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二

清早,藥研藤四郎正準備今天遠征的分工時,發現短刀們開始「競爭」遠征的「名額」,由於越來越吵的關係,所以上前制止,並要他們解釋。 「吶,因為遠征可以順道買伴手禮回來啊。」亂藤四郎解釋:「我的意思是,可以為浦島和龜吉買點小玩意呢。」...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一‧五

打開房門的瞬間,一貓一刀呆住。 很少機會看到對方作不同風格的裝扮,對他們來說是一種「驚嚇」。 「……很特別的服飾……」藥研藤四郎一開口就毀掉氣氛:「何時買的?」 「買……買了很久喵,藥研的衣服……不會是問誰借喵?」說到破壞氣氛的能力,審神喵不遑多讓。...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一

以為只是普通驗收「成果」,然後可以偷溜去繼續欣賞BL的貓咪,看到幾振自己最疼愛的刀劍敲門進房,要求為自己打扮時不禁呆住。 「吶,主人先去洗香香。」亂藤四郎拿出自己的「必勝武器」:「用這塊特別的香皂洗澡,身體會有淡淡的香氣呢,之後再配上這兩塊,超香又超保濕的洗頭皂和護髮皂,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O‧五

藥研藤四郎的「預感」成真,被帶到茶室後,先被強行換上一身被稱為「執事服」的西服。這種風格嘛……他是懂的,畢竟對他家貓咪的愛好實在太清楚,或者,說那隻貓咪太會「傳教」比較適合。 他百分百肯定,之後一定不會有好事。 一如他的「預期」,所謂的「特訓」,就是要他將那些奇怪的本子裡的...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O

「咦?主呢?」從今早開始,不只一振刀劍問這條問題。 「輸血中。」近侍刀一概回以相同的答案。 「欸?為甚麼?」部分知趣的刀劍不會追問,但仍有不少好奇心重的刀劍忍不住追問。 「還用說嗎?」被問多次後,藥研藤四郎終於崩潰:「就是你們昨晚做的好事啊!」...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九

「喵……等等……」吃飽飽再睡飽飽的貓咪,在中午突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昨天已經舉行了宴會,所以今天會沒有?」 「當然了,否則燭台切先生會過勞。」 「那今晚不就……」腦海浮現上年賞BL的回憶,審神喵覺得無論如何都要掙扎一下。 「十五夜比較適合和家人相聚欣賞月色。」...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八

「大家加油……貓出門了……藥研,不要太大力呀喵!」這是今天被丟出門前,審神喵留下的最後的一句話。 「又被丟出門呢……主人要何時才學乖耶。」亂藤四郎看着剛被關上的門,忍不住說道:「吶,藥研哥哥,你有沒有手下留情啊?不要仗着今晚會給她驚喜,現在故意令她生氣呢~~~小心今晚回來時...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七‧五

「喵?不是過兩天才是十五夜嗎?」準備出門的審神喵不解地看着忙碌的刀劍們:「記得以前都是那天早上才開始準備,現在開始裝飾和整理場地會不會太早喵?」 「嘿,不是十五夜啦!」較接近貓的厚藤四郎抬頭:「是說……唔……唔唔!!」 亂藤四郎、前田藤四郎,還有第一個飛撲過去按倒他的愛染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七

「咦??」早上,短刀們看到燭台切光忠和其他刀劍從倉庫搬出那堆東西後,不自覺睜大眼:「在準備十五夜的東西嗎?」 「哈哈,對呢。」燭台切光忠和譪地笑了幾聲:「過幾天就是十五夜,記得往年賞月的私人小空間的設計得到大家好評,今年打算繼續,所以從倉庫拿出隔板清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六

所有新選組刀劍呆住。 「還打算今天再看……很可惜。」 「嘛,本來想過叫上那隻大變態,叫她請我們再看耶。」 「到底,我們是幸好,還是不幸……」堀川國廣呆望着網絡上的公告:「兼先生……」 「所有機會啊,如露水轉眼即逝,要自己爭取。」和泉守兼定說完,馬上被新選組加蜂須賀虎徹集體敲...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五‧五

「表演真的很精彩呢。」表演結束後,加州清光意猶未盡:「剛剛的跳繩比賽是我贏呢!」 「是演員們的比賽,不是我們……」大和守安定直接向加州清光翻白眼:「這種簡單的事都搞混,清光是笨蛋呢!」 「哼!」加州清光先瞅了大和守安定一眼,然後綻放一個自認最可愛的笑容:「當然不只是演員的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五

最後,直播在客廳舉行。 去看的刀劍比他們想像中少,可能怕事後被要求出錢,或者覺得不好意思要被年輕一輩請看戲。 到客廳看表演的,除新選組和故事裡有出場的蜂須賀虎徹外,有被帀個哥哥邀請的浦島虎徹、他的伴侶亂藤四郎、三条家的刀劍,以及幾振粟田口的短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四‧五

「甚麼?可以看??」大和守安定直直盯住加州清光:「主人答應了?是真的?」 「我好努力才說服到大變態呢~~」加州清光笑了聲,神氣地回應。 「只是賣口乖。」藥研藤四郎路過,瞪了打刀一眼:「大將有多寵你們新選組,你們自己應該知道,只要跟她說,又願意付錢,怎可能不會答應。」...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