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猫丸說故事:其他本丸的故事~Story 002 (side B‧track1):初始再現─歌仙兼定篇

開場白


作為說故事的本丸,這系列的故事自然不是猫丸裡的故事。雖然可能會有猫丸的貓咪和刀劍的吐槽,甚至在「故事」裡登場,但主角是其他本丸的刀劍,所以任何可能都會出現。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刀音,但不是刀音本丸(因為故事大概有後續,所以說出他自己的「故事」的機會還是留給他們),所有有刀音相關劇情,但不需視為刀音本丸。


故事原設定大侵寇之前,所以未知大侵寇的劇情,現在可以為每個假設送上一個包含大侵寇內容的後續:


~~~~~


「喵,實在太好呢!」審神喵開心地拍爪爪。


「有甚麼事值得如此高興?大將。」藥研藤四郎淺笑:「不會又亂買甚麼嘛?」


「藥研以為貓只會買買買嗎?」有貓瞪大眼,收到肯定的回覆後佯裝要咬刀,不過很快因為失敗而重新坐好:「總之,是好事呢。記得貓之前說過有本丸的刀劍男士,因為心愛的刀劍折刀,所以意圖自殺的事嘛。」


「嗯,但和『太好』應該沒有關係。」


「有關係呢。」審神喵的眼神變得感觸:「喵,上次大侵寇後,我們不是收到上面送來的『本丸初始的一振』嗎?只是嘛,我們的初始刀大人一直每天賣萌,所以那刀對我們來說和普通分體沒太大分別。」


「等等,大將的意思不會是那個本丸都收到他們的初始刀吧?」


審神喵笑着點頭:「所以,確是『實在太好』呢喵。」


~~~~~~~~~~~~~


花開花落,是生命的輪迴變化,人有離合散聚亦是天意,只要知曉盛開散落有時,就不失身為人的雅。


「審神者大人!」狐之助衝進本丸:「緊急事態!」


總之,簡單一句,時之政府受襲,各本丸將會面對遡行軍的總攻擊,並且要在和政府通訊中斷下,成為政府的「盾」,保護時之政府和「守護歷史」這項工作。


首先,要決定出陣的「初始刀」刀選,沒硬性規定要本丸的初始刀,但是要有「初始刀」資格的刀劍男士,而且絕不可以是近侍。


「近侍要負責保護審神者大人,請恕不要指名。」狐之助解釋:「情況危急,請審神者大人立刻決定。」


「歌仙兼定。」未待審神者開口,山姥切國廣低聲回答。


「但……但是, 貴本丸的歌仙大人已經……」狐之助識趣沒直接說出口,但作為一隻管狐,說話「婉轉」的能力依然不及格。


「我有初始刀資格,由我出陣。」山姥切國廣拿起本體:「但請在報告書上寫『歌仙兼定』,只有他有被稱為初始刀的資格。」


狐之助不知怎樣做,要跟上面報告又不可能,通訊中斷的情況下就只能靠自己決定。本來打算說若無法「登記」在報告內就得另找別人,但意外發現報告書可以如常進行登記,所以連拒絕的理由亦告消失。


「報告書已接納登記,請山姥切大人在是次事件中以『歌仙兼定』的身份出陣。」


山姥切國廣沒有回答,直接開門出陣,敵人比他所料強大,沒有想像中的折斷,三日月宗近在敵人逼近時衝出擋下攻擊,說他會解決敵人,着山姥切國廣回去保護本丸和審神者。


一如不少本丸的情況,三日月宗近「神隱」了本丸,用自己的神域封鎖本丸抵擋敵人的攻擊。刀劍男士可以藉由特別通道出陣反擊進犯的敵人,而且傷勢會全部得到神域的力量治療,但作為「守護者」的三日月宗近自此失蹤。


「咕……繼續!」剛從傳送陣回來的山姥切國廣沒接過大家送上的水,轉身說要繼續出陣。現在不但要保護本丸,而且要找回三日月宗近,加上本丸被封鎖,要處理的瑣事絕不會少。大家知道無法勸止他,也無法任由本丸或時之政府被圍攻,所以有幾振刀跟上出陣。尤幸在各本丸審神者們的努力下,遡行軍不到幾天便有撤退跡象。


之後找回意圖誤導遡行軍到另一個時間點的三日月宗近,借無法變回人形的三日月宗近本體的力量把遡行軍的最大敵人打倒,戰事總算結束。


「審神者大人,這是從時之政府送來的謝禮。」


「初始的一振……」審神者看到木箱上的字條和名字後呆住。


「歌仙兼定。」山姥切國廣感到心臟猛烈地跳動,自從本丸的初期刀折斷後,本丸再沒有歌仙兼定,無論在戰場上還是鍛刀爐裡也無法再看到他的身影。山姥切國廣一方面感「慶幸」不需急於面對和另一個他相處的事,但另一方面為此事感可惜和內疚。


