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三一‧五

小書庫的新書,尤其是那本被天保組故意放在顯眼位置的成人向本子很快被發現,沒有出現天保組預期大家會竊竊私語,或者過度關心的情況,頂多在小書房看到兩刀在看其他他們同體的故事時,低聲問他們是否需要替他們收起那本本子,最多貓咪找書時他們去自首,以免她錯怪他們。

相比而言嘛,審神喵慘太多呢。

星期一早上被丟出門前已隱約聽到有刀好像在吐槽她亂放書。

下班回到本丸後,貓咪沿路回房間發現不少刀劍以鄙視的目光望向自己,梳洗更衣去辦公室時,那些可怕的目光似乎有增加的跡象。

到了晚上收到不只一振刀的訊息,請她收起某本不適合放在小書房裡的本子。

「喵……以為貓不想收起來嗎?是他們要放耶。」可憐的貓咪只好假裝自己看不懂他們的話,結果自然是第二天出門前又聽到他們的「竊竊私語」。

喵,回去要想想辦法。

審神喵回到現世,一面佯裝努力工作,一面真正地努力想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她可不希望自己變成代罪胖貓。

事情可沒有這樣容易,審神喵今天回到本丸就被不只一刀在大門處攔下。

「吶呢,昨天不是告訴主人要收起這本書嗎?」亂藤四郎直接把那本R18本子塞進貓爪:「麻煩主人拿回去,不要放到小書房裡耶。」

「嘛,大變態實在越來越變態,平日喜歡看其他審神者出的限制級漫畫就算了,偷聽、偷看我們的事還可以隨時制止妳,所以我可以不算呢。明知道他們最近的情況不好還買……嘖,買了不要帶回來看來要我說出來呢……」

「那本……是那天送貨時一起送來……貓星期六晚才有空看……還未拿回去就在星期日早上被他們看……」

「超級大變態,被正主看到那種糟糕的書還敢留着,而且放到外面,就算是好姊妹也不會放過妳呢。」

「嗯嗯,就算是乾媽也不可以留情……」

「不好意思,請各位等等!」源清麿的聲音打斷大家的話,大家還未理解前,源清麿已快步上前擋住在審神喵前面,下一瞬間,水心子正秀則輕輕推開亂藤四郎和加州清光,站在一貓一刀的前面,並為自己的無禮行為道歉。

「是我親手放那本小書到小書房呢,請不要誤會主人。」見大家平靜下來,源清麿輕聲解釋:「已經看過……所以才請主人無論如何也要放過去……」

「吶……源先生,不用為主人辯……怎麼……」

「喂,你不是……」加州清光及時吞掉幾乎衝口而出的話,用力甩甩頭,希望甩走各種想說出口的話,再用眼神示意對方在場有「不知道」的人。

「沒事呢,主人有跟我道歉,說她誤會那小書和續篇有關,所以一同買來看,沒關係呢。」源清麿柔聲把審神喵當日的話換個簡單的方式說出,輕巧地帶過話題:「既然寫其他刀劍男士同體的小書都在裡面,那本小書放在裡面也很自然。」

「源先生已經看過……真的嗎?」亂藤四郎釐清思緒後輕聲問,見源清麿點頭,而加州清光又一副有話要說,但又不方便說的樣子,猜想自己在場他們不方便詳談,所以換上短刀特有的可愛笑容說句「了解」後轉身離開,而且不忘朗聲要浦島虎徹跟自己一起回去。

接下來浦島虎徹又在大家意想不到的地方落下,走在亂藤四郎身邊的事,大大分散了加州清光對源清麿剛才的話的震驚程度。可是,他看到貓咪在場,又不敢直接說出本要說的話,源清麿輕聲說句:「沒關係呢,反而我應該和主人道歉,這兩天主人因為我的決定而被大家誤會,實在非常抱歉。」

「貓明白源的想法……雖然不贊成,但他們兩個同意放過去,所以貓不會拿走那本本子……」

「大變態,有些故事不應在人前出現。」加州清光隱誨地提醒。

「……貓猜到源的情況……」審神喵無力地甩一下尾:「到現在仍是反對呢喵。他們不希望日後有甚麼萬一時大家的反應太大,所以,拜託呢,清光請讓那本書回那個位置。反對他們的想法,不代表貓要以主人的身份阻止他們做那件事。他們的理由很合理,問題大概要他們承受很大壓力……或者麻煩清光有空拿幾本和我們本丸個性迴異的本本,故意在大家面前看,或者讓大家看到……平衡大家的想法。」

加州清光呆望天保組片刻,咬咬唇,搖搖頭,露出一個苦笑:「少折磨自己好嗎?嘛……就算大家當成故事看,也會影響你們的情緒好嘛,不要經常給自己太大壓力,會越來越不可愛喔。」

天保組兩刀靜靜低下頭沒有回話,加州清光看不過眼,直截了當地問:「有發生過裡面的事?」

「不,不同。」源清麿搖搖頭。

「那你急着讓大家看那種故事是甚麼意思?」加州清光追問,水心子正秀上前攔住逼近的初始刀,壓低聲音要他停止追問,反被紅色打刀指責:「明知道會傷害他,為甚麼還要聽他的話?那本東西他要放你也可以收起來?大變態,等會再教訓妳,妳這個主人也太放任,既然猜到就不應該任由他們胡來耶。」

