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九‧五

「藥研,我要理由!」厚藤四郎崩潰地捉住藥研藤四郎的肩膀,邊搖邊大叫:「大將明明不是笨蛋,學兵法時很快懂的,但為甚麼一到實戰,就算指住地圖教她都會指揮出錯?」 藥研藤四郎放鬆自己的身體任由兄弟搖晃,待他累至停下後推推眼鏡:「我記得已經提醒過厚,大將是不懂分上下左右,很嚴重那種...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九

新「特命調查」的要求、進軍模式,叫大家苦惱。 Okay,其他先不說,單談那隻靈力值只是及格水平的貓咪的骰運,已經夠在戰場上的刀劍叫苦連天,加上其他「狀況」,令加州清光禁不住苦惱地抱頭,開始懷疑何時才能完成這次的任務。 簡單說,某隻貓咪完全不擅長守城戰,聽說她連反跟蹤的經驗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八

當一貓一刀看到上面派來的「監察官」所傳送的「命令」時完全愣住,是出乎他們平日的「工作模式」。 通告、預告影片,近侍刀有幫忙貼出來和傳給其他同僚的,所以不是不知道,而是「忘記了」。 加州清光沒生氣,在他們回過神後發現,初始刀大人已經自己集合出陣部隊,依監察官的要求出陣。...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七‧五

「果然還在生氣喵……」審神喵回到房間,立刻看到自己的護身短刀鼓起腮坐在一角。 「大將公務繁重,屬下不便打擾,先行告辭……」短刀未邁開腳步,已被貓尾巴捲住,茶室的事仍未消氣的短刀即時「爆發」回頭咆哮:「當着大家面前奚落我好玩嗎?我有清楚說過,粟田口家不可有其他刀劍涉足那邊!妳...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七

「愉快的」現世表演直播,滿足的晚飯過後,就是比平日早的軍議時間。 果然…… 「我沒請你出席,請你立刻離開!」藥研藤四郎一進門,馬上朝鶴丸國永咆哮。 「哎呀!小藥研很兇呢!差點嚇死我耶。」鶴丸國永沒半絲慍怒,餘裕地裝萌扮怕,拍拍胸口堆起笑容:「我記得軍議有我的座位耶。」...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六‧五

值得慶幸的是,慶祝修行歸來的宴會圓滿地完結,沒有發生讓貓擔心的事。席間一期一振牽起鶴丸國永的手,帶到宴席的最前方,正式宣佈會娶對方成為伴侶,並會儘快完婚以實踐對「未婚妻」的承諾。 換轉是其他「配對」,審神喵早跳起來尖叫,但當晚卻只懂默默地望向自己的短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六

周末,審神喵如常睡飽飽後才爬出床,眼鏡還沒戴,馬上察覺四周的氣氛和平日不同。 空氣裡像是飄散着「神聖」的香氣,而且…… 大廣間的方向好像傳來強大的靈壓。 側頭想想日子,記起又是那個時間,呀,已經遲了幾天呢。 畢竟,那天最重要的事是「修行」,其他的事已經顧不上,或者說「忘得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五‧五

審神喵守諾,在現世下班後立刻趕回,不過是偷偷地趕回,然後和鶴丸國永等會合。 「主殿請記得放鳥召喚我啊!」鶴丸國永臨行前一再提醒:「一期會生氣就逃不過了,但我不想他生幾天悶氣外,還要去安撫那些小鬼。」 「請不要當我的兄弟們是小孩子。」藥研藤四郎撇撇嘴:「他們已是幾百歲的付喪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五

「今天一期哥哥很大機會會出門呢~~」 「喂,我們不如再去檢查一次他的裝備好嘛?」 「厚哥哥,我們已經檢查超過十次,真的有這種需要嗎?」 「秋田,謹慎行事在軍事很重要!任何事只要有能力,就要準備萬全,要好好記住喔!」 「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四‧五

即使一時失態也好,藥研藤四郎回復冷靜的速度仍如他的刀種般驚人,到隔天早上時,已完全回復平日精明能幹的近侍模式。 看得審神喵感心痛。 而且,回復冷靜後,短刀第一時間關心她在現世的情況。 比如說,現世瘟疫的情況。 或者,之前曾提到要宣誓效忠政權的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四

離太刀們要出門修行日子還有一點,要準備的事自然要儘快準備。 今晚,多了兩振貓咪眼裡在此事上最值得信任的刀劍在房間。 藥研藤四郎的臉色難看得用可怕也不足以形容。 「藥研,你先坐下。」審神喵亦沒對他客氣,直接以公事的語氣和表情「下令」:「貓有話和他們說,現在不需要你戒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三‧五

「貓相信你已知道了吧,鶴丸。」審神喵請鶴丸國永進門坐下,然後直接拿出兩張「照片」。 「小傢伙們很高興,今天一整天在我們身邊轉和準備,當然知道。」鶴丸國永苦笑:「相信粟田口以外的刀劍多少都會猜到。」 「……明白,不過總要面對的。」審神喵的耳朵耷下,不過很快回復「原狀」:「這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三

感謝上天(嗯),那場表演順利舉行。 不但是貓咪和熱愛舞台的刀劍們都過了愉快的一晚,而且,也有意外的收獲。 泛塵和大千鳥十文字槍成為受大家歡迎的刀。 這多得燭台切光忠在晚餐特別介紹,說他們是今天便當製作的「特別員工」,負責製作可愛的三文治和配菜。昨晚只要打開便當時有用心看,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二

「哇!已經在準備了?」 「呵,是主人,早……哈哈,或是要說午安呢?」 「燭台切,你這是笑貓睡得晚嗎?」貓咪鼓起腮,結果逗得太刀大笑,並趁短刀正在工作不在貓咪身邊時,偷偷拍拍她的頭。 「離午飯時間仍有一點時間,要先為主人準備一點小食墊墊肚嗎?」燭台切光忠打了個眼色:「很特別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五一

「宴會那天麻煩您了,燭台切先生。」乘着到處巡視的機會,近侍走到廚房附近向對方致謝。 「讓主人放鬆、高興,本是我們的份內事。」燭台切光忠的笑容無論任何時候均是帥氣與溫柔並全,短刀不得不承認他在女審神者之間受歡迎的理由。 「我是說新人們。」藥研藤四郎故作平淡地回覆:「他們好像很...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