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八四

「主人,新年快樂!!」一如所料,時間一到,一堆刀劍就衝過來向貓咪要御年玉,當然,已過了幾年,早已習慣當這場合的護身刀的藥研藤四郎,亦一如往常做法,為審神喵擋下眾刀,同時喝令大家排隊,而且……宣告相同的事:

「大將和我的孩子沒拿到前,其他人都不准拿!」

「哈哈哈,請問我家的小女孩算嗎?」三日月宗近推小小的剪刀靈到貓咪和近侍刀面前。

藥研藤四郎萬萬也想不到今年有此一着。或者說,「今年」第一次派發時,當事人那時正萬千寵愛在一身,所以無需參與「群毆」,不過,今次嘛……

怎樣回答,好像都有問題。

「記得,我家的小女孩的顯現,和兩位少主相同。」三日月宗近明顯在挑釁,嗯,說「捉弄」比較合適:「相信我們的近、侍、大、人,一定已有自己的想法,哈哈哈,太好呢,太好呢。」

藥研藤四郎眼角瞄瞄貓咪,可是有貓只顧喝茶,不打算救他。

「那……等等!!」短刀不想被太刀胡混過去,勉強擠出一個分別:「猫小姐是三条家的刀,要說的話……是大將召喚而來,我們相似。」

「近侍大人的意思,是我們也算是主殿的孩子?」三日月宗近哈哈哈三聲後,掩嘴望向呆住的近侍:「有趣,有趣。」

「笨蛋,喵。」審神喵毫不留情補刀。

「所以,我們都可以叫主上大人做母親大人嗎?」今劍來參一腳,被石切丸以違反機動的速度掩住嘴巴。

「喵,沒事,貓不會再做之前的事呢。」審神喵甩甩尾,然後合爪向石切丸點頭道歉:「抱歉,那次肯定嚇壞你和青江。」

「不要緊……」

「那好像不是『不要緊』的事呢,我的御神刀大人。」笑面青江輕輕拉開貌似越來越用力的手,「釋放」今劍:「除非我的御前大人有那個意思。」

石切丸臉紅,完全石化無法作聲。

「那個……還是先派御年玉……」藥研藤四郎知道要立刻制止貓咪的腦補,否則嘛,她很有可能當眾做出奇怪的事,像,「又」把笑面青江變成女性,「實現」他們的「願望」。沒料到低頭一看:「咦??」

貓咪因為自己的護身刀的聲音而回頭,先愣了半秒,然後笑起來:「我們的孩子果然是好孩子呢喵。」

小藥和妍一起讓猫站在他們的前面,暗示要讓她先拿。

「好朋友,要優先。」

「嗯!」

問題解決呢,幸好有好孩子(開心)。

只是,另一波很快又起。

「喵喵喵!」分發爪裡的御年玉後,有貓似乎意猶未盡,又從懷裡出一封特大版:「和之前一樣,二月不但是舊曆新年,也是現世一個重要節日出現的月份,為了讓大家『預習』,那一對……唔唔唔……」

極短的機動絕對不可少看。藥研藤四郎成功在審神喵開口提出過份要求前,用手緊緊封住她的嘴。

「親親!!」不好意思,本丸的腐女可不只一個,防得了貓,防不了孩子。

一隻雪白的手舉起和議,手裡拿着一份看來份量不少的御年玉。

呀,今年連女鬼也防不了呢。

(刪除)猫丸的女士們都是腐女。(/刪除)

「這種無聊的比賽要禁止!」近侍抱着最後的一線希望可以制止鬧劇,但旋即被不只一個弟弟罵不懂情趣、剝奪主上喜好是大不敬等等,結果自然變成啾啾啾直播(這一次,妍因為知道要找「媽媽」保護,所以沒刀敢過去搶刀,所以可以看現場),優勝者是上次那對。

「下次不作聲親過來,小心我的拳頭。」

「哦。」

「兩封御年玉都是我的!」

「喔。」

「說句話要死嗎?」

「不。」

「那就好好說話!」

啾。

「喂!」拳頭往對方的臉招呼,可惜被輕易擋下:「可惡呀!」

「今年有兩份,所以親兩次。」

「你這個偽物!」

「我們……還是不要妨礙他們親熱呢喵……」此話出自腐喵之口一定有古怪,不過沒刀反對。

被捲進山姥切X2的日常裡,即使BL滿滿,也是保命要緊。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