「對不起喵……」

「不是扮貓咪的時候呢,大變態。」加州清光認真地望向天保組:「沒有充份的理由,那本東西我會沒收,連大變態都不會還。」

「清光,不可以再說!」審神喵立刻反駁,惟聲線過大,所以惹起其他早已知道有事發生的刀劍注意,但全被站在不遠處的藥研藤四郎瞪至通通背轉身和遠離「事發現場」。審神喵望了另外兩刀一眼,再次請加州清光不要追問,說他們有自己的苦衷。

「……我以前和初始刀大人說的事,相信那些人留有一手,方便日後要脅我或者水心子,那會遠遠比故事情節當下的效果更壞這點,相信初始刀大人可以理解。那故事希望給大家留有印象,日後即使他們攤出那些……那些……」

「清麿,已經足夠。」水心子正秀制止源清麿繼續說下去,並瞪了加州清光一眼:「清麿作這個決定時很痛苦,再落井下石我不會放過。」

想起那天送午飯到他們房間,在外面隱約聽到哭聲,加州清光知道和他們爭辯沒有任何作用。他開始明白那隻大變態即使反對亦接受他們做法的理由,與其說「接受」,不如說無可奈何。

「總要將自己推到絕境……你不辛苦,你身邊那位都會心痛呢。」加州清光又一次搖頭:「拜託,這次我拗不過你們,但請不要繼續自虐。我不是你們的知心好友都為你們感到難受,麻煩想想身邊那個,還有真心關心你的人們……嘛,總會有吧?應該有呢。你出事的時候,連那個看似冷酷無情的長谷部都替你說話,其他人會多擔心你就不用我說。真是的,再說下去換我變成嘮叨的不可愛傢伙呢。」

「抱歉……」

「不是要你們道歉呢……真是……喂,不會說謝謝嗎?」加州清光扁了扁嘴:「源,你的意思我明白,我跟大變態一樣,不贊成,但你要做不會阻止,就這樣。」

「……謝謝。」

「有事請給大家幫忙的機會,我不希望看到你們任何一個,或者兩個因為上面那些人的所作所為而倒下,不值得。」加州清光望向水心子正秀:「照顧好他,不要讓他離開你的視線太久。」

「這自然。」水心子正秀從審神喵爪裡接過那本本子,然後牽起源清麿的手往自己的房間方向離開。

「大變態,繼續站在這兒不累嗎?也真的難為妳耶,被大家在背後說了兩天也不作聲……」加州清光推走貓咪,送回近侍手上:「你這小鬼不是保護她嗎?任由大家在背後說了她兩天壞話竟然不聞不問,再有下次一定不會放過你!」

「嘿。」

「下次再有這種事麻煩早點說,我會想辦法轉移大家的話題。」加州清光丟下這句就走,臨走前不忘偷踢藥研藤四郎一腳當作教訓對方。

「大將,請先回去梳洗休息,這次辛苦妳了。」

「不要緊……貓晚點會有方法轉移大家的話題,不用擔心喵。」審神喵眨眨眼。

「喔?」

「一會兒就會知道。」

「好吧,那我密切期待。」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在審神喵和籠手切江聊天的時候,另一邊也快速準備妥當,只待下午茶時間的到來。 「放心呢,藥研哥哥,買玫瑰花茶和曲奇的事交給我吧,然後我一會兒會親自去邀請他們呢!」 「啊喂,把我拉進群組,但工作好像都被你這個小鬼搶走耶。」 「那請加州先生簡單裝飾我們一會兒要用的地方和桌椅嗎?」亂藤四郎的訊息轉眼出現,而且附上建議:「可愛的餐桌布、椅子要裝飾,還有放一點花,拜託呢。」 「OK,交給我吧。」兩刀分工合作,

「主人想看其他劇目?當然可以!我正擔心如果改為表演其他東西會讓主人失望,聽到主人希望有新的表演,實在非常高興!」籠手切江手裡和身邊有一堆小說和工具書,招呼審神喵坐下後簡單收拾,貓咪督見其中還有克服表演時的人群恐懼,以至戲劇治療等等書籍。 「喵?原來籠手切有打算準備其他表演?」事情順利得讓貓咪驚訝,禁不住打聽對方會有這個決定的原因。 「就如昨天所說,多少會擔心會惹來抄襲、仿傚的嫌疑。」籠手切江臉帶笑

「源先生的情況,似乎比我們想像中壞。」天保組離開後,藥研藤四郎從窗外鑽進房間,眼神異常凝重:「怕是病況越來越壞的徵兆。」 「喵,不敢肯定呢。」審神喵搖搖頭,然後回頭望向短刀:「觸景傷情,好像說得不大對,總之是受大家的話、劇情影響是有可能……不只一振刀要源當伏姬,是戳中他的痛處。不論是被水心子殺死,還是因為水心子而受到詛咒的牽連……」藥研藤四郎聞言愣住,可能反應太大,所以審神喵很自然停下等他回應。短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