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五七‧二五

「清麿,你答應了會說,就請你老實說。」水心子正秀回到房間關上、鎖緊門後,拉戀人到內間,以認真的聲線、眼神提出要求。

「只是小事呢,水心子先不用緊張。」水心子正秀聞言眼神頓時變得銳利,壓低聲音:「清麿騙我說去洗澡,但其實是去找他?」

「呀,抱歉呢……哇!」源清麿又一次被壓在床上,水心子正秀滿臉怒容,騎在他身上瞪着他:「清麿是不是要逼我用同一個方法讓你老實?這種事我只希望像那些書上說般,是因為喜歡,希望大家都感覺幸福才做!就像我們休息那兩天那樣!」

源清麿的眼神變得慌亂,他嘗試穩住情緒和外在反應,但沒效的同時反令對方更生氣:「明白了,清麿寧願被弄痛……」

「剛剛有說我沒再洗……」

「不要緊喔。」水心子正秀坐而起行,捉住戀人的衣服的下襬往上翻直接脫掉,在對方反應過來前順道扒去他的褲子:「我沒說真的要做。」

「可…… 水心子……」

「清麿,我已經知道你的弱點。」水心子正秀給對方最後一次機會:「只要是關於我,而且是你無法預期的時候,你就很大機會無法穩住表情……嗯,一旦露出真正的表情,清麿就會比較願意說實話。」

源清麿掩臉,這個弱點被發現可是大麻煩,而且,偏偏發現者就「解除」他「防衛」的關鍵,換作是其他人,就算是同一狀況,甚至以刀尖、槍管相向,都不可能逼出他真正的表情。

「快點說好嗎?」水心子正秀的聲音開始有變,撥開源清麿雙手後,源清麿立刻發現他雙眼通紅,快要哭出來,但依然不忘教訓自己:「找上他絕對是有問題呀!他不是仍然是監察官嗎?有事就請讓我一起分擔……讓我保護你呀!」

臨走前,戀人對那個監察官說的話,水心子正秀聽得很清楚的同時,猜測戀人心底很羨慕他們。

「抱歉讓水心子難過……」

「那請清麿說清楚。」水心子正秀以手按胸口,咬咬唇,吸一口氣認真再說一次:「我願意一直在清麿的身邊守護清麿,直到永遠。」

源清麿溫柔地望向戀人:「水心子的說法,請小心會令我誤會水心子有求婚的意思喔。」

「不要轉移話題,我沒……不……」水心子正秀正眼看着對方:「如果是清麿的希望,可以是那個意思。」

源清麿愣住,不足一星期前仍不相信自己會有情愛之心,現在卻能突然說「可以是那個(求婚)意思」,變化之大實在難以置信。即使心裡叫囂着快點答應,但這幾天如夢似幻的經歷,令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事是事實。只是,這短短幾秒的停頓,卻令另一振刀開始亂想:「如果……如果清麿認為我在這個時刻說這種話不夠誠意……絕對可以拒絕……咦?」

溫暖的擁抱包圍着水心子正秀,源清麿拉戀人壓到自己身上,再靠住他的頭:「水心子,你實在叫我驚訝呢。」

「清麿……」

「我怎可能會不答應?」源清麿的聲音裡充滿喜悅,但隱隱有一絲擔憂:「可是,水心子的邀請,會為水心子帶來危險,水心子願意承受嗎?」

「請清麿詳細告訴我。」水心子正秀離開源清麿的身體,把強行脫下的衣服還給他:「不在我強逼之下。」

「欸?」源清麿眨眨眼,沒掩飾驚訝的表情:「水心子不是已經有反應嗎?」

「先談正事,我沒強逼清麿的興趣。」

「是。」源清麿只簡單套回短褲和最外面的那件上衣:「反正一會兒還會脫,就……」

「清麿!」

「是,是。」源清麿道出他自時之政府工作時發現到的事實,水心子正秀會對「付喪神」本身,尤其擁有肉身後的變化有所誤解並非事出無因,從一開始,給予「公務員付喪神」的訓練、教育,以至工作,都刻意抹去他們對情感的體會、認知,以便他們能夠絕對中立,不受感情左右為「政府」服務。呀,用詞是「維護正統歷史」,只能根據分派的資料範圍內控制歷史的發展。

對於歷史,源清麿並不算太在意是否要「維持正統」,或者說,至少在這一點上,仍在時之政府內部工作的他對時之政府的取態沒太大意見,但,有一事卻讓他無法絕對信任召喚他的時之政府。

當他發現自己愛上水心子正秀開始。

「原來……清麿之後是不是陸續發現更多矛盾的事?」

「嗯。」源清麿點點頭:「幸好那時已適應政府的工作和『人類』的身份,所以基本的觀言察色等事還會懂,否則,像我們當時和量產沒分別的分靈付喪神,會否被暗中處理掉,實在是未知之數呢。」

「……這種事不是可以輕描淡寫……」水心子正秀無法想像對方當日為「不相信可以實現的願望」承受多少恐懼。

「對他們來說是呢。」源清麿望向水心子正秀:「會找那位山姥切大人,是希望確認他是否和我抱有相同立場、認知下,才作出那個決定……看來,他跟我差不多呢。」

「所以,清麿有甚麼決定?」

「暫時……不參與任何一邊。」源清麿認真、專注,思索合適的用字後再開口:「還有一個監察官……兩組先行部隊。先行部隊中,其中一組的其中一人已投向這個本丸的主人,徹底成為她的刀,另一人則已融入本丸生活之中……呀,他們嘛,因為早已是背叛者,所以相信已被政府放棄,大概不會對我們有太大威脅。或者說,他們不被政府放在眼內,時之政府不會冒着和一個本丸,甚至更多本丸交惡之風險去處置他們。至於另一組立場不明。縱然他們不像有明確親政府的立場,但,小心為上。」

他們分別是誰不用明言,任何在本丸裡的「公務員」都很清楚:「是,我明白了。」

「有一件事,要先向水心子道歉呢……」

「甚麼?」

「就算我答應水心子的求婚,但為免惹來他們懷疑,短時間內不大可能成真……」

「我會等,等可以安心實現的一天。」水心子正秀作出答覆:「但,絕對不會放手,因為要向清麿證明我的心意。」

「謝謝你呢,不愧是新新刀之祖呢。」

「為了不負新新刀的榮耀和清麿一直以來的心意,以後的事我會和清麿一起面對。」

「謝謝你。」

「不用說謝謝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