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八二‧五

下班回來的審神喵推開大門,嗯,又呆住。

最近經常發生。

藥研藤四郎純熟地撿走貓咪回房間,當貓咪被揉臉就很快回復「清醒」:「喵喵喵……」

甩頭重來:「外面的是……」

「大家說要給妳慶祝。」

「可是,貓明天要上班喵。」審神喵的爪和尾仍指向窗外:「怎可以……」

「我會控制表演的時間,燭台切先生他們已……」

「表演?!」本因工作而雙目無神的眼睛,現在閃閃發亮。

嘛,比咖啡因有效。

「是。」短刀舉手投降:「妳快點去梳……嘿,機動比我高呢,幾秒前還在反駁個甚麼,嘿。」

「貓宣佈,宴會開始!」

「大將,妳的致詞只有這樣?」

「貓肚餓和想看表演喵~~」

「多說幾句較好。」

「啊……那請大家以後繼續多多指教呢喵~~」審神喵一面放下麥克風一面喊「肚餓」,逗得全場哄堂大笑。

果然是她的作風呢。

回到座位後,審神喵開始吃吃吃。超級豐富又美味的晚飯,沒有酒,但有次郎太刀精心調配的飲品,還有表演……喵,貓生快樂就該如此呢喵。

不過嘛,不是所有「人」都會因此覺得「幸福」。沒錯,絕大部分刀劍都非常享受今晚,有酒有肉有菜,即使是素食的刀劍,亦會找到合他們心意的菜式、甜品和特色飲品;愛看表演的刀劍們,當然沉醉在精彩絕侖的表演裡……不過嘛……

有刀頭上「烏雲密佈」。

嘿,相信有看過某個刀丸歌舞表演的「人」,都會記得那系列熱鬧的音樂會裡總有一首歌,刀劍們會脫去上衣(其實只是外衣)高歌,審神喵每次都看得很興奮。

嗯……江派 + 粟田口大部分刀劍+浦島虎徹的相同演出嘛……

大家很公平地只穿戰鬥服後脫外套,但看在貓咪和另一刀眼裡已是非常刺激。

「實在太失禮!」好不容易等到那首歌結束,一期一振立刻教訓弟弟們:「主殿貴為本丸之主,你們竟然……」

「鶴丸,貓命令你扛一期走!」審神喵立刻下令,早已有所準備的鶴丸國永立刻頸圈一套再一拉,把一期一振暫時帶離現場。確認場地「安全」後,貓咪轉向近侍刀合爪道歉:「抱歉,剛剛是貓多事……但……」

「沒事。」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大家因妳的就任日而獻技,制止吵鬧算是公事。抱歉,一期兄剛才很失禮。」

「吶……就是怕一期哥哥生氣,我們才穿戰鬥服去脫外套呢。」亂藤四郎回過神後瞄瞄只是意思意地脫去一面羽織的衣袖,嚴格來說連脫衣也稱不上:「大家裡面都穿得很整齊……平日偶爾也穿只穿裡面的襯衣耶。」

「抱歉,剛剛一期哥哥……」

「令在座的刀劍感尷尬,作為表演者實在後慚……」

「大家不准道歉。」見其他短刀,以及籠手切江都開口準備道歉,審神喵馬上制止:「應該還有至少一首歌,對嗎?貓想看。今天的螢幕的設計很漂亮呢,一會兒貓要拍照拍個夠喵!快點表演!貓還想早點拍照留念喵。」

「好好好,主人要看表演我們立刻去。」亂藤四郎點頭:「可是,拍照今天就不可以呢。請主人放心,今天的背景畫面是陸奧守先生他們幫忙做出來呢,已經儲存在電腦裡,以後想拍多少次都可以喔!」

表演總算順利結束,藥研藤四郎提早帶貓咪和孩子們離席回去休息,其他刀劍則開始他們下一輪的聚會,而且這次可以瘋狂喝酒。

照顧孩子們上床休息後,藥研藤四郎枕在貓咪的大腿上休息。

「不知不覺妳已經任職五年。」短刀抬頭望上貓咪:「時間過得真快。」

「嗯……我們在一起都快四年呢。」

「對。」短刀眼神一晃,很快調整過來,笑了笑後爬起來戳戳貓咪的臉蛋:「要陪我久一點。」

審神喵一愣,正要點頭時發現自己已回復原形,之後輕聲應了一聲。

「那個……我知道明天妳要上班,但……」藥研藤四郎抓抓臉:「偶爾一次,可以嗎?」

「那請藥研手下留情,貓明天還要起床上班。」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