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三三

就如之前某次一樣,藥研藤四郎要到第二天才知道有貓要出門工作。


「喵喵喵,快遲到。」

「喵,太慢。」

「喵喵喵喵喵喵喵!很晚!」


藥研藤四郎有想過鼓起勇氣說要跟過去,但……呀……有貓從起床的一秒喵了聲後,就一直重覆上面那堆話(刷牙時除外,洗臉都有喵),想插話也不容易,之後有貓一溜煙滾出門,直接失去開口的機會。


一振掉色的短刀坐在可以看到大門的角落。


「吶……這副樣子,想取笑他也下不了手呢。」早上大家起床後,很快從今天清晨做訓練的刀劍們口中知道有貓咪主君天還沒亮就出門,以及有刀自貓咪出門後一直在一角呆坐的事,不由得感嘆道:「藥研哥哥不會『又』聽不懂主人的問題,所以『又』被丟下耶?」


「看近侍大人的反應,亂的問句似乎不像疑問句。」浦島虎徹道出感想。


「嘻,因為是反問……等等……浦島的說不夠現世風格呢!」亂藤四郎輕笑:「現世嘛,大概會說『自信點,拿掉問號』。」


「說話又怎會有問號?」浦島的臉上出現大大的問號。


「看來要先和浦島去補習一下現世的流行呢。」亂藤四郎一面說一面推走伴侶,浦島虎徹指向不遠處的短刀:「不用管近侍大人?」


「不要,氣氛很可怕,我不想過去。」可惜,有些事不到他們「選擇」,當兩刀看到可愛的小刀靈們想過去安慰「爸爸」,但又被他身上散發的氣息嚇得發抖,自然出手相助。


物理地。


啪!


「是誰?」瞬間回神的近侍刀反擊,亂藤四郎靈巧地避開,眨眼間一個黑色上前,一手擋下藥研藤四郎的攻擊。


「就算是近侍大人,也不容許欺負我的亂。」


「浦島,說過很多次要叫他做藥研哥哥耶!」見哥哥動作放慢,亂藤四郎趁機刺激一下他,讓他儘快「清醒」,沒料到浦島虎徹的「機動」比那個笨蛋哥哥高,立刻反駁,順便不經意地「補刀」:「我的意思是,就算以近侍大人的身份也不可以傷害亂,而哥哥嘛,一定不可以欺負弟弟!」


「啊……」藥研藤四郎甩甩頭:「不好意思,想事情太入神,所以身體自然對襲擊作出反應。」


「笨蛋藥研哥哥!」亂藤四郎叉起腰:「幸好過來的是我們呢,如果是小主人們,他們已經受重傷耶。」


看看不遠處怕得互抱着的「孩子們」,藥研藤四郎頓時覺得心痛,向他們展示溫柔的笑容:「沒事,爸爸在想事情,乖,休息時間好像已經結束呢,先回去上課吧。」


「爸爸/Papá ,真的沒事嗎?」


「沒。」藥研藤四郎為證明自己沒事,大動作地甩甩手腳:「爸爸只是太早被吵醒,所以發呆,動一動精神多了。」


乖巧的小刀靈們點點頭,然後聽話地跑回茶室繼續上課。


「吶呢,藥研哥哥,如果是說主人今天出門沒帶上你,可能有很多原因呢。」


「諷刺我沒聽出來那句我有聽到。」藥研藤四郎冷冷地回。


「不只這原因呢,藥研哥哥應該有聽過現世很多地方為了控制瘟疫,亦順便控制、監視大家的活動,所以作了很多奇怪的規定,要大家用政府已登記的身份,每到不同的地方都要記錄行蹤呢。」


「咦?」


「……」亂藤四郎頓覺自己哥哥最近太笨,沒注意現世的情況:「還有機會是規定要有注射那個甚麼……主人之前的藥的人,才能去很多地方的限制,而且,那些記錄同樣要登記在他們政府資料庫裡的人才可以去吃飯、看書、做運動,甚至買基本生活用品呢……最嚴重的情況,是連出入家門也要。」


藥研藤四郎的眼神頓時變得銳利。


「真的想知道這次不帶藥研哥哥出門的原因,我認為最好直接問主人。」亂藤四郎拉走浦島虎徹:「有機會是現世的政策改變,令我們這種沒身份的刀劍男士無法在現世出入呢。」


兩刀走遠後,藥研藤四郎坐回原來位置拿出電話。


雖然明白今天她應該工作很忙,但,傳個訊息應該不為過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六 「昨晚太早回去休息,麻煩大家幫忙拍照、講解,實在很抱歉呢。」 「啊喂,剛讚你懂得說正常一點的話,現在又來?」加州清光翻白眼:「源,你何時才能改掉胡亂道歉的習慣?」 「抱……」「沒事,這是清麿的個性,清光君請不要太在意。」「水心子實在很溫柔,嗯,謝謝呢,我會努力的。」 看到兩刀又再因小小的事放閃,加州清光再次翻白眼:「嘛……再多太陽眼鏡也不夠用耶。」 「可是,這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三 「喵?」有隻壞貓咪,剛起床便被叫住,她看看從小茶室探出頭,朝她招招手的笑面青江,疑惑地用爪指指自己,看到對方點頭,還是忍不住再輕聲問一次:「找貓?」 「嘻嘻,看來主人比較喜歡熱情的邀約呢,難道我要學一下大家昨夜如何熱情,然後再重新邀約嘛?我們正在聊昨晚之事,而且準備了茶點喔。」笑面青江的「解釋」似乎只加深句子讓人胡思亂想的程度,但全部正中審神喵的喜好,再聽到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八 被「搜掠」御年玉的貓咪,是再沒作用的貓咪……等等,這次好像不是。 「吶呢……主人喔,我們的攤位還可以再開一段時間嗎?」亂藤四郎用盡全力撒嬌,拉着她的爪子不斷搖:「現世的攤檔不會一到換日便關吧?」 「喵,貓沒待到那樣晚耶……貓可是乖貓咪。」審神喵趁機讚自己幾句,不過不忘為乾女兒釋疑:「有聽說過不是立即收攤,至少會多賣一、兩個小時,那時候大多會清貨,價錢會便宜一點……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