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四‧五

「吶呢,看來今天不可能看到呢。」

「大失所望,不過呢,看到他們如膠似漆,我是指夫妻恩愛,總算可以安心。」

「嘛……只是可惜看不到。我花了不少心思為他們挑選飾物耶,希望不會弄壞。」

「只有一個籃子放糖果讓大家拿,我的禮物應該放哪兒……」

「大嫂……哇!沒有,我甚麼也沒說!我現在立刻去找一個小型茶几來!」

星期六晚的天保組房門外,傳聞有上述對話。之後「出現」的刀劍男士們則自律地取糖果,部分(包括短刀)刀劍男士亦悄悄放下從其他刀劍男士身上討來的糖果。

原因肯定來自門外椅子+上面的竹籃+門外貼着的字條。

椅子用來放裝有糖果、零食的竹籃方便大家拿取這個容易理解,門上的字條亦有寫歡迎他們「適量」地拿取,但其他內容……嗯,實在和寫的人在大家的印象裡不符呢。

「保住安全的禮物已放在門外,請各位自己適量地取用,以便其他來搗蛋的人都可以拿到。無論如何,今晚請勿打擾,若吵着清麿,不要怪我不客氣!!!」

前半部無論語氣和端正的字體都很符合水心子正秀的形象,但後半部的字體明顯越來越潦草,而且語氣看得出比前面焦急。

「到底打扮有多吸引……似乎不少男人都喜歡那種口味呢。」笑面青江輕笑,被大家白了一眼X N:「噯呀,我沒有亂說啊。我的御神刀大人每次看到我穿那身衣服都會特別熱情呢。」

「雖然知道那條裙的模樣……」加州清光皺眉,亂藤四郎心有靈犀地代他續後半句:「吶,但聽笑面先生的話總是會想到很色情的情趣服裝呢。」

「很抱歉,我家的御前大人對那種服裝很抗拒。」笑面青江媚眼如絲,比平日誘人得多:「再說下去我怕會失言說得太多,惹我的御神刀大人不高興呢。」

大家再白了大脇差一眼後靜悄悄地離開,以免打擾裡面的兩振刀。

至於為甚麼會變成這情況,大概要從天保組換衣後說起。

「呀,清麿。扮裝要化妝,既然清麿的化妝技術出神入化,一會兒可以幫我忙嗎?以前不知道清麿懂……呃……」突然想起對方不願透露自己能力的原因,在「客廳」更衣的水心子正秀立刻沉默下來。

「如水心子所願……呀,我是說請放心交給我呢。」一屏風之隔的源清麿當然聽出丈夫的心思,只是沒去點破。雖然對方的話令他的情緒多少有所起伏,但仍是可以忍受的範圍內,因此輕巧地順應對方的話題令彼此不會太過尷尬:「可是水心子好像還沒正式告訴我打算喬裝成甚麼人物呢。」

「清麿完全沒告訴我。」水心子低聲反駁:「我至少有說過我的想法。」

「是水心子要我換造型呢……好,完成,只差化妝呢。水心子,你那邊如何喔?」

「請清麿再稍等一會,或者先化妝。」

「我這邊沒開燈,無法化妝呢,要等水心子換好,大家看對方的造型後才方便開燈化妝。」

「……裡面明明有燈,是清麿不想被投影洩露造型,也保密得太周到,再等等……好,可以了。」

「因為如大家所說,希望給水心子一個驚喜。」源清麿聞言從屏風後走出來,一身優雅的打扮,看得水心子正目瞪口呆。

深綠色的西洋風格,到小腿長度的蓬蓬裙,因為內裡有裙撐,而且源清麿細心地在臀部位置用毛巾、緞帶等加了一層厚墊,令裙的蓬度更明顯,而且在用和裙顏色相近的半幅帶調整腰線後,拉長腳的比例,讓身段比例較接近女性。再者,上身看似是貼身、低胸的設計,但胸部位置加上大量裝飾,在視覺上造成像是有女性胸部的效果。

髮型方面也花了心思,那個看來是把水心子嚇得半死的假髮挽成一個簡單,但裝飾精緻的髮髻,若不是那熟悉的眉毛和眼珠的顏色,水心子正秀相信自己無法一下子認出對方。

還未化妝已叫他神魂顛倒。

源清麿的反應其實也不遑多讓。縱然水心子正秀如他先前考慮般打扮成吸血鬼(伯爵)的造型,但效果遠遠超過他的想像。雖然他沒用上訂婚或者拍婚紗照時的禮服,但早陣買的手工精緻的裇衫,配上合身,最基本的西褲後,加上有改造過的背心和肯定出自其他人手工的斗蓬(而且不忘遮掩他的臉),以及相信是古董級的扣針等等的飾物,配以水心子正秀本身意志堅定的閃亮眼神,華麗優雅猶如真正的貴族。

改變的,還有他調情的手段:「看來清麿今天是要做我的獵物。」手輕輕托住源清麿的下顎,再順勢撫摸對方的脖子,水心子正秀壓低聲音在源清麿的耳邊問:「很可口,請問可否容我吸一口血?」

「……如水心子……不,伯爵大人請用。」

之後就是一發不可收拾,所以有刀急急把東西丟出門和貼上字條。

甚麼鬼討糖果,有事重要過捕捉眼前獵物嗎?

或者說,想要的「糖果」已在彼此的手裡,自然不能放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