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一‧五

總之,藥研藤四郎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做了奇怪的「交易」。

「呃?所以,藥研哥的意思是……有沒有聽過特快的送貨?」博多藤四郎推推眼鏡,光影一閃,眼鏡下掠過商人式的算計光芒:「當然有辦法,那我和御手杵先生的下午茶就拜託藥研哥嘞!」

「咦?」

「這是交易!Business!」博多藤四郎又推一下眼鏡,順道拿出算盤裝模作樣撥幾下:「找Japanese businessman『幫忙』,就是進行交易,自然要交換利益啦!如果有人說要免費,那肯定有不軌企圖,beware!」

「……條件是剛才那個?」

「Right!」

藥研藤四郎的表情漸變無奈:「……兄弟,我們是日本刀,可以少說點英文嗎?」

「No!」博多藤四郎奸笑:「這算額外的要求,除非另加服務費。」

「不必,你儘管說,沒關係。」

「Okay。」

有第一個「賣家」,自然有第二個。有短刀因為想請万屋以特快方式即日送貨的事,不知為甚麼傳了出去(肯定不是因為博多藤四郎,他不會想有刀爭生意),當藥研藤四郎照約定時間再去找他某一個好弟弟時,發現有其他好弟弟在場。

「吶……笨蛋藥研哥哥,訂下午茶的事,為甚麼是找博多而不是找我呢?」說話的短刀在笑,身旁的脇差用力點頭和補充:「亂每次訂餐都會訂到好吃的東西呢!」

「……」藥研藤四郎放棄反抗:「開條件。」

「喂!等等!搶生意是無意職業操守呀!」沒錯,企圖挽救自己「收入」的是博多藤四郎:「我已經約好御手杵先生一會兒一起吃點心!」

「我完全不懂博多為甚麼會這樣寵御手杵先生呢~~」搶別人生意的短刀攤手。

「他喊我師父,當然要以長輩的身份照顧他。」博多藤四郎擺好架式:「一定要讓亂哥哥見識一下Japanese businessman的力量!」

「……夠了,你那份『薪金』我可以照付。」藥研藤四郎舉手投降,擔心一旦打起來,沒人教他如何在不出門的情況下訂點心做下午茶:「亂應該都是兩人份的下午茶吧?我會付小判,你們先收回本體。」

兩刀見交易成立,當然乖乖聽話。

然後,有短刀很快發現自己太笨,真的笨得想死。

訂點心,不一定要在万屋,直接跟咖啡店那類食店訂,自然可以立即/依時間送貨。

「我突然覺得學費花得很冤枉……」

「欸,藥研哥不是想出爾反爾啩?講大話會掉牙喲!」

「你和御手杵那份點心已訂好和付錢了,不用擔心。」藥研藤四郎瞪了他一眼,然後瞄了正要偷偷溜走的另一個弟弟一眼:「別打算逃,我要回辦公室工作,大將很快會回來,到時候亂幫我拿我們那份過去。」

「吶,剛剛我好像沒答應……」

「是!近侍大人請放心!」浦島虎徹攔下亂藤四郎拒絕的話,答應代他拿取餐點。

「還有,今天的事要跟大將保密。」這種瘀事,藥研藤四郎當然不想對方知道。

「是!」他們也不希望被主君記恨,所以答應得特別爽快。

相信審神喵沒機會知道那份下午茶背後的故事(和辛酸)呢!

不過,不知道更好,一旦她知道在自己吃下午茶的同時,另外有刀在愉快地吃雙人下午茶,她一定會做出奇怪的事。

為了看BL。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