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六七九

呼~~

噗!


「……國俊,又沒開門喔。」


「啊……呀!對不起!」螢丸悶悶的聲音總算喚醒發呆中的愛染國俊,可惜「破壞」已經做成。


「這星期不只一次,國俊,你有事。」螢丸不管障子門上的破洞和造成破洞的「物體」,走向愛染國俊蹲在他前面:「說。」


「沒事啦,只是被罵是矮子嘛。這個是事實,又不能說別人……」


「是誰?我立刻去砍他。」


「喂!等等!!阿螢先收回本體!收回呀!」看到有刀一副要殺人的樣子,愛染國俊急急制止,並在情急之下將螢丸抱起來。然而,有刀「戰意」正濃,被突如其來的動作刺激下,飛快打了愛染國俊一拳,愛染國俊立刻慘叫:「好痛!阿螢怎麼突然打人?!」


「我有收回力度。」螢丸表情明顯是生氣:「不要當我是小孩。」


熟悉的說話、表情,令愛染國俊一愣,然後失落地低頭,然後在螢丸不解的表情下道出被罵矮子前的事:「被罵前,因為打算快點跳上樹啦,我有突然抱起那個人……」


「……很討厭被人說身高,但……國俊這次是活該。」螢丸的話完全不客氣,還補了一句:「只是罵不夠,應該打一頓。」


「我只是想快點上樹,因為他想看的人平日那個時間會出門嘛……這算有錯?」


「有問准他嗎?」


「太急,來不及呀。再說,要那樣生氣嗎?事後解釋也可以耶。」


「不行。還是可以先打了國俊,事後再解釋?」螢丸又一次握起拳頭:「我很討厭被當成小孩。」


愛染國俊低頭嘆一口氣,然後拍拍臉:「沒事,他不一定生氣啦!到了樹上還有和我一起偷看目標,只是之後因為怕被發現,所以很快又抱他跳下樹呢!」


螢丸死死地盯住愛染國俊看:「沒死是國俊好運。」


「哈哈,沒事沒事……嗯,一定沒事,之後因為他不信kiss的事,我還有解釋……阿螢,怎麼瞪我?」愛染國俊一臉不解的眨着眼睛問,而螢丸怒瞪他一眼後,要愛染國俊正經坐好,然後直視着他問:「……親了?」


「唏,怎可能?當然沒有。我只是示範嘴巴的感覺較敏感,是人類表達、接收感情的重要部位……」


「真的?」


「……湊得很近,沒親下去當然不算……阿螢……不要說你覺得有問題……」


「那振刀是誰?」被遺忘,插在障子門上的「物體」,依靠自身的力量「重獲自由」,走過去第一句就是這句問題。


「……說了怕阿螢會……呃……」


「要去道歉,我們一起過去。」明石國行難得露出認真的眼神:「太胡來,要帶上賠禮道歉。」


「但我甚麼也沒做呀!」


「真的不去?」螢丸不知第幾次舉起拳頭:「要試試?」


「是……知道。」即使不服氣,但愛染國俊也只能答應,只是忍不住低聲嘀咕:「之後還有和我到後山玩……要這樣認真嗎?」


「……不代表願意。」隱約猜到「那振刀」是誰的螢丸終忍不住敲了一下愛染國俊的頭:「新人,未去修行,會怕打不過國俊。像大家平日很聽我話一樣,打不過我自然只能聽話。」


作為等級不低的極大太刀,絕對有資格說這句話。


「……嘛……這次麻煩……對方刀派的刀劍真是很認真的人。」明石國行從對話中得知對方的身份:「出門買賠禮,然後立刻過去。」


「……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