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八

「鯉魚旗,喵!」

「鯉魚旗!」

「柏餅,喵!」

「柏餅!」

「貓要玩,喵呀!」

「……」

「為甚麼不跟着貓喊?」眾刀齊齊指住審神喵背後,貓咪瞬間被一個黑影籠罩,未及掙扎便飛出大門。

「嗚喵!」

「Bye-bye~~」

嘛,今天是男童節/端午節,有貓想玩很正常,但不想上班就是壞貓。

「大家今天可以放心玩,不會有貓……不,有大將搗亂或偷看。」藥研藤四郎淡然地開口:「已經和負責今天課堂的老師商量好,今天會是以節日為主題的體育訓練。」

「Yeah!」短刀們開心又興奮地高舉雙手,可惜當某刀提出第一個建議後嘛……咳。

「我建議打石仗!」厚藤四郎再次舉手:「可以訓練身手……哇呀!」

藥研藤四郎才剛因為發言前半而升起怒氣,眾粟田口的刀劍們已經直接用家裡獨有的雙地咚,直接困「肇事者」在地上然後暴打。

「厚哥哥會不會有事?」小藥擔憂地問,希望「爸爸」制止他們。

「放心,厚很強,不會因這種小事折刀。」藥研藤四郎一面笑看兄弟們代自己出手,一面揉揉「兒子」的頭安撫,可愛又聰明的女兒倒是不用擔心,她正在為打厚藤四郎的刀劍打氣。

「真的?」

「真的,不過嘛……」藥研藤四郎頓了頓:「不可以玩打石仗喔,就算厚叫你們玩也不要參加,因為很危險。」

「哦。」好孩子就是好孩子,會乖乖聽話不多問,反而原本跟着大家起哄的妍回以一個疑問的眼神。

「打石仗會受傷……」藥研藤四郎的話還沒說完,未死的厚藤四郎吃力地擠出一句:「小孩子要受一點傷才會變強……哇呀……」嗯,繼續被打,這次還被捂住嘴。藥研藤四郎選擇忽視那振明明不是粟田口家的脇差,忍不住出腳踩住他兄弟的事,回頭望向孩子們繼續說:「像爸爸那樣的刀劍男士受傷可以手入,如果人類受傷要消毒包紮,但不一定會好起來。而且你們……」

「知道。」小藥打斷藥研藤四郎的話,自己去勸「妹妹」:「不要玩,會危險……哥哥們太會打人。」

正在圍毆的刀劍們全部一頓,半秒後繼續(笑)。

妍想想一旦玩打石仗,被按着如此對待的會是自己後,很快點頭說不玩打石仗,但想試試打「厚哥哥」。

「咦?」被點名的短刀驚叫。

「呵,是我的寶貝女兒的願望,反正厚你剛剛亂提建議的懲罰我還沒想,不如就這樣吧。」藥研藤四郎壞笑:「不是說要訓練身手嗎?那就請你親身體驗,再作指導。拜託呢,厚。」

其他刀劍齊心按住厚藤四郎的手腳,讓兩個小刀靈可以「練習」。小藥起初仍有幾分猶豫:「真的沒關係?」

「他很結實,剛剛小藥也看到大家打他都沒事,只有你和妹妹兩個人又怎需要擔心?」

厚藤四郎想起某年愚人節,眼前其中一個小鬼把鶴丸國永直接打扁的一幕。

是日,大家玩得很開心,而審神喵回來後……

「喵,重傷?」貓尾一甩:「沒空,貓要趕着看表演,喵!」

可憐的厚藤四郎要在重播結束後才有機會被手入。

活該(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