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PAPARAYA X 積木丼(諾利嘉)的公關災難記錄

有關PAPARAYA X 積木丼(母公司為諾利嘉)的虎爺集資成為出貨和公關災難,下面有一個簡單的整理。


首先放下同樣是該集資活動的參加者所整理的懶人包,裡面有大量照片和證據,有時間也請過去看呢。




事情要由上年說起。 #PAPARAYA 招牌、沿自傳統神明的角色 #虎爺 和 #積木丼 有一個Crossover的合作,將平面的虎爺變成立體的玩具裝飾(盒玩),並在 #嘖嘖 這個募資平台集資 。由於老師本身Fans很多,而且文案裡打著「支持台灣文創」、「傳承傳統」等等口號,價錢在合理範圍,所以很多fans支持。



積木丼的老闆 #織田紀香 ( #陳禾穎 )一再向參加者保證,他們會極著重產品質素,而且製作的工廠雖然在中國,但其實是由他們合資經營(在群組和台灣雜誌訪問的說法,募資裡沒提到中國製造,反而強調在支持台灣文創),所以可以保證得到全程監察,而且也說到會在無塵室裡,用機械上油方式製作 (以防上色等不同工序時,因為沾上灰塵而造成產生各種無法清險的污跡、不平滑的點點),並一再保證可以在農曆年前送到大家手上。


集資很成功,還達到集資額超過5000%的紀錄。


到一月底,產品到台灣後發貨,結果網上災情連連(圖片會在回覆補充),積木丼一度中止發貨,及後說因為大家有送禮需求(?),所以一樣會在農曆年前送到大家手上,並在農曆年後重新製作合乎要求的產品,以訂單的數量補送到大家手上(不連配件)。結果,沒跟已答應的出貨次序、查詢單號時不回覆/給沒資料的單號等等情況,加上產品的災情越來越慘烈、通告前後犯駁,又說明不清的種種情況而被炎上。

可惜,作為負責人的織田紀香不但沒承認錯誤,而且先推諉說工廠私下外包、資料做假,和他們無關,他們只是受害者(提醒:工廠是他們公司有份合資)。


罵聲更大後,甚至用新聞和現在最流行的CH去訴苦,織田紀香聲稱自己被「激動的」少數人霸凌,說一些人只是在/被帶風向的網民(對,沒說他們有份出資),甚至拿雞排妹的性騷擾事件作比較,說不會有記者理會。結果嘛,自然繼續炎上,但他們的專頁卻以官方的身份,對質疑者作出種種嘲諷。


到2月9日下午時發現,積木丼的最新帖文裡有一間和「噗玉完美清潔」有關的帳戶,瘋狂以正面評論在該帖下留言,細心的參加者從他們個人帳號的公開資料找到他們的關連並截圖公開這次「公關」手法。積木丼一方很快作出嚴厲批評,亦有人加入責難參加者肉搜。參加者解釋那些帳號裡所有相關資料皆為公開資訊,所以不成肉搜情況,然而,此事令官方的冷嘲熱諷升級,開始只管罵戰不回答其他問題。


到了同日晚上,同一事情發,這次由一批網美洗版,盛讚公仔出色、抽到隱藏等等,追查發現,他們也同「丸子手作」有關連。


2月9日,積木丼在facebook專頁上再次發出有關出貨和退換貨安排和農曆年假的公告(恭喜,他們終於學懂的列點和圖片的方式去寫公告!),因為已陸續出貨的關係,開箱文逐漸增加。虎爺瑕疵嚴重情況有不同程度分別,零瑕疪極少,少量瑕疪最多,除瑕疪外,亦有不同參加者回覆表示收到空氣虎爺(盒裡沒物品),或一盒裡有兩隻虎爺,以至套裝裡有重覆虎爺(致套裝不齊款式)的情況。另一方面,因為開箱者增加,而導致皮膚或呼吸過敏的回報同時增加,懷疑是上色的顏料的問題。至於最初提到早鳥變「後」鳥的補償方式,暫時未有公布。


2月10日下午,織田紀香用他/她的個人帳號「陳禾穎」發帖如下:

嗯.........沒錯,自稱有人加購,嗯。繼續努力塑造自己的悲劇男/女主角的形象,作為老闆感謝員工之類的話是沒有的。


另外,同日有匿名人士提到自己曾試過被諾利嘉在上班兩周後資遣的「故事」,大意是進公司後人事部忙碌,他的個人資料沒傳遞上去,之後聽到公司說當日看錯他的資料,請了他回來,後來在發言者身體不適吃藥後在會議裡打瞌睡的事件裡直接資遣他。←農曆年前情況。


農曆年後在此:




#積木丼Kidult #陳禾穎 #織田紀香 #諾利嘉 #PAPARAYA #虎爺 #瑕疵 #大貨淋頭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