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O三‧五

果然,有刀說到就會去做。

做不做到嘛,要等等結果,暫時未知道。


審神喵為了看好戲,有主動去暫時遏止本丸裡「討伐」加州清光的聲音和行動。自加州清光在他的社交帳號貼出和審神喵用同一套美甲貼的照片的一刻起,本丸就被這消息「撼動」。啊……請不要懷疑「一刻」這個形容時間的字眼,雖然加州清光只是打算貼在他的社交帳號裡,沒有傳送到本丸的群組,但是嘛,設定本丸裡的人都可以看的結果就是在發出的同一時間被有把他的帳號加了優先通知的亂藤四郎看到。


嗯嗯,原本他只是為了方便更快追蹤美容、潮流消息(這一點,加州清光有時候會比他那個超高等級的極短還快),沒想到今天卻跟上了「大事」。


截圖下秒已在本丸群組出現(沒錯,亂藤四郎用截圖以防有刀刪掉),還@藥研藤四郎令多少有關注他的織田組(included 主控壓切長谷部)看到,之後半秒就是壓切長谷部在樓下大暴怒讓全本丸,包括巴形薙刀在內知道……


一個完全沒救的情況。


「喲,看來有個不知好歹的小子,趁我和孩子們出門時騷擾大將。」藥研藤四郎作了一個具主權(?)效力的回覆,當時加州清光還在審神喵的房間,對着正等看好戲的貓咪,所以不得不下「戰書」:「你這個小鬼還敢說?我正等你回來教訓你,竟然沒照顧好大家的主人!」


為令說話更具說服力,加州清光在群組中一一細數貓咪主人的情況,像指甲沒有細心修剪圓滑的弧度、部分指甲邊緣凹凸不平、指甲長短不一沒細心修好,更重要是雙爪乾燥,已開始看到皮膚快要龜裂。


再附加一句:「指甲那個小鬼沒弄出來,所以不知道還勉強說得過去,正常每天會拖的手乾燥得要死也不知道?是要大變態,不,主人的手受傷捱痛嗎?」


「……清光,藥研很久沒認真地牽貓的爪呢喵。」


加州清光那句後已有不少刀劍替審神喵不值,貓咪的回覆一出,群組幾近暴動,大家都支持初始刀向「這個虐待主人的近侍」挑戰,兩刀對戰一事已騎虎難下。


那個嘛,不是沒人阻止,源清麿有嘗試調停,但下秒卻因為水心子正秀支持要盡心照顧主人而轉軚支持初始刀教訓近侍。


這一次,即使博多藤四郎在群組裡開賭要大家買誰贏也沒刀阻止,一期一振還下注買加州清光勝。


現在,他們在道場對峙,審神喵坐在最好的觀戰位置,和孩子們一起嚼着薯片等看戲。呀,其他刀劍也是在四周圍觀,分別只在他們手裡的零食是甚麼。


「小子口氣挺大,竟敢挑戰我。」藥研藤四郎好整以暇地笑道。

「我只是替主人行道,教訓你這個不懂憐香惜玉的小鬼。」加州清光在氣勢上沒輸短刀半分。


「喵,他們已對望、鬥嘴快半小時,要打沒?」審神喵一面說,一面咔嚓咔嚓地嚼薯片。一旁的妍一再伸手去拿,沒多久便又吃光一包。貓咪搖搖空了的薯片袋,然後又拿出一包魚乾花生:「看戲果然是吃花生才正宗喵。」


「媽媽……妹妹……一會兒要吃飯……」一直很乖沒吃上幾塊的小藥好心提醒她們,可惜很快被駁回:「他們不打完怎可以停止吃,喵?」


「呃……」說不過媽媽,小藥惟有轉向爸爸處大聲喊:「爸爸加油!」


「呵,好孩子。」藥研藤四郎滿意地笑,可惜下秒卻聽到:「啊……清光哥哥加油!打倒壞papá,一定要!」


「等等……妍……」在短刀大驚回頭時,加州清光嘴角勾起一抹奸笑:「嘛,有破綻呢!」


有刀一秒被打趴,被壓在地上的藥研藤四郎抬頭抗議:「還未說開始!」


有刀和應:「呀……主人不可以這樣不公平呀!加州大人使詐啦!」


「主殿……在加州殿和藥研走到中央時已宣布開始。」一期一振一句話毀去博多藤四郎的希望,並且補刀:「請博多記得支付大家的賭金,我那份也要。」


「一期哥哥……」博多藤四郎大哭,難得成功開賭,可惜做莊家的他要大大虧本實在是一件大慘事,在場部分刀劍看到短刀在哭,即使明知是他活該也忍不住說錢是要給,但可以慢慢來,御手杵甚至說願意去打工賺錢去替師父還債。


「大家寧願關心博多也不管我?」還在地上未起來的藥研藤四郎愕然地望看博多藤四郎的方向,馬上得到「報應」:「吶,你是活該呢,笨蛋又不細心的藥研哥哥,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不好好照顧主人。」


「吓?」


「這次既然是笨蛋藥研哥哥打輸,勉強可以放過你一次。」亂藤四郎毫不客氣叉起腰道:「吶,再有下次無論是否打輸,大家也不會放過藥研哥哥呢!」


「……我是不是要說多謝?」藥研藤四郎的腦袋無法轉過來,呃,轉過來了,他找到亂藤四郎的說話中的奇怪處:「亂……你的意思似乎是我打贏後會繼續被打。」


「對喔。」亂藤四郎這句話充滿笑意,平日會勸止他的浦島虎徹這次也搖搖頭,開口撐亂藤四郎:「近侍大人,這次是你不對呢,照顧主人是重要事,不可以輕忽啊!」


除了答應以後會加倍注意外,藥研藤四郎再找不到其他適合的答案,要是不想再被打的話。


一切圓滿解決,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四 「青江,還好嗎?」看到笑面青江臉上的表情比出門前繃緊,石切丸迅即(以他的標準)上前關心對方。 「嗯,不過是差點被教訓呢。要說嘛……對手實力不足,不可能做出甚麼呢。」 「不用逞強,青江。相信你記得在我面前沒用。」 「……嘻……都被看得一清二楚,那請問我的御神刀大人有甚麼想法?」笑面青江勉強一笑,表情很快塌下成略帶失落的模樣:「無法問出更多,實在失算……」 「相信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三 「你剛才是否故意阻撓?」笑面青江送飯到蜂須賀虎徹的房間,還未進門便遭受長曾禰虎徹厲聲質問:「我們新選組的事,不到外人插手!」 「你這個贗品,笑面大人好心送飯來,你卻以怨報德,實在非常無禮!」蜂須賀虎徹「不愉快」的表情「完美地」畫在臉上,不過他現在的「首要」「任務」是控制長曾禰虎徹,以免失禮人前。 「蜂須賀,那是我們新選組的事!」 「你的意思是指我只是一個外人嗎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二 水心子正秀離開房間後,一再擔心地回頭,當他瞄到亂藤四郎握住源清麿,而他的妻子的眼神瞬間放鬆的時候,他明白現在回去只會壞事。 或者,要先找浦島虎徹…… 「上面,上面呢!」 唔? 水心子正秀聽到附近有聲音響起,但一時間無法確認位置,只能四周張望。 「都說是上面,上面呀!」水心子正秀循着聲音的方向抬頭,赫然看見他要找的刀劍在樹上踢着腳,然後朝他大幅度地揮手,示意他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