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四一五‧五

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除了看到勤勞的刀劍男士們在努力打掃(而且包括明石國行)外,也收到近侍刀的匯報。

「所以,大家努力的原因是防範敵襲和保護貓?」房間裡梳洗乾淨,換上保證不帶瘟疫(大概)的衣服的貓咪甩甩尾:「防止貓二次感染貓理解,但加上防止敵襲貓就不懂,喵。」

「算是找個理由。」藥研藤四郎不諱言自己「捉弄」大家:「不過,減少大家感染機會,確保戰力不會受損的想法是真。」

審神喵懶得和他辯論是否合理,她好像沒看過大家正式生病,除了吃太多(很常見),或者睡覺沒被被有點小感冒(元兇是自己)之外,好像沒見過。當然,防範於未然是必要。

話說回來……

「喵,藥研……」審神喵突然望向短刀:「今年,要綁起那隻鶴嗎?」

「咦?」短刀發現自己忘記一個非常重要,而且每年最重視的問題:「我立刻去請大家準備!放心,還有時間,星期四之前會紥起他再困入籠!」

「不不不……喵……應該怎樣說呢?」審神喵的尾巴輕甩,貓爪一下一下輕拍圓圓的下巴:「看那個不知真假的『預告』,上面那些傢伙應該在準備通過要我們過去,或者引遡行軍到各本丸,等他們可以鬆一口氣呢喵。本丸需要戰力,綁起鶴丸嘛,我們會減少一個重要戰力,怎樣說,他在極太刀裡面等級最高喵。」

「只是,一旦4月1日那天通道未完成,大嫂肯定會興致勃勃地搗亂。」

「藥研……你好像對鶴丸的自制能力、分事情輕重的能力沒信心啊喵。」

「喲,大將,妳敢說妳有嗎?」

這下換審神喵沉默。

喵,她怎敢保證?鶴丸國永很聰明,也會看時勢,與此同時也愛追求「合理」範圍內的驚嚇,會努力守護本丸可是和「小小驚嚇可以提神、改變心情」沒有任何衝突。

嗯,真的沒衝突。

「喵……」貓咪嘆一口氣:「可惜他是太刀,否則喵,貓倒想綁他到一個適合的地步當哨兵用。」

藥研藤四郎挑挑眉:「貓……不,大將,妳再說一次?」

「喵?」

「妳剛剛的想法。」

「就是嘛……綁那隻鶴到一個地方當哨兵。可是,太刀的偵察……喵,他當肉盾可能更好用。」

「大將英明。」藥研藤四郎欠身,說出不像他的恭維說話,並興奮地以拳擊掌:「我有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喵喵喵?」

「綁大嫂到主屋的最高處,反正敵軍真的過來,肯定會拿這兒做目標,下好結界。當他被攻擊時,再瞎也會看到敵人的攻擊方向……嘿嘿嘿,夠驚嚇,又可以保護大家,簡直是一石二鳥之計,大家一定喜歡。」

「藥研,你笑得很奸詐……」

「有嗎?」藥研藤四郎的笑容未改,腦裡似乎繼續「評估」實際做法和推算效果,笑容越來越「可怕」:「而且有一個好理由請大家幫忙提早準備……」

「喵?!藥研不會打算明天就綁起他嘛?」

「捉鶴要時間佈置陷阱,嘿嘿。」短刀似乎找到今年份的好玩具:「明天開始要加油!」

審神喵決定不理短刀的腦袋裡的「狂想」,默默在心裡合爪為鶴丸國永祈求「冥福」。

無論是當哨還是戰靶,抑或是「無功而還」,鶴丸國永今年愚人節的命運相信一片灰暗。

罪過罪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