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四


有隻貓咪在發抖。


不過,她是活該。長船刀派的後家兼光在平安夜那天接回本丸,依照慣例是會有歡迎宴會。可是嘛……


十二月二十四日是平安夜,那天有宴會。

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是聖誕節,大家繼續慶祝。

十二月二十六日是拆禮物日,短刀們都只顧去玩。

之後是貓咪上班沒空辦宴會。

再接下來的周末,大家正準備除夕的宴會、新年的最後裝飾、打掃,沒空。

星期日是除夕,是一個幾乎有貓咪出逃的宴會。

然後又是一月一日新年。


延遲了超過一星期,當燭台切光忠聽到這個周末、周日兩天都要看兩場表演,會影響午飯+晚飯的時間時,臉色有多黑……嗯,比審神喵專用的南部鐵器茶壺還黑時,連貓咪都會發抖。


「請問,我們家的後家是否不會有歡迎宴會?若是我們家的人做了甚麼得罪主人,讓本丸蒙羞的事,令主人有所顧慮,還請主人明言。」黑色的太刀配上陰沉下來的臉,要多恐怖有多恐怖。平日很會護貓的近侍?不好意思,難得他眼中的敵人在嚇貓,他可是樂得倚在一邊看戲,只差沒拿出零食、花生出來邊吃邊看。


「有……有有有……喵喵喵喵……」某隻貓咪開始語無倫次,幾經艱苦勉強擠出幾個字:「五……對對對,星期五……」她第一次慶幸有提早告知燭台切光忠周末的安排,否則連轉圜餘地也會消失,所以立刻敲定星期五晚上,她下班回來後立刻舉行歡迎宴。


日期、時間已定,貓咪自然覺得可以安心,但她沒想到會有後續。


第二天下班時,她見證兩個不能惹的的刀派在「爭執」。


「後家是我們的人,由我們準備是理所當然。」

「後家大人是我們家的姬重要的友人,自他到來後,姬一直受他照顧。出於感恩和表示謝意,請准許由我們一文字刀派為後家大人準備。」

「記得我說過兩個孩子的事,作為大人不要管太多。山鳥毛大人方才所言,我怕會讓他們感到壓力。」

「我們的姬相信會同意。」

「希望山鳥毛大人尊重兩個孩子的感受,請依本丸慣例由我們去準備……」


沒完沒了的對答,兩個刀派越來越凌人的氣勢,讓剛踏進本丸的貓咪連連後退。可能是貓咪的反應太可憐又太明顯,所以兩個刀派的當家及時收回殺氣,同聲向審神喵賠罪:


「很抱歉,讓主人看到如此不帥的一面。」

「小鳥似乎被嚇壞,不好意思。晚點我會親自送上小鳥最喜愛的點心來賠罪。」

「方才的事請主人見諒,晚飯後我會送上主人喜愛的新鮮烤製的魚乾作為賠禮。」


有甚麼事可以比長船家的按胸禮令人更着迷的畫面?

嗯,就是長船刀全員(包括後家兼光),以及一文字刀派大部分成員(姬鶴一文字除外)同時行按胸禮。


「你們全部一會兒跟我手合!!!呃,事情和謙信無關,所以謙信不用。」藥研藤四郎認命扛走失血過多的貓咪,象徵式擱下狠話。象徵式的原因嘛……他們總有辦法讓貓咪要近侍刀收回決定,但他們之間的「恩怨」則是連貓咪也沒辦法。


尤其當她看到他們各自帶來的巨量魚乾時,嗯……判定標準?喵,不知道。


幸好此事只維持了一天,第二天他們因為一個重要的原因而兩個刀派的刀劍都「握手言和」。


那個嘛……應該沒人不怕在夢裏受到各種可怕的教訓。


至於主角……


「おつう,昨夜那樣做,你的身體沒關係嗎?」

「沒事,我只是請我的同體們一起去教訓他們,你不介意你刀派的人受教訓,我自然沒跟他們客氣。請放心,可愛的謙信沒事,『我們』不會捨得欺負他。」

「哈哈哈,不愧是おつう,實在佩服……嗯?」

「忙碌了一晚,我需要休息。」

「哈,辛苦了。就請再睡一會,おつう。」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五 「嘛,看這邊!」 「別少看我呢,看招!」 嗯,惹了極短會連球帶人地被打飛,很正常。 「清麿,要小心……」 「嗯。」 由於人數不足,而且沖田組由鬥嘴變成叫陣的關係,所以,變成用比賽解決。加州清光因為猜拳猜輸的關係,所以和天保組一組。比賽要強勁的對手,所以,大和守安定選極短極脇一組也很正常。現在便如他所願,加州清光直接被亂藤四郎直接轟出場,爽! 「人太少……不太好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二 出乎天保組意料,這次的「治療」很快結束,作為治療師的姬鶴一文字很快為他們配好藥,然後請他們繼續他們的假期,不過倒是有留下他現時的房間編號等資料,着他們有事可以透過管家桑直接找他。 「謝謝,這次麻煩姬鶴大人。」 「只是工作,不算麻煩。」 「……嗯,謝謝。」 看着姬鶴一文字跟管家桑交待幾句便離開,天保組兩刀隨之和管家桑一起到大廳,立刻受到大家注目。 「吶呢,來了呢!可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一‧五 「不知直胤怎樣……」 「嗯,對呢……」 「吶呢,不行不行呢!」亂藤四郎打斷天保組兩刀近乎自言自語的對話,待他們回過神望向他後,繼續教訓:「難得出門玩,不要提起其他人好嗎?現在你們算是約會耶,不要提起外人!」 「亂……太大聲了……」浦島虎徹拉亂藤四郎坐下,並向受打擾的其他客人輕輕點頭當作道歉。 「呃……剛剛太失禮……」亂藤四郎掩臉不到半秒又放下,直直盯住在吃着點

Comenta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