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二‧五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去真實的戰場,不是虛擬訓練?」下班回到本丸的貓咪,梳洗整理完畢後,勉強在辦公室裡耐心聽對方的想法:「貓覺得沒關係,喵。」


原本已經不服氣的稻葉江,因為那聲聽起來很輕佻的「喵」而額上冒出青筋,幸然該有的禮數仍勉強保住,所以只是語氣很重地回以一句:「那只是不懂戰場的人類才會說出口的幼稚話。」


藥研藤四郎坐姿的重心改變,準備隨時彈出去擋格,審神喵的尾巴輕輕勾住要他冷靜。


「喵,貓的確沒見識過你們的戰場。」審神喵的眼神丕變,但很快收回,語調亦聽得出努力放輕:「但貓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如何提升你們的力量,讓你們盡快而且不過度消耗本丸資源去適應人類的身體是『我』重視的事。」


短刀的重心再次改變,身體微微靠後,本已抬起的屁股回到地面坐好。


有貓認真就不用過於擔心,對方只是質疑她的判斷力而非有異心,對認真又在意天下的刀劍來說,貓咪大將確是過於散漫,會有意見也是常理之中。


「虛擬練習會有和戰場相若的受傷、影響身體行動的效果,但退出戰場傷勢會自動回復,無需使用資源手入。」審神喵慢慢解釋:「縱使本丸資源存量已滿,但亦沒必要亂花。一旦有緊急情況無法及時調配,可會出大問題。本丸,不,整個時之政府早陣子受到敵方全面攻擊的事,相信稻葉已有聽聞。」


這事稻葉江在顯現當日已從江派同伴口中聽到,對於審神喵的解釋即使感到過慮但亦能接受。


「況且喵。」審神喵的語氣已和平日相若:「完成虛擬訓練是上面要求的任務,作為基層小職員就只有努力完成目標。」


這個理由更是無法反對。


「接下來的任務,你會當拿取鍵的主力部隊的隊長,和之前純粹去用上面派的通行證去訓練不同,希望你能取得好成果。」


「是。」


送走問題刀劍後,審神喵的表情正式完全回復:「喵,妨礙貓看重播的笨蛋!」


「大將剛才可以直接反駁他。」


「反駁?」


「我是說『不懂戰場』那句,妳有資格反駁。」藥研藤四郎點頭:「被對方看輕不是好事。」


「貓確是不懂戰場呢,他那話沒說錯。」審神喵搖搖頭:「貓連參與也算不上喵,一直只是被拖進去和受到波及。如果要說戰爭,現世有國家正入侵另一國的等級才比較接近稻葉所知的情況吧?」


見自己的短刀保持沉默,審神喵以淡薄的聲線填補此刻的空白:「以妄想出來的罪名揮軍侵佔;嘴巴說着要拯救當地人,實際上卻進行一場又一場的屠殺,對男性逐個處決、女性就算是嬰兒也先姦後殺、搶奪農作物、轟炸現世規定讓平民避難,不可攻擊的地方,直接殺害被捲入戰爭的平民…這些現世正在發生的事,貓只能憑聽聞去知道,又怎可能說『懂』,實在太大言不慚。」


「大將。」藥研藤四郎知道她的話雖是事實,但她亦非「無知」至可以任由新人嘲諷。


「那些『身為大將不宜妄自菲薄』的話就不需要呢喵。」審神喵苦笑:「雖然不甘心,但稻葉說的話是事實。對一個新人來說,剛到埗看着我們天天玩樂,他不用怎樣出陣,而自己同伴又好像做着和刀劍無關的事,會有不滿很正常。他不像另一位,自顯現起就一直過勞,希望接下來委以重任後心情會變好。」


短刀沉默片刻,再低聲開口:「工作時間結束。」


「喵?」


「休息時間呢,大將。」藥研藤四郎張開手抱住審神喵:「要我找機會教訓那傢伙可以直說。」


「不要假公濟私。」


「有些人就是要吃硬不吃軟。」藥研藤四郎蹭蹭貓咪:「不教訓一下就會被踩在頭上,擔心浪費資源我可以打爆他後再請白山治療一下才手入。」


審神喵忍不住笑出聲:「看看他這幾天的表現再說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