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四‧五

「請你們下次不要胡亂建議。」第一次看到源清麿動怒,兩振山姥切立刻乖乖瘋狂點頭。


「水心子一定嚇壞呢,沒事,我們回去。」身為刀劍男士,該有的體能還是會有,源清麿輕易抱起縮成一團的水心子正秀,平日溫柔的打刀現在看起來像隨時要折眼前的「敵人」:「再說一次,再有下次我一定不饒恕你們。」


不用大聲喝罵,「冷靜」地「恐嚇」,有時候比直接亮刀可怕。


看着他們走遠後,山姥切國廣壓低聲音問:「他……生氣就會這樣?」


山姥切長義搖搖頭:「不……不知道……第一次看到。應該說,第一次知道他會生氣。」


「傳說說不能惹溫和的人生氣,原來是真事。」山姥切國廣扶額:「不過,另外一個意外地純情,竟然會暈倒……」


「讓源聽到一定跟我們沒完沒了……可怕。」山姥切長廣很順手扣上山姥切國廣的手:「先回房間避……不……喂,今天我們出門走走,晚飯後,或者明早回來吧。」


「?」山姥切國廣的頭頂雖然有大大的問號,但倒是很爽快地點頭:「就照長義的意思。」


「先說清楚,我不是要躲他們……」山姥切長義說了這話後就發現是自己多嘴,瞄了一眼旁邊偷笑的打刀,不服氣地用力捏緊正在牽住的手:「我沒批准你偷笑。」


「是,那就當作是我怕了他們……嘿,沒想到會那樣單純。」山姥切國廣主動揹起怕事的「罪名」,但不忘取笑某刀,沒料到身邊刀會眼神丕變:「長義?」


「監察官大人」快速掃視四周,確定無人後壓低聲音道:「不要輕視先行部隊人員,即使再單純,實力亦不容少覷……」


再次確認四周,「監察官大人」補充:「雖說第一次知道源生氣的樣子,但,他的實力在政府裡一直備受讚賞,和水心子拍檔更能發揮他們的力量,沒事不要被他盯上。」


「嗯。」山姥切國廣心裡頓覺有陣暖意,沒料到對方給他更大驚喜。山姥切長義別過頭,喃喃說了說:「既然偽物代我當出門的理由,怎樣說也要回禮……」


啾。


「收了回禮,就請你去跟那振看我不順眼的短刀替我們請兩天假。」山姥切長義在這一點上很有自知之明:「免得假期申請被駁回。」


「我現在立刻過去。」


「當然是立刻,我沒准你拖延。」山姥切長義回以挑釁的笑容:「快,我去準備簡單行李,若要我等,有可能反悔。」


山姥切s的假期如他們所願立刻獲批(沒通知審神喵),短刀目送兩刀牽着手出門,心裡開始認同貓咪的看法,只是未能完全相信那一位日後會否願意為本丸對政府倒戈相向。只是,他怎樣也不會猜到他們急於出門是因為要「暫時逃避」另一對政府要員。


另一邊,情況似乎不大好。


源清麿抱水心子正秀回房間後,放他到床上休息,看到他把整張臉縮進衣領裡,感到心痛和生氣,本想輕拍他安慰,但想想他剛剛看到那種……的書,怕會造成反效果,惟有坐在他身旁柔聲在對方耳邊道:「沒關係,那些書裡所寫的事大多是審神者們的創作,呃……」


打刀突然詞窮,因他知道問題不在於內容真假,而是其他。


「……清麿……」因為整顆頭塞在衣領裡,所以水心子正秀的聲音聽起來悶悶的:「你有過那些想法嗎?」


喜歡的人的問題,從來不容易回答,源清麿苦笑,心忖美夢終需要夢醒:「水心子會覺得害怕,是因為沒準備好……」


聽到這話的水心子正秀從衣領冒出半顆頭,看着因為不敢和自己對上視線的友人別過臉,輕聲說話,即使單看側臉,也能看出他那完全沒心思藏起的苦澀神情。


「在水心子準備好,真正能下決定前,這幾天請當作是一場夢可以嗎?」


一陣天旋地轉,待源清麿回過神,發現自己被壓在床上:「水心子?」


「所以,清麿又打算逃走?」水心子正秀困對方在自己身下,露出來的臉顯示出他很生氣:「清麿自己的意思呢?」


「對方未準備好前,貿然提出邀請,是失禮的事。」


「你沒提出過邀請,從來沒有。」


「在水心子明白自己有沒有那種心情前,不適合提出讓大家無法回頭的邀請。」源清麿的表情略為慌亂,但仍然努力維持恰當的模樣,希望身上的人不易讀懂自己的想法。


水心子正秀很生氣,尤其當他看到對方又露出虛假的表情。這幾天,他驚訝地發現對方原來可以將自己的感情隱藏得那樣深的同時,突然發現自己原來能分辨對方反應的真假……


很想念那天他沒去掩飾時的真正表情……不……是很喜歡,很喜歡,而且想看到他更多更多真正的表情,聽到他真正的心聲。


方法,上次已「檢證」過有效。


源清麿瞪大眼,無法相信對方會再次親吻自己,而且,這一次不是像上次般很直接印在唇上的吻,而是很生澀,但明顯想得到更多,意圖用舌頭撩撥自己的吻。而且,對方的手沒有客氣,開始探進他的衣服裡探索。嚇了一大跳的源清麿嚇得扭動身體,不斷要水心子正秀不要勉強自己。


「沒有勉強……」水心子正秀維持壓在源清麿的姿勢抬頭:「的確嚇了一跳,腦海還立刻浮現和清麿做相同的事的畫面……感覺並不壞。」


「水心子?」


「清麿願意提出邀請沒?」水心子正秀正眼望向令自己察知自己擁有心的戀人:「等你。」


「現在不行……」源清麿搖搖頭。


「……為甚麼還不行?」水心子正秀不服氣地瞪着對方。


「我……進來時未關門,就算是內間……外面也會聽到,甚至看到……」原來是現實的理由。


浪漫的氣氛頓時消失,水心子正秀立刻變得垂頭喪氣:「難得我鼓起勇氣……」


「水心子去關上門後也可以呢。」源清麿笑瞇瞇地從床上爬起,回復平日般的平淡、溫柔的表情。


「氣氛都沒了……」水心子正秀扁嘴,不過有乖乖過去關門,再坐回源清麿的身邊:「不要逃走好嗎?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算不算喜歡,但,想和清麿在一起,甚至……只想和清麿做那種事等等的心情都是真的……咦?」


源清麿枕上水心子正秀的肩膀:「謝謝你,水心子,我感到很幸福呢。」


「清麿……你的表白呢?」


「欸?」


「從沒聽過清麿的想法,就算剛剛我對清麿做那種事,清麿仍然沒說出自己真正的感受。」


「看來,我們要好好說一次呢。」源清麿主動牽上水心子正秀的手:「今晚慢慢跟水心子說,然後,我們再約會一次?」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