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六二

某貓追刀咬的畫面再現,大家如常地吃薯片看戲。

這次沒等到貓咪力歇,「賽跑」已經結束。大和守安定和加州清光左右各一地勾住審神喵的「手」臂,令她無法再追。

「大變態,看在我和安定的份上,這次放過他吧。」加州清光低聲為對方求情:「特命調查時,他的確挺令人討厭,不過只是想引人注意。好歹那傢伙有是屬於那個人的刀的傳說,即使已是過去的事,我們亦不希望那個人的聲名會因為他的事而受損。」

「嘛,對了,聽說其他時代的戰場都有要兼顧的事在。」加州清光幽幽地望了貓咪一眼後續說:「新人留給大變態編配吧,下午出陣的隊伍,我會自己再安排。」

審神喵乖巧點頭,自願被近侍刀「帶走」。

貓咪被「拖離現場」時,隱約聽到加州清光趕「看戲」的刀劍們離開,到房間後,立刻急步「跑」到窗邊「偷看」。

「我相信沒值得看的事,大將。」見壞貓咪仍然伏在窗邊,忍住不滿上前去拉她的貓尾巴:「似乎真的太久沒懲罰大將,令大將失憶。」

貓咪今天沒回頭咬他或者反駁,而是用不安的聲線反問:「喵,藥研,你猜他們知道嗎?……或者,說『已經知道多少』較好。」

聽到她的語氣有變,近侍刀的眼神立時變得認真、專注,留意到對方擔憂的視線停留在沖田組兩個小鬼身上,未完全明白主君問題的短刀開口求教。

「貓記得,嗯……也算挺久以前呢,貓有跟清光提過安定『出身』的事。」審神喵的視線終於暫時離開那兩振打刀,改落到藥研藤四郎的身上:「大概在那個小小的現世清光刀靈來玩後不久。」

「是。」

「安定呢,其實身價不凡啊喵。」審神喵苦笑:「貓當時只是大概告知清光,他那位好伴侶出身『正統』,身價不是普通的高。」

「所以?」短刀覺得話題扯得太遠,所以嘗試「引導」對方回到正題上。

「或者跟藥研打個譬喻。以人類的角度來說嘛,安定可是生於官宦之家的公子。」貓咪似乎對短刀的引導並不領情,繼續自顧自地說話,但隱約感到她的聲線有意逐漸放輕:「後面的話,貓不敢跟清光說呢。」

藥研藤四郎嚥了嚥口水,定睛看着眼神越來越黯淡的貓咪。

「安定他,很有可能不是沖田總司的刀。」審神喵搖搖頭,連自己都希望自己的話是謊話:「因為,安定的身價,遠遠超過他,以至新選組可以負擔的,大概。」

「甚麼?!」藥研藤四郎脫口而出地叫出來,不過旋即掩住自己的嘴巴制止。

「對,藥研沒聽錯。」審神喵點點頭:「大和守安定是沖田總司的愛刀,很可能只是傳聞。」

「就跟那個新監察官一樣。」

看到對方似笑非笑的表情,藥研藤四郎頓覺四周的氣溫驟降。

「沖田先生嘛……愛刀之一是加州清光倒是有歷史記載,所以加州清光是『真的存在』。」審神喵離開一直倚靠的窗戶,改坐到床上:「既然已經告訴藥研,貓不怕再說多一點。安定修行的遭遇,的確嚇壞貓,但勉強比貓預計好一點。貓最初以為,安定會和今劍的遭遇類似,在修行時發現自己從沒被沖田先生使用過。當然,上面欺負安定的仇,貓早晚和上面算。」

「怎會……加州先生有和當時的大和守先生相處的記憶。」藥研藤四郎愣了好幾分鐘才想到「反駁」的理據:「而且,他們兩人的『記憶』,沒有犯駁之處。」

「有今劍和岩融在前,『我』不認為藥研會相信『記憶』這種隨時可以捏造、修改的東西。」

藥研藤四郎眼神隨着貓咪的「笑容」而沉下去。

「屬於傳說中,屬於沖田先生愛刀的,除了安定,還有這種的新人……但是,他們不是在傳說裡同時出現。」貓咪索性放任自己躺下:「而大多是有其中一個時,就沒有另外一個。當然,同時看到不同版本故事的人們,也會將他們兩個放在一起作比較,或者認為他們『同時』待在沖田先生的身邊。」

藥研藤四郎感到莫名的寒意。

「就像蜂須賀的特命調查,其實是針對長曾禰那樣;清光的特命調查,雖然那傢伙在『調查』時一直捉弄清光,但,目標似乎是安定。」審神喵嘆一口氣:「我們從一開始,已被上面玩弄呢。」

「不少審神者祈求過那個新人的到來,但,貓不是。」審神喵的聲音裡開始帶上鼻音:「清光和安定都是貓的寶貝,他們從顯現開始,已經深深信任、愛惜對方。沒錯,吵吵鬧鬧是他們每天的日課,可是,他們之間的愛,在他們的眼裡,是從沖田先生一起時就已經開始……貓很希望大和守安定不可能屬於沖田總司的『考據』,只是『傳聞』。就算可能和收入不相稱也好,沖田先生都得到安定的機會。唯一值得慶幸,大概是那兩個孩子已經完成修行,心靈、意志已比最初堅定,不會輕易被動搖。」

「嗯。」

「真的不敢想像……若是當日深信自己是沖田愛刀的安定,還有深愛安定的清光發現一切可能只是假象的話……」審神喵掩住臉:「失去『生存意志』、不再相信自己是『存在』的『付喪神』,會有甚麼後果,相信藥研比貓清楚。」

短刀的臉色變成異常難看。

付喪神是從物賦形,倚靠的,除了人類的信念、信仰外。

就是自己的信念。

失去信念,對自身存在信心瓦解的,極有可能從此消失,不復存在。

至少,對他們這種從本靈裡「分裂」,在「某一個本丸」裡顯現的他們來說,這種以催毀自我信念去「消滅」他們的方法,以理論而言特別有效。

「去準備軍議吧。」審神喵「下令」:「請不要叫上新選組。清光和安定不定不能去,但其他也是。如有必要,貓日後會親自跟『局長』談。」

「是!」

果然,政府從來不是好東西!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