「山姥切。」審神者難得開口。


「主人的意思不是我所能左右,能擅自行動就只有出陣。」


花瓣飛散,在本丸的刀劍面前出現的「新人」臉上流露出部分刀劍熟悉的溫柔笑容。


「歌仙先生……」知道折刀的事的刀劍男士並不多,但其他刀劍都意識到這種餘裕感和讓大家安心的力量,絕非普通「新人」可以擁有。


「有緣再聚,實在是一件美事。諸位想必已有長進,呀……很多未及認識之新人,本丸相信已今非昔比。」


「歌仙先生!」知道那事和短刀和脇差衝上去,有刀抱住歌仙兼定哭,也有刀跟歌仙兼定回以同樣溫柔的笑容,他們瞬間明白,他們的「初始刀」已經回來。


「山姥切。」歌仙兼定輕啟珠唇,以溫柔的嗓音叫喚,原本圍繞在他身邊的刀劍男士通通讓出一條路,讓他們兩人可以面對面看清對方。


「……」山姥切國廣腦海很清楚是怎樣的一回事,很想喊出對方的名字,但偏偏話卻梗在喉頭無法出口,腦海不斷浮現種種往事和望見對方「最後一眼」時的一切,高興、感動、內疚等情緒混雜在腦海內炸開,雙腳像是連日出陣的疲勞「回歸」,沉動得無法抬起,只能步履蹣跚地跌跌撞撞走過去,直至撲到對方身上抱住對方。


「辛苦你呢,這段日子過得好嘛?」歌仙兼定伸手拉回因為戰鬥而向後翻開的帽兜,並細心為眼前的刀整理:「變強壯、成熟呢,相信山姥切在我不在的日子有好好帶領大家……」


「……歌……歌仙……」回應山姥切國廣的,是一個吻。不知情的刀劍男士們頓時呆住,定睛看着眼前這兩振刀。


「我回來呢。」


「……嗯……嗯……」


「嘛,真不可愛,要說『歡迎回來』啦!」雖然不是初始刀,但受盡本丸上下寵愛的打刀毫不客氣地要對方注意用詞。


「……歡迎回來……」某刀難得從善如流,逗得歌仙兼定一聲輕笑。


「雖然記得以前的點滴……」歌仙兼定輕輕拉開兩人的距離,再次仔細看清戀人的臉:「但身體是新生,以後就請山姥切帶領我重新熟習一切。」


後面已聽到不少刀劍男士在吹口哨。


「……是。」


「從今開始就拜託你呢,山姥切。」


「嗯。」後面的口哨聲更響亮,但山姥切國廣仍然未有太大的反應。


「嘻,那請山姥切為我這振新來的刀準備休息的地方。」見有刀似乎聽不懂自己的心思,又「不懂」用其他方法婉拒,以前一直協助主人處理迎接新人工作的歌仙兼定笑着提醒。


「我想不用,歌仙可以和山姥切大人一起休息。」舊日好友毫不客氣道出如此一句,而且順手遞起手擋住身側的御神刀的除穢「打擊」:「我的意思是,歌仙你的房間一定都在。」


歌仙兼定一征,再次望向戀人,山姥切國廣這次不用歌仙兼定拉帽子,他自己拉至遮住大半張臉,原‧初始打刀勉強看到他點頭。


「原本只是代為打理,但有段時間新人太多房間不夠,所以兄弟讓出自己原本的房間,借住歌仙大人的房間。」堀川國廣偷笑:「兄弟要搬出去,就請不要找我,我己經和兼先生住在一起,無法再多容一個人呢。」


「咔咔咔,收拾東西是修行,不過請兄弟待拙僧有空騰出空間後才好搬過來,咔咔咔。」山伏國廣同樣「出賣」兄弟,暗示別打算搬回去。


「那就請山姥切帶我回去『我們』的房間。」歌仙兼定主動牽起對方的手,再做出請的手勢。


「第一次看到山姥切大人笑……」斷刀事件發生後才顯現的刀劍們均感到驚訝。


「山姥切大人曾經很愛笑,只是……過去的事不再提,他們再次得到幸福最重要。」和泉守兼定突然挺直身體站好:「就此一句!」


「不要敗壞氣氛!」咳,「一句」暫時不會存在,沒刀想剛回來的風雅打刀氣得再次折刀。


總之,「他」終於回來,本丸步過危機,一切肯定將會越來越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