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一一三

「啊,各位兄……哇呀!」送了小藥和妍去上課的藥研藤四郎,本想過去粟田口的房間跟兄弟們打個招呼,但「人」未到門口,遠遠在走廊的一邊,已被一堆短刀攔下:「喂喂……早幾天大將不是教訓過你們嗎?現在還想脫我手套?」

「才不是!」為首的毛利藤四郎擺起架式:「我們在守護小孩子的夢想!」

「吓?」

「很抱歉……」包丁藤四郎亦準備戰鬥:「為了那天可以安心吃糖果,要得罪藥研哥哥了!」

「吓?」藥研藤四郎完全在狀況外。

「你們這樣說,藥研不會懂啦!」鯰尾藤四郎從房間步出,拍拍在前面擋路的弟弟們的肩膀:「嘻嘻,死心吧,藥研。你不會忘了交託兄弟們做甚麼事吧?總之,這幾天不准打擾我們,也不准來偷看,否則……嘿嘿嘿,過得了兄弟們的關再說!」

藥研藤四郎頭頂出現大量問號,被「請走」後,慢慢走向辦公室期間,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呀!禮服!」

上月底交待的事,好像一個多星期前,有個好弟弟攤開手板說要請自己「還錢」。

真是的,身為付錢的一個,卻沒機會看看買了甚麼。

不是不相信兄弟們,嗯……亂的審美,但……

就、是、不、服、氣!

「好……」簡單翻閱一下今天的文件,發現數量「還可以」,近侍刀今天想偷懶:「上吧!」

欣賞孩子們禮服大作戰開始!

原以為他們見自己回辦公室工作後會放鬆戒,沒想到一樣防衛森嚴。

「喂喂~~~藥研,很壞呢~~」鯰尾藤四郎笑着戳戳被攔下的短刀的額頭:「不是說要藥研等嗎?我不認為藥研一個可以贏得過兄弟們呢~~」

此話一出,頓成面子之戰。

身為滿等極短,機動絕對是一個優勢;不過,同樣地,以極脇、極短為主的兄弟們的機動和偵察也不可少覷,加上今天不知是否心情很好,以靈力感知去「監視」自己行蹤的白山吉光亦難以對付。結果,無論試圖從正門過去,還是從窗鑽進,都很快被發現,藥研藤四郎只勉強看到禮服無法辨認款式的一角。

「可惡……」午飯後,藥研藤四郎埋伏在一角「觀察敵人」,冷不防被人大手揉頭:「喂!我不是小孩……咦?長谷部先生?」

「身為近侍不去工作,可是對主上不敬。」壓切長谷部瞪了他一眼:「要我壓切你的話,就請近侍大人繼續。」

「真是的……」近侍刀當然知道對方在開玩笑,所以回以不服氣的表情:「我只是想看看他們買了甚麼禮服給孩子們,豈料他們嚴密防守。」

短刀被戳一下額頭,立刻鼓起腮瞪人。

「他們要改衣服的尺寸,早幾天我有幫忙替少主量身。」壓切長谷部「洩露」「敵方」「軍情」:「款式我沒看到,不過,既然你有空去找他們決鬥,不如去燭台切和小豆那邊,他們似乎正煩惱那天慶祝會兼生日會要做甚麼菜式和蛋……呵……」

看到對方絕塵而去,壓切長谷部忍不住輕笑,悄悄朝不遠處的短刀們比拇指。

等着收大家送上的驚喜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七五 「喵……喵?」沒錯,審神喵從一開始已經想到他們會「爭奪」這個孩子的注意力,但沒想過他們玩這樣大:「衣服……太多喵。」 那是可以一次塞滿兩個大衣櫃的程度,而且是只談白凪的新衣服(未計貓咪和藥研藤四郎今晚下單訂的衣服),若加上出門購物那些刀劍們為了「公平」、「長幼有序」等各種理由送過來,送給小藥和妍的衣服。 要說嘛,小刀靈們+紙刀靈同樣滿臉懷疑,一同用「真的可以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五 「全買可不是好事。」燭台切光忠一笑:「小孩子長得快,買太多會來不及穿。不同的服裝要配合不同的場合穿着,否則算是一種浪費。」 鬼丸國綱冷冷瞪了分明是來「搶」衣服的燭台切光忠一眼,認定那些種話肯定是用來分散他的注意力,然後趁機買下其他他們沒買的款式。 「不准買的你們呢!」亂藤四郎不知何時擋在鬼丸國綱前面,叉起腰望向其他「不請自來」(?)的刀劍們:「合小主人們的衣服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八七‧二五 「這邊,快點!」亂藤四郎向他的兄弟們招手。 「怎麼耶……這兒不是賣大人的衣服嗎?」 「亂,你不要趁機帶一期哥來買你喜歡的衣服,我們是要……欸?!」 「嘻,這兒有童裝耶,只是很少人知道。」亂藤四郎輕笑:「因為,這兒是Lolita服裝的專賣店,大部分都只適合審神者們,或者像我這種刀劍男士的尺寸呢。」 「但這件……」一期一振驚訝地拿起造工超精緻的裙子,無論尺寸和布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