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一‧五


就是說過嘛,哭的人永遠不會是伊達組,因為沒貓也沒刀敢得罪他們。


在新人來之前的時間,本丸當然有不同的事發生,不過,先說完新人到來的事再談其他吧。異去開放的第一天,審神者論壇 的先發組已回傳各種哀號,戰場的視野和以前完全不同,而且敵人遠遠比平常相關戰場所遇到的強大,或者當日直播中所展示的強大,讓派出的部隊重傷而回,所以,審神喵一回去便派本丸最強的極短隊出陣。


喵?敵人很強?有這回事嗎?


總之嘛,就是有隻貓咪開開心心、輕輕鬆鬆地「指揮」刀劍男士們衝鋒陷陣去完成第一天頭三個燈籠。


呀,順便,原來未來的新人會自我介紹,他真的是火車切。(刪)就是那個大俱利伽羅的弟弟。(/刪)


沒想到,難關在後面。


「甚麼?」看到價錢後,大叫出聲的是本丸的財政大臣:「五百?!五百一個燈籠,不是搶錢嗎?」


「喵……」有貓雖然很想說類似乎的話,但她感受到可怕的殺氣。


一直在旁邊等待消息和戰報的伊達的某刀,散發很明顯的不滿,呀……不只是某刀。


「看來,讓主人看到不帥的一面,可是,小伽羅的家人不應該用錢去衡量。」

「難得小伽羅有兄弟,很想看看小伽羅當哥哥的模樣,一定很帥!」

「實在是嚇倒我呢,不會是在主殿的心目中,小判的價值超過伽羅坊的家人吧?」


「喵……貓……甚麼也沒說。」可憐的貓咪把委屈發洩在小判身上:「喵!再出發,再去呀再去呀喵!」


「主人……小判呀……既然是常駐的戰區,不可以過於浪費小判……」博多藤四郎顧不上甚麼禮儀,撲上去想拉住審神喵的爪,可惜還沒撲上去已被藥研藤四郎押倒:「不准碰我的貓咪。」「但小判……」「那要看大將的意思。」「藥研哥哥收了主人的禮物,當然只幫主人……」


嗯嗯,沒錯,在狐之助投影式(因為牠真的非常怕擼至他掉毛的審神喵)主持初次教學中所製物的寶物,審神喵已轉送給近侍=藥研藤四郎,而且已說好會送給他,希望可以用至刻上他的名字。


由此說來,博多藤四郎的「指控」某程度算是成立。


「啊喂。」藥研藤四郎對弟弟的反抗雖說是意料之內,但理由有點出乎他意料,他愣了愣後,壓低聲音在他耳邊問:「喂,博多,麻煩你看看那邊……」


眼神示意的方向,是等待答覆的伊達組。


「如果博多希望由今天的晚飯起,我們的配菜只剩下納豆,你可以繼續反對。」「那個……晚飯不是已準備了嗎?」「你敢賭試試?」


博多藤四郎馬上敗陣,立刻批准審神喵可以往500次交戰的高速進發。


要每餐吃納豆,就算有其他餸菜也無法彌補味覺受到「破壞」的損失,何況很大機會只有納豆,沒其他東西耶。


「感謝主人協助。」燭台切光忠從博多藤四郎的反應中得知結果:「我們代小伽羅感謝主人。」


「喲嗬~~要去準備大餐啦!」太鼓鐘貞宗拍拍手改變一下現場氣氛:「為了小伽羅的家人,我們這幾天會加油準備好吃的飯菜……博多,這是甚麼表情?」


「哈,請放心,我們不會要求增加伙食開支的預算。」燭台切光忠猜出博多藤四郎的心事:「不過,之後的歡迎宴會便拜託了。」


博多藤四郎被會心一擊,現已重傷。


雖然不像其他真‧守護猩的審神者那樣,只用一、兩天便帶火車切回本丸,但審神喵還是在周末迎來新人。


「喵!大俱利的家人,果然長得很一家人呢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