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四二‧五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去真實的戰場,不是虛擬訓練?」下班回到本丸的貓咪,梳洗整理完畢後,勉強在辦公室裡耐心聽對方的想法:「貓覺得沒關係,喵。」

原本已經不服氣的稻葉江,因為那聲聽起來很輕佻的「喵」而額上冒出青筋,幸然該有的禮數仍勉強保住,所以只是語氣很重地回以一句:「那只是不懂戰場的人類才會說出口的幼稚話。」

藥研藤四郎坐姿的重心改變,準備隨時彈出去擋格,審神喵的尾巴輕輕勾住要他冷靜。

「喵,貓的確沒見識過你們的戰場。」審神喵的眼神丕變,但很快收回,語調亦聽得出努力放輕:「但貓是這個本丸的審神者,如何提升你們的力量,讓你們盡快而且不過度消耗本丸資源去適應人類的身體是『我』重視的事。」

短刀的重心再次改變,身體微微靠後,本已抬起的屁股回到地面坐好。

有貓認真就不用過於擔心,對方只是質疑她的判斷力而非有異心,對認真又在意天下的刀劍來說,貓咪大將確是過於散漫,會有意見也是常理之中。

「虛擬練習會有和戰場相若的受傷、影響身體行動的效果,但退出戰場傷勢會自動回復,無需使用資源手入。」審神喵慢慢解釋:「縱使本丸資源存量已滿,但亦沒必要亂花。一旦有緊急情況無法及時調配,可會出大問題。本丸,不,整個時之政府早陣子受到敵方全面攻擊的事,相信稻葉已有聽聞。」

這事稻葉江在顯現當日已從江派同伴口中聽到,對於審神喵的解釋即使感到過慮但亦能接受。

「況且喵。」審神喵的語氣已和平日相若:「完成虛擬訓練是上面要求的任務,作為基層小職員就只有努力完成目標。」

這個理由更是無法反對。

「接下來的任務,你會當拿取鍵的主力部隊的隊長,和之前純粹去用上面派的通行證去訓練不同,希望你能取得好成果。」

「是。」

送走問題刀劍後,審神喵的表情正式完全回復:「喵,妨礙貓看重播的笨蛋!」

「大將剛才可以直接反駁他。」

「反駁?」

「我是說『不懂戰場』那句,妳有資格反駁。」藥研藤四郎點頭:「被對方看輕不是好事。」

「貓確是不懂戰場呢,他那話沒說錯。」審神喵搖搖頭:「貓連參與也算不上喵,一直只是被拖進去和受到波及。如果要說戰爭,現世有國家正入侵另一國的等級才比較接近稻葉所知的情況吧?」

見自己的短刀保持沉默,審神喵以淡薄的聲線填補此刻的空白:「以妄想出來的罪名揮軍侵佔;嘴巴說着要拯救當地人,實際上卻進行一場又一場的屠殺,對男性逐個處決、女性就算是嬰兒也先姦後殺、搶奪農作物、轟炸現世規定讓平民避難,不可攻擊的地方,直接殺害被捲入戰爭的平民…這些現世正在發生的事,貓只能憑聽聞去知道,又怎可能說『懂』,實在太大言不慚。」

「大將。」藥研藤四郎知道她的話雖是事實,但她亦非「無知」至可以任由新人嘲諷。

「那些『身為大將不宜妄自菲薄』的話就不需要呢喵。」審神喵苦笑:「雖然不甘心,但稻葉說的話是事實。對一個新人來說,剛到埗看着我們天天玩樂,他不用怎樣出陣,而自己同伴又好像做着和刀劍無關的事,會有不滿很正常。他不像另一位,自顯現起就一直過勞,希望接下來委以重任後心情會變好。」

短刀沉默片刻,再低聲開口:「工作時間結束。」

「喵?」

「休息時間呢,大將。」藥研藤四郎張開手抱住審神喵:「要我找機會教訓那傢伙可以直說。」

「不要假公濟私。」

「有些人就是要吃硬不吃軟。」藥研藤四郎蹭蹭貓咪:「不教訓一下就會被踩在頭上,擔心浪費資源我可以打爆他後再請白山治療一下才手入。」

審神喵忍不住笑出聲:「看看他這幾天的表現再說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