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四六

「喵!今天是吃吃吃……喵?」

呼一聲,貓咪只感到身邊有一陣風掠過。

「快捉住他!」

「絕不可以放過他呢!」

「追上去!」

喵……所以??

審神喵隱約猜到原因,直至現在仍未見近侍捉自己,那,不如先去安全的地方玩。

沒錯,安全的地方。

「小藥、妍,我們一起來摺紙頭盔好嘛~~」貓咪在粟田口的房間找到兩個孩子。

「哥哥們本來說要到庭園玩。」小藥指指門外:「可是,突然全部跑出去,叫我們留在房間裡等。」

「他們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要做喵。」貓咪甩甩尾,搖搖爪:「我們留在這兒比較安全。不如,一面摺頭盔一面等他們?」

「嗯!」

當貓咪乖巧地「保護」孩子們的時間,本丸正上演一齣「殘暴」的追殺戰。

「我……我只不過加點驚嚇……大家又追着我來打,不累嗎?」

「加塞幾隻辣椒到特製的粽裡,在柏餅裡填入山葵……」近侍一件件細數「犯刀」的罪狀:「請放心,我一定會回禮。」

「哇呀!小藥研很恐怖!!」

鶴丸國永轉身就逃,眾刀劍飛身上前,可惜依然被他逃脫。

「嘖。」藥研藤四郎踹了身邊的機關一腳:「自從他和南海老師成為搭檔,每次都有新招。不管了,誰捉住他,今天的懲罸方式由他定!」

「就這樣?」亂藤四郎一愣,沒料到感受到後面的濃濃戰意。

「嘿……到時候……一定會加倍奉還!」

竟然有效。

端午嘛,傳統會有一些摔角、石仗之類表現男子氣慨的活動,今年的猫丸,全力貫徹端午的傳統,直接把鶴丸國永當成活靶來攻擊,用各種方法。

銃兵、弓兵全拿出來只是小case,陸奧守吉行連真槍都用上。審神喵決定留在房間不是沒理由,要捉住那隻鶴,不夠暴力不行,所以要比想像用上多幾倍武力。

「Mamá,外面有爆炸聲,要去看看發生甚麼事嗎?」

「不用,因為有壞刀在亂跑,所以要捉住他。」

「媽媽……我好像聽到槍聲。」

「希望有打中壞刀吧。」貓咪甩甩尾:「貓比較擔心我們的午餐呢喵。」

「吓?」

「媽媽的耳朵好像聽到有壞刀在我們的午餐裡加奇怪的東西。」

「難道是爸爸/papá?」看來某刀的信用跟某刀不相伯仲。

「這次不是爸爸壞,是鶴丸哥哥在大家的午餐裡加很多辣椒和山葵。」貓咪毫不客氣地說出鶴丸國永的「罪狀」:「爸爸正帶哥哥們教訓他。」

「灌他喝辣椒油!」

「用辣椒塞滿他的嘴巴!」

嗯,兩個小孩盡得真傳,夠狠。

一貓兩小刀靈接了一堆不同大小的紙頭盔後,貓咪突然想到好玩的事:「不如,我們接一頂紙頭盔給爸爸?」

「好!」兩個小刀靈一起舉手,小藥加一句:「那媽媽要嗎?」

貓咪指指自己的耳朵:「貓耳戴不到頭盔。」

小刀靈們聽畢大笑,連忙點頭說先摺給「爸爸」。

大概是可用的逃脫機關用完,當紙頭盔完成時,藥研藤四郎就到粟田口的大房間找他們:「果然在這兒。」

「給!」在短刀理解前,兩個小刀靈已迅速按住「爸爸」,幫他戴上紙頭盔。

「今天內要戴啊,是孩子們做親手做喵。」

「是。」藥研藤四郎摸摸頭頂,不自覺露出幸福的笑容:「呀,對了。我是找你們過去吃午飯。」

「不是被那隻鶴破壞了嗎?」

「原來大將已知情。」近侍刀笑着欠身:「多虧伊達家的刀劍早預計他會搗亂,所以留了一手。」

「喵?」

走到飯廳,在貓咪面前是令貓咪口水直流,滿滿的「巨蜆」!!

「早幾天,燭台切先生從其他本丸的刀劍打聽到現世的其中一款有趣的粽子的做法。」藥研藤四郎簡單解釋:「每隻蜆裡,都有飯和蜆肉,飯用特別的方法炒過,加上新鮮的蜆肉,保證好吃。而且……因為外型較特別,所以沒被鶴丸大嫂發現,可以逃過一劫。」

「說起來,鶴丸呢?」

「已經綁起來,大家輪流灌他辣椒水和在嘴裡塞辣椒。」

「燭台切沒說浪費食物嗎?」

「只是塞他放在粽裡的辣椒,順便要他吞掉柏餅裡的山葵。」

「哦,活該。多塞一點,剛剛孩子們也提出這個懲罰。」

「是嗎?」近侍想了想,然後笑起來並往外喊:「各位,不用對鶴丸先生客氣,『少主們』說要塞他吃辣椒!」

「得令!」大家又一次磨拳擦掌,看來鶴丸國永的懲罰仍會繼續一段時間。

活該(笑)。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表演的歌曲如貓咪所說般換了一部分,所以大家今天看得很滿足,審神喵在表演結束後立刻乖乖去梳洗更衣,而近侍刀則拿晚飯上去。明天是周末,大概他們今晚會很忙,雖然聽說最有可能是被罰完成所有工作(笑)。 夏日的夜晚比較悶熱,而且看表演時源清麿隱約感到奇怪的視線,所以半夜趁水心子正秀睡熟後悄悄溜出被窩,沒帶上任何本體在本丸裡進行調查。 縱然無法肯定視線來自誰人,甚至是否真實存在,他的目標暫時只有一個:粟田口刀

某打刀很快明白某隻貓咪會被某短刀「監視」的理由不完全在自己身上。 嗯……大家以為他們的貓咪主人在看完那個表演最後一站的初日,會乖乖上班,等待周末再看表演。沒料到…… 「喵呀!快開!快開投影呀喵!」當大家看到一隻剛回來的貓咪衝下樓,邊大步走邊叫大家幫忙:「貓買了今天,剛買!趁還有時間先看後面!」 本丸甚麼不多,極短多,而且等級不低,加上昨天東西未收起來(因為大家會看重播),所以五分鐘內完成一切,甚至

吉光之劍的話,源清麿想了幾天仍然不理解,惟有暫時放下不理,今天又是貓咪主人的偷懶日,所以打刀又看到有隻貓咪推着「不准丟車車」在本丸趴趴走。 說起來,這車是陸奧守吉行和那個南海太郎朝尊一起設計(大概拖了肥前忠廣幫忙一起製作),裡面不會有甚麼古怪吧? 「喵?清麿喵?」圓圓的審神喵推着車車往源清麿走去再探出頭:「本體……沒換回來嗎喵?」 「水心子很關心我,相信不可能換回來。」源清麿搖搖頭:「除非主人派我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