勉強說了一句「朋友出門不算約會。」


源清麿突然站起來:「不好意思,時間有點晚呢,我想和水心子回我們的房間休息。」


大家看看時鐘,立刻發現已超過晚上十時,亂藤四郎忍不住抱怨:「正精彩耶……啊,源先生快回去休息呢!身體要緊耶。」


水心子正秀立刻起來跟上源清麿,源清麿路過京極正宗身邊時蹲下,附耳在京極正宗耳邊留下一句話:「請記住,就像以前說那樣,任何人都有權拒絕。」


「清麿?」水心子正秀以為源清麿身體乏力甚至摔倒,立刻緊張地要扶起他,源清麿笑笑說沒事,然後和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


在原本的房間,笑面青江和亂藤四郎仍在等候答案。


「沒……沒甚麼好說,就是說,我和那個小矮子國俊還未是……」京極正宗紅着臉要拒絕他們的追問,殊不知仍是透露不少:「……我未正式答應他啦!」


「看來今晚不會寂寞呢。」笑面青江滿意地點頭:「我們要教京極君怎樣應付輕挑的男人。」


「沒錯呢!」


似乎……拒絕不能解決一切問題。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