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八‧四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三八‧四


在食街吃得非常滿足後,姬鶴一文字和後家兼光的心情亦輕鬆下來,索性輪流隨興地傳送到不同的地區走走看看,不只去不同的商店區逛街(這次姬鶴一文字有努力控制後家兼光花錢),也到了他們的展覽廳參觀這一期的展覽。


到下午他們回到房間時,體力已消耗太半。


「很累,沒想到逛街比出陣累呀!」顯現不久便被塞了一堆根兵糖(請放心,因為給燭台切光忠等刀面子的關係,是請他自行進食,沒像不少刀劍般當他是填鴨綁起來灌)提升等級,然後嘛,就是踹了去連隊戰出陣幾天,最後因為有貓發現進度被拖慢,所以准他暫時休息。順便,批假不只是因為一文字則宗的出色「演出」,而且是基於後家兼光真的去休息也沒關係的理由。(刪)至於BL嘛,審神喵不會承認是重要的因素(/刪)


「是說……陪我到處看……比出陣和在夢裏幫忙疲倦嗎?」鶴姬一文字挑出話語隱藏的意思,故意帶着挑釁的眼神瞄了後家兼光一眼令他一時語塞。後家兼光先是條件反射地說了聲「抱歉」,然後笑了幾聲,過了幾秒才能擠出似乎較合理的理由:「呀……大概是出陣時基本上我只需要在旁邊看……極化短刀的同伴實在很厲害,再說嘛……哈哈,在夢裏阿鶴不是很照顧我嗎?根本沒機會感到累。」


「後仔好像沒答到重點……罷了……」姬鶴一文字做了一個嚇壞後家兼光的舉動,他從梳化站起,慢慢走向坐在單人座位的後家兼光,再跨坐到他的大腿上,搭上他的肩:「……還有繼續的體力嗎?我記憶中的後仔……沒那樣弱。」


「……不……不是說先確認心意嗎?」後家兼光嚇得無法維持刀設,爽朗的笑容完全消失,臉色開始變得蒼白:「至少……等阿鶴……唔……」


「確認心意……很多方法……」姬鶴一文字放開嘴巴盯着後家兼光看:「個性、相貌……很多事,在上衫家時已經非常了解……」


「等……等等……」後家兼光難得手足無措,只懂瞪大雙眼望着姬鶴一文字。


「源大人嘛……他的想法不是惟一。」姬鶴一文字盯着後家兼光的下腹處,眼中閃過危險的光芒:「……開始理解……其他人的夢境的某些意思……彼此能否配合……可否一起達到夢幻般的感受……很重要。」


那副貪婪的眼神,像是要將他吞食淨盡。聽到姬鶴一文字的告白,後家兼光愣了好一會兒,到頭腦冷靜下後拉下姬鶴一文字的手按到他的胸前,正視望上他認真地開口:「我不希望阿鶴為了嘗試而違反你的心,如果阿鶴認真想做,我想知道阿鶴之後將會怎樣用甚麼目光看待我們的關係?若我們並沒發展,單純這種關係阿鶴能否接受?」


姬鶴一文字沉默下來,過了片刻聽到他故作逞強的吐槽:「……那得看後仔的實力……」


後家兼光苦笑幾聲,扶姬鶴一文字離開他的大腿:「阿鶴執意的嘛……拜託至少給我休息時間。不如我們先泡溫泉,之後吃飽晚飯再想?今天介紹不是說有私人溫泉嗎?不試試看太可惜!」


「……嗯……」姬鶴一文字明白執着無益,頭腦冷靜下來後多少驚訝剛才對他來說過於大膽的行為。按照他對性事的理解,除了心意外,他們還有很多很多事需要協調,若是剛剛後家兼光點頭答應,他反倒會不知如何是好:「謝謝……後仔。」


「以我們的交情,何用說謝謝。」後家兼光爽朗的笑聲回復平常,輕拍拍姬鶴一文字的手背,望對方一眼沒再多說甚麼便轉身往旅館為他們準備的浴衣走去:「好,去泡溫泉消除疲勞,這些是可以穿的?很不錯!這樣才有泡溫泉的氣氛,我拿過去吧。阿鶴,其他要用的東西可能要拜託你,我第一次泡溫泉,很多事不懂。」


「好吧……真拿後仔沒辦法……」姬鶴一文字點頭,心忖梳洗用品旅館早已備妥,相信沒……嗯,拿點剛買的酒和杯過去總可以。


其他事,今晚,或者再等一下再想、再面對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二 第一天,審神喵就如她所說地預先通知長船刀派中的一刀預留時間。藥研藤四郎非常不滿,最後爭取到傍晚接審神者下班,親自和她一起逛祭典的機會。 「喵,抱歉,還是只能讓你以散步分身過去。」 「沒關係,能給短刀們一個有趣的祭典是我的願望,可以蒐集到資料已足夠。」 既然當事人沒關係,審神喵愉快地(?)被「飛」出大門,回到現世開始一天的工作,並期待今晚的「約會」。 所謂的「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七 舊曆新年會有甚麼?照上年快哭出來的貓咪說,會有類似祭典的東西。以前因為各種「限制」,就算有了散步的「日課」,他們都沒機會親身參與。可是,今年嘛…… 制限解除!! 不只一刀知道新一年現世的「祭典」又開始,立刻爭相向剛下班的審神喵賣萌、獻殷勤,令近侍生氣地將他們全部「掃走」。沒錯,不知從那兒拿出掃帚那種。 「近侍大人很卑鄙!」 「壞刀!」 「很過份!連兄弟都趕!」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四六 躲得了節分,躲不了舊曆新年。審神喵終於和博多藤四郎「吵」起來。 「喵!新年是很重要的節日,要慶祝!!」 「主人答應過不胡亂花錢,新年今年已設過宴,不需要慶祝兩次呀!」 「不要!本丸每年都會慶祝兩次,博多這樣是破壞傳統呀喵!」 「主人竟然說到傳統,傳統早已改成依新曆慶祝啦,如果主人真有心維護傳統,那應該只在舊曆設宴,而不是兩次!」 「啊……你不阻止嗎?」加州清光繞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