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六六

意外地,琉球食物的「攻勢」並未因為宴會結束而完結,反而有更「嚴重」的趨勢。今天清早,貓咪仍在本丸裡死賴着不想出門上班時,看到歌仙兼定望着剛送來的食材發愁。

「喵,這不是冬瓜嗎?」審神喵上前拍拍摸摸:「很多!很新鮮呢喵!又可以煮很多菜式,歌仙不是應該覺得高興才對嗎?」

「菜式方面,相信燭台切大人會有他的想法。」歌仙兼定搖搖頭:「其中一部分冬瓜原本打算宴會那天用,可是因為万屋那邊預收訂單過多,我們剛好是最後一張單,結果只能送其中一部分到本丸。」

「所以?」那應該只送剩餘部分耶,可是,眼前是一滿滿手推車的冬瓜,要像平日那樣煮來吃,要吃上幾天甚至一星期。

「因為那天有優惠,而且聽北谷君說,冬瓜在夏天食用,比其他日子食用,對身體好處更多。」看到送貨所以過來看的燭台切光忠低頭苦笑,細心查看送貨單:「變成毫不帥氣的情況呢,万屋為周末的事表歉意,另外送上一批當賠禮。我比較希望他們可以退點現金,或者附優惠券。哈,話題越來越小氣,抱歉。」

「沒事沒事。」貓搖爪擺尾,努力表示自己不在意:「反正能放幾天,慢慢吃也沒關係。」

「我比較希望大家能吃上新鮮的食物。」燭台切光忠兩手各按住後腰:「加上最近因為瘟疫關係,我們大多預購一星期的基本食材。每天只需額外在農地收割和跟其他本丸的燭台切光忠或者其他刀劍交換。」

換句話說,這星期很難完全消耗這堆。

「呀!貓有辦法!」貓咪舉爪+尾:「可以做冬瓜茶,煮成磚可以保存,之後連隊戰大家可以帶出去……喵呀!」

近侍刀如常扛貓,準備拎出門再丟。

「貓回到公司會傳食譜給你~~~~先去買很多很多黑糖~~~~~」

「上班時不准玩電話!」短刀用力丟貓。

「你又不是貓的老闆~~~~~」貓叫聲越來越遠。

「但我是大將的近侍!」藥研藤四郎向幫忙開門的巴形薙刀點頭致意,然後關上大門:「大將越來越過份。無論現世還是這邊,工作要專心是常識。」

廚房組面面相覷,心忖是否要打消做新「菜式」的念頭。

「請各位去準備黑糖。」近侍走過去,不掩飾自己無奈的表情:「那隻貓,不,大將會聽我說就不是大將。相信很快她會傳食譜回來。」

「很多很多……代表多少?」

好問題。

燭台切光忠的反問,令全場刀劍沉默。

不大懂煮飯的人,不會明白烹飪是一門藝術,份量不是隨意就好。況且,就算要隨意,亦要先了解烹調方法、需要的「結果」,才能自行調節份量。

短刀再嘆一口氣。

「沒關係。」意識到剛才的問題令大家為難,燭台切光忠微笑為大家提出一個簡單的解決方法:「黑糖可以儲存一段時間,而且最近天氣熱,以往會做刨冰、水信玄餅等等會用上黑糖調味的甜品。相信多買一點亦無妨,日後定必可以用上。」

「那麻煩燭台切先生。」

「請放心交到我身上。」簡單點頭後,太刀回去叫上太鼓鐘貞宗和小豆長光一起出門買黑糖。

幸好,份量比想像中早到手。有隻「貓咪」因為怕短刀的嘮叨,所以直接將食譜用訊息傳送給燭台切光忠。製法、份量(比例)齊全,而且在前往万屋途中已到收到。因此,之前擔心的問題亦迎刃而解。

甚麼回來後告知近侍大人,令他生氣的事就暫時不提。

去皮去籽再切碎,然後混入糖等冬瓜「融化」,最後要熬煮至可以自行凝固狀態(按:「茶」的狀態已可以喝)。

製作指導比想像中少和短,但預定製作時間比想像中長和吃力。另外,意外地附上這道「茶」的歷史和「藥用價值」,一如貓咪主人所言,是很適合在海邊連隊戰時,給予出陣的隊員作為消暑解渴和補充能量的飲品。

「主人傳的文件有細分過濾和不過濾。」歌仙兼定自今早聽到主人的「預告」後,多少對那飲品感好奇:「為求風雅,過濾清澈是必須。若然要適合出陣使用飲用……」

「不過濾會較有飽腹感。每次要應付連隊戰,大家很快筋疲力竭,而且很快感肚餓,影響戰鬥。」

需要的「成果」很快決定下來,擅長製作甜品的小豆長光自薦接手熬煮的工作,而燭台切光忠則負責分配這幾天和煮茶用的冬瓜。

「喵?」下班回來的貓咪,輕易被近侍刀手裡的杯「釣」起來:「給貓!貓想喝!貓想喝!」

茶和茶磚都順利完成,據說因為份量多,所以需要小豆長光和次郎太刀輪流翻動「茶」,等它慢慢變成所需的濃度。

茶的部分最快完成,分了一大鍋給大家品嚐,聽到有新款的「茶」,鶯丸開心地試飲。雖然評語是「比想像中甜」,但結果是連大包平那杯也搶了一半去喝,看來頗得他的歡心。

「利用糖的特性,讓所有精華成為易於儲藏的『磚塊』。」燭台切光忠道出心得:「人類對飲食的心思,仍然有很多值得學習之處。」

看大家搶着喝的模樣,相信今早苦惱的冬瓜過多事,很快會成為擔心冬瓜不足。

改天向近侍大人建議補貨,夏日炎炎,相比內含多種看不懂的化學物質的汽水,簡單、親手製作的消暑茶,更適合大家的身體和富含製作者的心意。

多做幾次,順道改良成適合大家味道,應是一個不錯的挑戰。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