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五二四‧五

「嘿嘿嘿……」

「嘻……」

「呵呵……」

「哈哈哈……」

「你們笑夠沒?快給我停!」大包平大喝一聲,包圍着他的刀劍們立刻四散,笑嘻嘻的那種,而且他們沒跑遠,反而故意跑遠幾步繼續向着大包平大笑,氣得大包平再次咆哮:「是故意刺激我嗎?」

普通的咆哮,要舉起拳頭才稍為有效,有效程度是他們跑更遠拍手。

「嘖,隨便你們!」大包平甩頭就走。嘛……難怪大家繼續笑,因為大包平再生氣都不會隨便欺負他人,即使裡面混了一振三日月宗近。不是大包平不想「報復」,而是因為那華美太刀混在短刀裡,大包平擔心一不小心誤傷那些「小傢伙」,即使他們當中絕大部分是極短。

呀!還有一隻貓咪,她也在附近一起大笑,只是沒混在裡面,因為被她的護身刀和「孩子們」攔着。

「你們夠了沒?!」大包平終於忍不住追過去,但太刀再滿等機動也及不上極短,至於一起作弄他的三日月宗近則早已回到平日坐的廊下呷茶,笑哈哈地看大包平繼續被耍。大包平不是不想找他理論,但只要他往三日月宗近的方向走,今劍就會帶頭大喊他的送行用語,在其他極短的加乘下,自然又惹得大包平跳起來,忙着回頭教訓他們就沒時間去跟三日月宗近計較。

順便,看戲的刀劍裡有一振叫鶯丸,他愉快地記錄中。

「實在可惡……」被耍得團團轉的大包平終於放棄,看到鶯丸在不遠處便走到他身邊坐下,抱怨幾句後拍拍臉:「身為刀劍橫綱,不會跟小鬼們計較!」

「是嗎?」鶯丸頓了頓,帶笑望了眼大包平,慢悠悠地反問:「不是因為跑不過他們?」

大包平瞬間臉紅:「誰……誰說我跑不過?我只是讓小鬼!」看到鶯丸一副「我就知道」的眼神,大包平立刻別過頭低聲抱怨一句:「連鶯也取笑我。」

「嘻……」

「喂!鶯跟他們一樣都笑我嗎?」

鶯丸搖搖頭,站起來朝大包平遞上手:「很久沒一起出門呢,打算去万屋看看,大包平可以一起去拿東西嗎?」

「你的茶葉好像還有很多吧?早幾天才洗劫主人一次。」大包平瞪大眼,提醒多喝茶無益,審神喵就是BL+過量喝茶,結果身體調養至現在仍是懶貓一隻。

「我沒說買茶葉,不過大包平倒是提醒我去買早幾天在万屋廣告看到的新茶葉,謝謝喔。」

「喂……就是叫……你是故意嗎?」看到鶯丸像淘氣的小鬼地偷笑,大包平再笨都知道自己被擺了一道,不過對象是鶯丸的話,他不介意,因為早已習慣:「要幫忙拿東西嘛,交給我吧。」

「大包平似乎誤會一件事。」鶯丸抬頭,定睛望向對方:「是為大包平準備出門的東西。」

「我何時說會去修行?」

「如果不去修行,大包平今天貼那張通告做甚麼?呀……為了方便大家提醒你以前的傻事嗎?」

大包平立刻再次紅透了臉:「就貼出去不行嗎?」

「既然大包平不打算去修行,那我繼續喝茶。」鶯丸「體貼地」坐回去,倒一杯茶又呷了一口。

「去!我說去就是!」大包平不服氣地望向鶯丸:「就是喜歡作弄我。」

「因為大包平太有趣。」惡作劇得逞,鶯丸笑得很甜:「百玩不厭。」

「……誰叫你是鶯……」大包平無可奈何地抓抓頭:「都說出去了,還在喝嗎?」

「先喝完這杯,好茶不要浪費。」鶯丸喝光茶杯的茶,倒過一杯給大包平:「然後請大包平幫忙收拾、洗乾淨收回房間,換套衣服一起出門。」

「就這樣不可以?」

「大包平很快要出遠門,我沒關係呢,但對大包平來說可能要等很久才可以和我再約會。若大包平打算隨便穿一套出門,我沒有關係。」

「不……很有關係……」大包平骨碌骨碌乾了那杯茶,然後飛快拿茶具去洗,鶯丸悄悄地拍拍手,期待對方之後的打扮。

趁他出門修行前約會一次,好好記住現在這個可愛的模樣,否則回來後變得更帥氣就沒機會回到可愛的時間呢。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