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二二‧七


在「治療」開始前,水心子正秀再三確認他能否待在源清麿身邊,得到肯定的答案後,總算心安理得蹲在他身旁。


不過,治療並不順利。和水心子正秀可以自然地洗牌、派牌不同,源清麿似是受情緒影響,一直無法拿穩手上的牌組,不只一次噴出一堆牌。之後,他嘗試放牌到桌上「洗」,但仍然不只一次地甩飛卡牌到地上。


「如果是一張,我會說有它的意思,但。」姬鶴一文字按住在他附近的牌作制止,然後,慢慢疊回所有卡牌:「換一個方式,你的心仍然很亂,這並非一個適合治療的狀態。」


姬鶴一文字把他最初用來「下藥」的木盒放到源清麿面前打開,從裏面抽出一瓶,着管家桑換上新的熱茶後滴了一滴進去,在放回的同時拿走最初他要大家一起喝的那瓶「藥」:「我不贊成在『治療』前用藥,但我相信要『啟動』你的『治療』,靈活應對有它的必要,請用。」


喝下「藥」,依姬鶴一文字的要求深呼吸、感受自身的存在,然後望向面前的那盒「藥」。


「請在裏面挑選你最有興趣的瓶子出來。」姬鶴一文字提出一個聽起來很簡單的指令,聽到源清麿說他對事物沒有特別「興趣」時後改口:「那請隨意取出感覺上會適合你幾瓶便可以。不需要理由,只需要感覺……或者,說是『隨』你的『意』思便可,數量亦是。」


拿起,放到一旁,沒有任何特別的要求,甚至拿起看看再放回再取另一瓶也沒關係。瓶身上的字眼雖然是不同「媒介」的名字,但在不知道內裏意義的時候,「挑選」不會構成任何壓力。


姬鶴一文字從卡牌中抽出相應的牌,依次放到源清麿的面前。在看到圖片的一刻,源清麿已感受到一份莫名的感觸,當他翻到背後看到對應的文字的一刻,眼淚不自覺地滑下:


「讓自本源的起業力流走」

「我肯定會開始一個全新的我,會讓自己看到一個純淨的真我」

「無論如何困難,我都會深愛自身,即使現在的一切是由自己『創造』而來,我仍深愛自己」


「來,跟着唸一次……」姬鶴一文字低聲請源清麿繼續「療程」,第一句說話剛道出、卡牌碰上他的下巴的一刻他已哭成淚人。


一張又一張的反覆感受、咀嚼文字裡的深意,源清麿感受到深植的內心、靈識深處的傷口露出,然後得到細心、溫柔的清洗、包紮,縱然並非神奇得像是咒術般讓「它們」立刻癒合,但那種終於「被理解」、「被接納」等等的感覺叫源清麿感動;不再是一句「成為刀劍男士已是『轉世』,不應再受刀匠的『業』影響」,或者「錯的人是傷害你的人」那些很合理,但距離他那份無法言明的感受、痛苦仍是遙遠的安慰說話。


「有點意外的療劑,但非常適合,做得很好。」姬鶴一文字難得溫柔地笑:「是配藥的時間呢。」


姬鶴一文字讓源清麿繼續感受牌組,取回木盒,拿出剛剛和水心子正秀抽牌相應的「藥」,以及已被拿出而未收回的藥,分別滴進另外已有液體的瓶裏:「裏面是純水和烈酒,酒的比例不算高,若有疑慮我可以嘗試找其他方法調藥。」


「請為清麿調沒酒精……」「就這樣便可以。」

「清麿!」


「我不是過敏,而且……」源清麿依依不捨地把正在用的牌移離胸口:「心情改善很多……相信藥會更有效。」


「一定。」姬鶴一文字點頭,簡單交待「藥」的用法:「它們不算正規的藥,但因為付喪神對能量較易感知,所以學習用此法治療有需要的同伴。另外,我會配一份你們剛才用過的急救藥,至於你們專屬的藥,請問瓶身希望我怎樣註明?寫上你們在治療時的代號,還是用你們的『名字』?」


「名字已可,既然已見面……用名字相稱也可以。」源清麿的臉上已是平靜、柔和,而且真誠的笑容:「謝謝你,姬鶴大人。先前失禮之處請你見諒。」


「我不至於會記恨受傷的人。」姬鶴一文字開始收拾東西:「以後有事可以讓你們那邊的我的同體,或者其他一文字的人……不過,御前的話……拜託可免則免。」


「我不大喜歡故作親熱,總把『姬醬』掛在嘴邊的人。還有,藥不用客氣,每人三瓶,之後再回診。錢不用擔心,那個自稱老爺爺的會好好付,而且我不打算跟他們客氣。」


「要回去了,下次見。請不要想着不回診。」


「是,謝謝你!」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 天保組這次的假期,遠遠比他們所猜想的輕鬆、熱鬧。 嗯,沒錯,熱鬧。 原以為會像以前那樣,一文字則宗只會「贊助」他們兩刀出門。會有此安排,一方面是為了可以在外面休息,不用擔心本丸的事務,另一方面可以迴避審神喵的「監管」請「外人」為他們治療。即使源清麿有向主人稟報他的狀況,以及提及治療師的事,但不受本丸之主的「關心」和「注視」下的治療,某程度是必要。 理由很充份,對嘛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