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五‧五

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除了看到勤勞的刀劍男士們在努力打掃(而且包括明石國行)外,也收到近侍刀的匯報。


「所以,大家努力的原因是防範敵襲和保護貓?」房間裡梳洗乾淨,換上保證不帶瘟疫(大概)的衣服的貓咪甩甩尾:「防止貓二次感染貓理解,但加上防止敵襲貓就不懂,喵。」


「算是找個理由。」藥研藤四郎不諱言自己「捉弄」大家:「不過,減少大家感染機會,確保戰力不會受損的想法是真。」


審神喵懶得和他辯論是否合理,她好像沒看過大家正式生病,除了吃太多(很常見),或者睡覺沒被被有點小感冒(元兇是自己)之外,好像沒見過。當然,防範於未然是必要。


話說回來……


「喵,藥研……」審神喵突然望向短刀:「今年,要綁起那隻鶴嗎?」


「咦?」短刀發現自己忘記一個非常重要,而且每年最重視的問題:「我立刻去請大家準備!放心,還有時間,星期四之前會紥起他再困入籠!」


「不不不……喵……應該怎樣說呢?」審神喵的尾巴輕甩,貓爪一下一下輕拍圓圓的下巴:「看那個不知真假的『預告』,上面那些傢伙應該在準備通過要我們過去,或者引遡行軍到各本丸,等他們可以鬆一口氣呢喵。本丸需要戰力,綁起鶴丸嘛,我們會減少一個重要戰力,怎樣說,他在極太刀裡面等級最高喵。」


「只是,一旦4月1日那天通道未完成,大嫂肯定會興致勃勃地搗亂。」


「藥研……你好像對鶴丸的自制能力、分事情輕重的能力沒信心啊喵。」


「喲,大將,妳敢說妳有嗎?」


這下換審神喵沉默。


喵,她怎敢保證?鶴丸國永很聰明,也會看時勢,與此同時也愛追求「合理」範圍內的驚嚇,會努力守護本丸可是和「小小驚嚇可以提神、改變心情」沒有任何衝突。


嗯,真的沒衝突。


「喵……」貓咪嘆一口氣:「可惜他是太刀,否則喵,貓倒想綁他到一個適合的地步當哨兵用。」


藥研藤四郎挑挑眉:「貓……不,大將,妳再說一次?」


「喵?」


「妳剛剛的想法。」


「就是嘛……綁那隻鶴到一個地方當哨兵。可是,太刀的偵察……喵,他當肉盾可能更好用。」


「大將英明。」藥研藤四郎欠身,說出不像他的恭維說話,並興奮地以拳擊掌:「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喵喵喵?」


「綁大嫂到主屋的最高處,反正敵軍真的過來,肯定會拿這兒做目標,下好結界。當他被攻擊時,再瞎也會看到敵人的攻擊方向……嘿嘿嘿,夠驚嚇,又可以保護大家,簡直是一石二鳥之計,大家一定喜歡。」


「藥研,你笑得很奸詐……」


「有嗎?」藥研藤四郎的笑容未改,腦裡似乎繼續「評估」實際做法和推算效果,笑容越來越「可怕」:「而且有一個好理由請大家幫忙提早準備……」


「喵?!藥研不會打算明天就綁起他嘛?」


「捉鶴要時間佈置陷阱,嘿嘿。」短刀似乎找到今年份的好玩具:「明天開始要加油!」


審神喵決定不理短刀的腦袋裡的「狂想」,默默在心裡合爪為鶴丸國永祈求「冥福」。


無論是當哨還是戰靶,抑或是「無功而還」,鶴丸國永今年愚人節的命運相信一片灰暗。


罪過罪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 「你們先去洗個熱水澡。」一踏出傳送陣,加州清光立刻對天保組說出他的「要求」,並和大和守安定一起「押送」他們回房間拿替換衣物。長曾禰虎徹有意跟上去,但被蜂須賀虎徹制止。 「那個,請問可以請蜂須賀先生幫忙在小茶室準備茶和點心嗎?」負責「押送」源清麿的大和守安定馬上代加州清光說出他未出口的想法,長曾禰虎徹立刻拍拍胸膛說交給他也可以,可惜加州清光搖搖頭:「嘛……大哥,不要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