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二二七

只會作死一次不叫審神喵。

不過,連續作死嘛……又的確很少見。

「喵~~~次郎、日本號也在呢~~~」剛踏進本丸的貓咪用力揮爪:「貓有好東西,要給你們試試……喵?」

貓咪的尾巴被拽住。

「昨天拿首飾回來,今天又是甚麼違禁品?」近侍刀挑眉:「請老實回答呢,大將。」

「哇呀!」有貓炸毛,然後努力保護自己的手袋:「不要!不要搶呀喵!」

要抵抗滿等極短的「攻擊」,就算以猫丸裡其他極短來說也不易,所以嘛,短刀成功從貓咪的手袋裡「繳獲」兩瓶酒:「喲,我記得有叫過大將少喝酒。妳酒醉會多可怕,要我提醒嗎?大將。」

「貓是買回來給他們試,方便日後做調酒呀喵~~~」貓咪奮力想搶回兩瓶酒,但極短的機動不是一隻笨貓咪可以及得上。

「給我們試?」日本號很順手就搶走兩瓶酒,現在換藥研藤四郎要搶,可惜,不夠高。

「嗯!」

「我好像聽到夫人買了酒回來……」不知何時開始,大般若長光站在附近:「相信夫人不會介意讓我一嚐……」

啪!叩!噗噗!啪!

