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三七三

「喵……」有貓終於忍不住爆發:「再有下次,以後!是以後!本丸裡不准再出現咖啡!!!」


「……是。」


如果是一晚,貓咪大概會忍住,連續幾晚都有刀喝了咖啡亂跑亂跳,或者瘋狂訓練,令她無法好好睡覺,生氣,是正常不過的事。


有警告過啊,但無效。


「今天不用丟,貓現在出門。」有貓氣得記得去上班:「交換所要換甚麼待貓回來再想,而且,貓會先想如何殺鶴警刀!」


「是。」


近侍不求情不是因為「殺鶴」是公事,而是他也想「折」他。


第一晚,有鶴因為沒機會抽獎,所以半夜在外面亂跑,說要製造驚嚇讓大家見識。


第二、第三晚,不知那隻鶴用甚麼方法,哄了粟田口的不知哪振短刀(也不挑除是某脇差),如願得到至少一包即溶咖啡粉。為了貫徹「驚嚇」精神,他故意留待晚上才泡成特濃來喝。結果?當然是「如他所願」地整晚精力充沛,要找地方發洩。結果不但吵醒貓咪,昨晚連小刀靈們都被吵醒,藥研藤四郎沒有在那刻「處決」他,只是給他大哥主動要所有兄弟出動捉拿「犯人」的面子。


「大將有令。」送貓咪出門後,近侍立刻轉身吩咐:「捉住鶴丸國永困好,待大將回來處置!!」


「遵命!!」連續被打擾幾晚的刀劍磨拳擦掌,恨不得把鶴丸國永碎屍萬段。


出乎他們意料,有貓提早回來。她回來的時候,鶴丸國永剛「被捕」困在鳥籠內,等待臨時牢房完成以便連鶴帶籠地鎖在裡面。


「大將,是否身體不適??」現在沒空理會那隻壞鶴,藥研藤四郎立刻確認貓咪的身體狀態。


「沒事,沒事喵。」審神喵一面說,一面走向那個改裝中的房間:「只是上星期和現世的同事們吃午飯的商場裡,出現確診者。雖然不是餐廳裡,但變成要接受檢驗……哇!等等,藥研!!貓沒事!貓自己會走!!」


「不准!」藥研藤四郎扛起貓咪:「未有報告前,妳需要隔離!!」


「吓?!」


「安全起見!!」


「貓要懲罰鶴丸呀喵!!」


「已捉住他,大將要何時處置他也可以。」


貓咪被帶回房間梳洗,近侍很快帶同審神喵的「命令」下樓:「大將下令,在牢房完成前,要用這方法綁起和困住鶴丸國永。」


只用鳥籠並不足夠,貓咪要求把白色太刀先用繩綑綁,手要戴上貓爪形,質地堅硬無法做任何動作的手套,然後再固定手套在身上以免掉落,接下來捲上被單,再在外面綁一次。


「虐刀呀!!小藥研竟然不打算手下留情,不怕你大哥心痛嗎?」


「很抱歉。」一期一振怒視伴侶:「吵醒弟弟們和少主們,這種懲罰在我眼裡已是仁慈。」


「大家請幫忙儘快完成囚室!!」藥研藤四郎說出下一道「命令」:「大將說,今晚不准鶴丸大人吃飯。」


「好!!」眾刀拍掌叫好,看來是「眾望所歸」(笑)。


活該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