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O六

「呀……呵呵。」南海太郎朝尊興味盎然地望着一個方向,無意識地說出感覺:「改變果然超乎預期呢……很期待之後的變化。」

「嘖。」聽到背後的不屑聲,南海太郎朝尊笑着轉身,朝聲音的方向笑了笑:「生氣?是妒忌嗎?可以告訴我嘛忠廣。」

「老師,請不要找我做那些研究。」肥前忠廣眼角瞄瞄剛才南海太郎朝尊所看的方向:「他們也是。」

「已不是第一次維護他們,忠廣實在叫我意外。」剛才正在觀察的兩刀已走遠,南海太郎朝尊聳聳肩,並不覺得太可惜:「為甚麼?」

「先不談那個監察官會反對,現在他們被大家守護着,想找他們麻煩等同和大家對抗的事,我認為老師不可能不知。」

「呀哈~~~看來忠廣越來越聰明……」南海太郎朝尊笑着欣賞如他所料,被他戳至先臉紅後生氣的肥前忠廣,順便補刀一句:「呵呵,真有趣呢。」

「後半句那些研究問題不准問!」肥前忠廣急急打斷對方的話,南海太郎朝尊不怒反笑:「喔嗬?請問忠廣認為我會問甚麼問題?」

「……就是那些心率、體溫、情緒……理解不了心情的變化,就要我匯報數值,嘖……這用有嗎~~~」尾音故意拖長表示不滿,可惜看在對方眼裡,這亦是一個值得研究的反應:「呵呵,既然記得,就請順便告訴我以便分析。」

「要資料就請自己觀察……哇呀!」突然被扣到牆邊上下打量,肥前忠廣有一剎那以為自己是甚麼實驗動物:「要研究麻煩自己觀察……老師……請不要哄到我面前……」

「是忠廣要我觀察喔,我正在做……」南海太郎朝尊雙手各自一邊把肥前忠廣扣押在牆邊,從上而下仔細觀察對方的反應。眼看着比自己矮小的脇差的臉越來越紅,呼吸開始紊亂,興趣越來越濃厚:「人身的反應,刀劍男士會有的反應實在很有趣。」

「要觀察……不用把我壓在這兒……」肥前忠廣紅着臉炸毛:「想再被我摔一次嗎?」

「呵呵,如果忠廣有辦法以這姿勢使力丟我出去,請讓我研究。」南海太郎朝尊雙眼發亮:「刀劍男士的身體如何突破人類的肉身限制發揮強大力量,我亦非常希望可以多作了解……哈,這招不錯!」

肥前忠廣用力扯下南海太郎朝尊其中一隻壓在牆上的手,抽身擺脫被困的狀況,再借力轉南海太郎朝尊至反方向,順便把他摔出去:「老師要的實驗,請問要再做一次嗎?」

「忠廣就只有這時候最聽話。」躺在地上的打刀滿意地大笑,朝對方伸出手:「麻煩扶我起來,這次摔得腰挺痛。」

肥前忠廣本攞出臭臉,但聽到老師的話後立刻臉色丕變,急急走過去扶起他並向他道歉。雖然不理解對方反應大變的原因,但南海太郎朝尊倒是樂在其中:「呵呵,是我要求忠廣做實驗,出了任何狀況都應該由我負責,沒事,沒事。」說畢還很自然地伸手揉揉因為內疚而低下的頭殼,暗暗讚嘆手感一流:「越看越讓人着迷,很想了解更多刀劍化身為人後的變化……」

「又要觀察其他人……我,我是指大家!」肥前忠廣的反應看在南海太郎朝尊眼中非常有趣,而且相信若以其他人的形容方式,一定會用「可愛」這個詞語,故忍不住脫口而出:「忠廣很可愛……真想多花點時間觀察。」

肥前忠廣的臉又紅透,連耳朵都變得通紅:「……在老師的眼裡,我只是其中一個觀察對象?」

「觀察對象自然是越來越好……不過……」看着脇差表情變化,南海太郎朝尊覺得多花時間上去是值得:「多觀察忠廣相信會有不錯的研究結果。」

「……作為被觀察者,請問我應該覺得麻煩還是榮幸?」肥前忠廣冷冷地回嗆,然而未平復的臉色出賣他的想法,細心觀察對方反應的南海太郎朝尊又一次笑出聲,令肥前忠廣氣得鼓起腮:「再看要收酬勞。」

「喔?忠廣想要甚麼?」

「……商店街那邊新推出了一個巨型三文治。」肥前忠廣悶聲道:「請我吃。」

「呵呵,只是舉手之勞,現在一起去?」

「一起?」

「我不知忠廣說哪一款,自然要忠廣帶路。」南海太郎朝尊笑得很輕快,朝對方遞出了手:「請問要一起去嗎?」

「要!」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