大般若長光重傷。

「藥研,出手太重呢喵。」

「有嗎?我認為不夠。」有刀再補踩幾腳。

「一血……要送去手入室呢喵。」

「沒空。」

「哦。」自己的短刀要吃醋沒人能阻,反正那傢伙是活該就由他躺一會。

「喂,不要打擾主上。」被吵鬧引來的壓切長谷部意圖維持秩序:「你該不會要主上替你買酒吧?」

「不是啦,是那隻貓咪主動買回來要我們想辦法做出來。」日本號把酒遞給伴侶看:「剛剛瞄瞄成份,不是我杯茶,但相信你會喜歡,回頭分你一口試試。」

「嗯。」

想試的刀還是意料之外地增加呢。

「喵……日本號果然很清楚長谷部的喜好……」貓咪咕噥幾聲:「貓當然知這種調酒不合日本號喵,但懂調酒就只有你的次郎。」

「主人看得起人家的品味,惟有加油呢~~」次郎太刀正招小豆長光過去:「似乎是很適合甜品的酒呢,一會兒一起試好嘛?」

喵,又多一個。

「是,是,適合下午茶用。」有貓好像已眼神死:「因為原本是用來模仿一種現世的飲品,通常配早餐或者下午茶……西點類都可以喵。正常版是檸檬、糖和茶沖泡而成喵。」

「我好像聽到有茶……」鶯丸的機動,在「茶」的事上面,絕對有極短的速度,現在其中一瓶酒傳到他手上:「真的有茶呢~~主殿,請問可以試試嗎?」

「貓的酒……」兩小瓶的酒,越來越多的刀劍……有貓想哭。

「鶯,別亂喝東西!」

大包平的咆哮雖然很失禮,但貓咪贊成,少一張嘴就是少一張嘴。

「大包平,你的意思不會是主殿亂買有毒的東西毒害大家嘛?」鶯丸斜眼輕笑,然後勾上大包平的下巴:「噯,胡思亂想是笨蛋所為,而且對主殿不敬。」

「……你才是笨蛋。」

唉……想喝的刀劍確定+1。

「哈哈哈,好像聽到小姑娘買了有趣的茶,老人家想試試。」

「喂,三日月……」

「一起來嘛,小狐?」三日月宗近甜笑:「還是小狐任由我試毒?」

「……是。」

「我過去。」

「貓的酒……貓的酒……」有貓快哭出……不,已經哭出來了:「會不夠分呀喵……貓的份會沒呀……嗚哇……」

全場愕然。

「雖然不是名貴的……的酒……」有貓哭哭啼啼,爪子擦眼淚:「但……買給全部人會……不夠錢……嗚……而且……想喝大家……大家調的……一定更好喝……」

被嚇壞的刀劍男士立刻圍住貓咪主君,逗笑、給零食、BL福利等等,只望她回復笑容。

最後,由短刀帶她回房間梳洗冷靜,答應一堆事,然後吃完晚飯在小酒吧(其實就是小茶室的後方)裡「鄭重」地打開那兩瓶酒分給剛才的「所有人」。

不得不配服長船家的應變能力,弄哭貓咪主君的事就算以極短的夜間機動傳遍本丸,也得由靈活的腦筋去處理。多得他們重視各種餐桌、宴會的「禮節」,所以立刻為他們合適的小巧又精緻的玻璃酒杯。

尺寸和清酒杯相若,不過形狀偏方形,上面有精巧的雕花。

順帶一提,在座的刀劍,好幾振頭頂都頂着一個或以上的腫包(被代打)。嘿,弄哭貓咪的下場嘛。

「哈哈哈,美酒配上工匠精心巧製的酒杯,甚好甚好。」

「不好意思,這些不過是在万屋買回來的玻璃杯,讓三日月大人見笑。」

三日月宗近的笑容沒太大改變,哈哈哈幾聲就算完場。

「喵,大家一起試!」小小的杯子,令那兩瓶不算多的酒能分給每一個人還有一丁點剩(嗯,因為有貓哭,所以今天貓有份喝),大家喊了聲乾杯就一起喝,大部分刀劍都是細味,而有貓喝了爪上那杯後,還想伸爪自己斟。

啪!

「妳明天要上班,不准再喝。」

「藥研……」

「想喝等他們研究完再說。」短刀維持按住貓爪的姿勢:「我已看過成份表,多少有合成的物質,要喝就等他們調整的天然調酒。」

「是……」貓咪立刻轉向調酒組:「有辦法嗎?有辦法嗎?」

「人家正在試味,主人太焦急呢~~~」次郎太刀甜笑:「酸甜中帶有橘子的香氣,感覺得適合女性或較年輕的刀劍。」

「配甜品很適合。」小豆長光認同。

「果然是太小孩子的酒。」日本號大笑:「不過嘛,很有趣,比之前在酒舖,哄小孩子喝的果汁酒多幾分成人的苦澀味,到底來自甚麼東西?」

「有部分是來自品質較一般的茶……」鶯丸細意品嘗,反倒他身邊的大包平一口乾很嗆到:「嘻,大包平太焦急,很有趣。」

「咳……還是要取笑我!」大包平回嗆:「這叫有趣?」

「的確有趣……」喝了一點酒,酒量不算很好的太刀抬頭,緋紅的臉頰令原先在生氣的太刀臉紅,鶯丸故意「挑逗」對方:「噯呀,大包平生氣嗎?來,轉回來看着我……」

嗯,有刀醉……好的,也算是醉倒。

讓大包平徹底閉嘴後,鶯丸繼續評價:「茶葉……我有辦法找到合適的品種去配合,其中一部分的苦澀味,我猜是來自檸檬。」

「有可能呢喵。」雖然不大滿足,但喝上一點酒,總叫貓咪心情輕快:「貓記得以前在現世喝過用整個檸檬做的果汁,也有類似的味道……說起來,提起檸檬,貓還有一個適合小孩子喝,不含酒精的蜜漬檸檬的飲品連好吃的檸檬版本的『菜譜』喵。」

「請主人多多指教。」聽到「適合小孩子」,小豆長光立刻拿出筆記本希望記下。

「今天先試這個,貓的美味飲品就拜託你們啊。」審神喵再一次想偷酒喝,這次藥研藤四郎沒阻止,次郎太刀給她倒上半杯,然後以「要多嚐一點方便記住去做調酒」為由,拒絕為她再添。

喵,算了,不如期待他們的作品,對嗎?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