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O‧六

「喵,最熱鬧的一組呢喵。」看着出去參戰的刀劍,審神喵作出如此評語。


相信也算是中肯的說法,畢竟嘛,全部粟田口家都在這一組別比賽,同組還有大典太光世+騷速劍、同田貫正國、古今傳授之太刀和不知何解被拖進去的御手杵。來派也在這一組,而和粟田口家關係不錯的天保組亦在裡面。


「吶呢,源大人就拜託兄弟們保護呢!」

「亂,我還沒說你。你怎麼會被安排跟虎徹家同一分組?」

「笨蛋藥研哥哥,這問題應該問主人而不是問我耶,還是藥研哥哥沒膽問,現在要欺負弟弟嗎?」

「那個……我不需要保護呢。」

「清麿會由我保護!」

「沒錯呀,沒錯,現在這兒是戰場,他們都是敵人……嗚哇!」

「喵,厚藤四郎出局。」

「大將,不……等等……大將還未說開始!」


抽中第一個當鬼的前田藤四郎突襲厚藤四郎,而且沒兄弟打算阻止或者求情。


「厚好像說了『這兒是戰場,他們都是敵人』……既然已經是戰場,貓不用喊開始,攻其無備好像是兵法之一。」


「哈哈,不愧是主殿,這種有趣刺激的規例實在有夠驚喜!我喜歡!」鶴丸國永聞言大笑拍手,沒注意到遠處有短刀輕聲喊了句「一期一振」。


「鶴丸國永出局,喵!」


沒錯,那幾秒已足夠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非常有默契地交換眼神,然後前田藤四郎佯裝「攻擊」平野藤四郎,令他可以藉機叫喚站在鶴丸國永的大哥的名字。


這種極短等級的機動和兄弟的默契(含一期一振感應弟弟們叫喚他的能力),是鶴丸國永怎樣也無法追上。


「主殿……我……我還未開始玩呀!不要嚇我!」半秒前仍在大笑的太刀慘叫,知道「上訴」因為他幾秒前幸災樂禍而失敗後,努力擠出幾滴眼淚望向「兇手」:「一期,你在欺負我……」


「讓鶴誤解欺負的意思是我失禮,今晚我會向鶴丸認真解釋『欺負』的真義。」


馬上理解對方真正意思而臉紅至紅燒鶴狀況的鶴丸國永退場,在場中心的一期一振宣告:「敢亂打粟田口家恩人主意的人,就算是弟弟我也會『秉公辦理』。」


「喵……現在是在談公事嗎?」審神喵拿着麥克風吐槽,一期一振立時不好意思紅起臉來,為免有刀自燃,審神喵立刻高喊賽事繼續。呀,順便,比賽沒有正式的裁判,頂多幾振對主持較有興趣的刀劍輪流拿起在場外的麥克風加添一點氣氛,因為南海太郎朝尊早已準備了自動宣判的語音系統。當然,一旦有爭拗,就會調動鏡頭紀錄重現戰況,有需要就請審神喵判斷。嗯,就像剛剛一樣。


反正在比賽場內,大家激烈地比賽時會自動自覺「驅逐」落敗者出局以免妨礙比賽繼續,所以簡單一點,讓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比賽內更好。


接下來,因為有一隻很吵的狐狸在比賽場內,所以有刀主動上前,抱起小狐狸,用小狐狸的臉撞向一期一振的手。


「……這也算喵……鳴狐出局。」


「原來可以這樣,這種事不適合我……」有刀自動執起仍在發呆的一期一振的手按向自己胸口。


「喵,你們不想玩為甚麼不開始退出呀喵?……總之……鬼丸國綱出局,喵!」


比賽以粟田口內部「自相殘殺」開場,那比賽自然有不少出乎意料的事。舉例來說,「兇殘」的規條不只在粟田口刀派裡出現,來派亦一樣。


「國行,先警告啊,如果你進不了十強,這幾天我會和阿螢輪流在你睡覺時踹醒你。」愛染國俊用嘴巴警告,螢丸亮起拳頭,明石國行除了眼神死外,就只能拼盡機動不斷叫喊其他刀劍的名字。啊,沒錯,他被大家針對。


當然,反應慢的刀劍,亦因為極短數量太多,戰鬥速度太快而很快離場。好的,大典太光世的話,大概是不打算喊他人的名字而出局,御手杵那種更是因為太乖巧,完全沒想到博多藤四郎被一期一振以眼神「警告」下,轉向攻擊他,所以被拍到時還一臉茫然:「師父……為甚麼?」


「……我不要被一期哥哥說教,sorry啦。」


不過,就算一期一振暗示不要再兄弟相殘,也無改粟田口刀派刀口太多,所以必定要面對兄弟相殘的「命運」,這次貓咪的分組方式的「好處」終於出現,不但有她想看的戲碼,而且限制了粟田口刀派最後可以進入最後決戰的刀劍數目。


他們要保住天保組,又要面對來派(他們似乎亦刻意迴避攻擊天保組,甚至讓出攻擊機會給他們),不知不覺間做出各自決定。


這次主動讓弟弟抱住的是一期一振。


「呀……對不起一期哥哥。」


「沒事呢,信濃,你和白山繼續加油吧。你們搬出去後,很久沒抱抱你們,這個是難得的機會呢。」


「……我……我會多點和白山哥哥多點回來陪一期哥哥!」


而骨喰藤四郎也毫不客氣地「送走」同田貫正國,嗯,以戀人的方式。


「喵……給過!BL萬歲!」


敗在親吻下的同田貫正國笑咪咪地離場。


而這場比賽的冠軍,出乎意料地是白山吉光,他受到攻擊次數不算多,但每次都精準喊出反應快,而且身邊有刀劍可以馬上攻擊的刀劍男士的名字,換他被喊名時,同樣在眨眼間反應過來,並立刻拍打最接近他的刀劍。


看來,最後一戰將會非常刺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