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四一

值得慶幸的事,源清麿在隔一天後算是可以如常出門,只是那個「如常」的意思是有所限制。


「前天的騷動為各位帶來滋擾,我實在……」源清麿的話剛出口就被打斷,而且意外地,打斷他的話的人不是水心子正秀,或者其他了解他情況的刀劍,而是髭切:「噯呀,我們的小美人不會打算道歉吧?沒犯錯又是受害人,貿然道歉會讓人以為家主是一個蠻不講理的人。」前半段話很溫柔輕快,後半段沉下聲語帶威脅,嚇得源清麿縮起身體。幸好髭切很快收回殺氣,換回平日那個溫柔可人的笑臉續道:「對不起呢,嚇着我們的小美人。所以呢,小美人絕對不要為那事道歉喔,就算要道歉,也應該是傷害小美人的傢伙向小美人道歉,不必自己低頭耶。」


「感謝髭切大人指教。」被教訓後,源清麿不便再道歉,打算離開「講台」,卻被髭切叫住:「我記得有說過要由傷害小美人的傢伙道歉呢……自己走出來!」


「請髭切大人息怒……鶴丸大人已跟我們道歉,不必……」源清麿的話又一次被奶白色的審神喵重寶(自稱)打斷:「哎呀呀~~~可愛的小美人都有勇氣當眾道歉,不叫他出來,反而令人覺得他們沒勇氣,是一種失禮呢。」


鶴丸國永惟有慢慢步出站在刀劍男士們和「講台」上的天保組之間,在開口前髭切提醒:「還有一個呢……希望年輕人的耳朵沒毛病吧。」


肥前忠廣默默舉起南海太郎朝尊,用力把他丟出去。嗯,很好,髭切滿意地點點頭:「雖說我相信真正傷害小美人的元兇不是你們,但是呢,嚇得我們的小美人要躲起來是你們亦是不爭的事實呢。那個嘛……總之麻煩你們好好道歉唷,要小美人他們滿意才算。」


「兄者,他們是鶴丸大人和南海太郎大人……還有,上面那位是源大人,請兄者注意不要繼續調戲他。」膝丸好言提醒,可惜會聽進去和記住名字的刀絕對不會是髭切:「弟弟說我在調戲……小美人?難道弟弟認為他不好看嗎?嘛……算了呢,還是請兩位先當眾向小美人道歉,尤其是白色那位呢,請不要以為他們年輕又政府出身,個性溫和,所以以私下賠罪就當沒事。在我眼裡,可是欺負年輕人喔。」


感受到髭切只朝向他的殺氣,鶴丸國永立刻向源清麿深深鞠躬並道歉,而南海太郎朝尊亦礙於古刀已經親口道歉,作為那個機關的設計者自然向兩刀,尤其是師匠道歉。


「請不要再有下次呢~~~」髭切溫柔的聲線、表情轉眼變換:「再嚇壞小美人,我一定不放過你們!」


「兄者……」有刀好像在吃醋又不便開口,作為兄長的一振當然發現,回頭送上甜美的笑臉:「吶,我相信弟弟可以轉眼打碎那個討厭的東西呢,對嘛?」


「是!一定會!我絕不會被那種拙劣的機關嚇倒,也不會讓它嚇倒兄者!!」


「噯呀,弟弟以為我會被那東西嚇倒嗎?」髭切的反問嚇得膝丸炸毛,薄綠色髮絲的源氏重寶急急向兄長賠罪:「讓兄者誤會很抱歉,我絕對相信兄者的力量!」


事情好像在髭切的主導下解決,而且在源清麿語帶抱歉說自己暫時無法像平日般,在朝會時站在人群中央後,主動讓出路,建議他們站在最後可以看清眼前事物的位置,令其他刀劍很自然地跟着他的動作讓出一條通道。天保組兩刀起初不懂為甚麼他會出手相助,但下午當小烏丸拿着兩條新的,上面有更多「寶石」的手繩到他們房間,說要用作保佑他們平安之物時才發現,兩人原有的手繩已在那次事件丟失,而新的手繩上的力量……


「為父和幾位孩子都希望你們兩人平安,請安心留在本丸,大家會照顧你們。」小烏丸淡薄的聲音道出「答案」:「只要是為嚴懲對兩位造成深刻創傷之人,孩子們絕對會跟你們並肩,請兩位不要再為小事自責呢。」


「感激不盡。」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i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