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丸說故事:其他本丸的故事~Story 002 (2nd. verson):緋紅花散~

開場白

作為說故事的本丸,這系列的故事自然不是猫丸裡的故事。雖然可能會有猫丸的貓咪和刀劍的吐槽,甚至在「故事」裡登場,但主角是其他本丸的刀劍,所以任何可能都會出現。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刀音,但不是刀音本丸(因為故事大概有後續,所以說出他自己的「故事」的機會還是留給他們),所有有刀音相關劇情,但不需視為刀音本丸。

本篇是猜測二:山姥切國廣X加州清光(暗戀),含少量沖田組。

~~~~~

「如果是貓的本丸……貓一定早就哭死……」審神喵在戳電腦,突然停下爪,向後倚在椅背上,深深嘆一口氣。

「怎麼了,大將?」藥研藤四郎放下手裡的書向她走去,很自然瞄了眼電腦螢幕:「審神者論壇的討論?」

「不完全是喵。」審神喵搖搖頭:「早幾天演練場不是流傳有些刀劍為了可以消失,所以故意在出陣時受傷再強行往前衝,以免回到本丸後會得到治療的故事嗎?」

「這種謠言請不要隨便相信。」

「喵,藥研不信付喪神會有自殺的想法?」

「我只是覺得,若要自殺,刀解爐,或者其本丸的刀解池,本體丟下去就不會再有煩惱。」藥研藤四郎用平淡的語氣回答,好像在談今天天氣似乎不錯一樣。

「藥研……你不會有想過吧?」審神喵幾秒後才敢慢慢反問,另一邊愣了一會才懂開口:「……呀,只是以事論事……」

「有些本丸沒刀解爐或者池,只靠審神者力量分解刀劍……」審神喵頓了頓,嘗試用較中性的詞語描述:「也聽過有本丸的那類地方會有安全裝置,以防有刀的本體,或者本人因各種原因跌進去。」

「總之,演練場的傳言,應該來自這個本丸……他們的審神者是做了防範措施的一個,所以想消失就只能在外折刀。」審神喵瞄瞄短刀:「貓似乎一會兒要研究怎樣在刀解爐加安全鎖。」

「不必擔心,花無謂的錢和時間「在小事上。」藥研藤四郎低聲道:「我會一直在大將身邊守護大將。」

貓咪不忍提醒對方說太多,搖搖頭就道出她看到的故事:

~~~~~~~~~

「嘿嘿,捉到呢!」堀川國廣開心地捉住某刀,拉下他的白布:「沒想到吧?兄弟。偷襲是我最擅長的事呢!」

山姥切國廣很想回一句「這樣對兄弟?」可是,立刻逃離現場比較重要,只可惜他剛邁腳抱頭+低頭往前跑就撞上「牆」,直接被撈起:「唷~~~就由我送你回房等吧!」

「兄弟就拜託你呢,兼先生。」

「國廣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和泉守兼定用力拍拍自己的胸膛:「我會看緊他,不會讓他逃出去!」

「謝謝兼先生,我先去洗布呢,兼先生有沒有衣服要洗?我可以拿過去一起洗。」

「國廣昨天已洗過,今天不用啦,不如早點洗完烘乾,我們去約會。」

「好!」

對於某刀來說,約會,不,主人的命令較重要。一在本丸的聊天室看到主人想找刀遠征,和泉守兼定立刻說自己和堀川國廣有空,丟下用新選組的羽織包住自己的頭的山姥切國廣衝出房間。

「嘛,又說幫忙看着嗎?他們兩個果然跑去找主人請纓去遠征呢。」加州清光帶來已熨得畢直的白布:「嘿嘿,換回這塊吧,難得和泉守先生願意借他的羽織給你呢,平日他只會讓堀川他用,似乎真的當你是兄弟呢!」

「我只是仿……咕……」在別人提起兄弟時說自己是仿刀,會連帶令兄弟受辱,山姥切國廣咬咬唇忍住後半句。

「給……然後……嗯,不要亂動啊,刺傷你就麻煩。」加州清光主動幫山姥切國廣披上白布,然後在領口位置戳來戳去:「OK,弄好!這樣可愛得多呢!就送給你吧!」

「我只是仿品,不用……」說話的後半句因為被按住嘴巴而無法出聲,山姥切國廣抬頭,對上近在眼前的笑臉。可愛的初始刀笑至瞇起眼,並且忍不住伸手戳戳對方的臉:「很可愛呢,果然由我出手打扮,任何人都可以變可愛!」

「不要說我漂亮……」

「喂啊,我沒說漂亮呢!」加州清光眨眨緋紅色的眼睛,很快又笑起起,嘴角帶着一顆美人痣,笑起來會特別迷人:「可愛,我是說可愛!比起漂亮,嘛,我覺得可愛比較重要呢!」

山姥切國廣懶得反駁,全是一樣的東西也要硬說成不同,要跟這種思維的人爭論只會讓自己頭痛。

只是,不反駁不理睬並不代表對方會放過自己。初始刀大人奉愛整潔的審神者之命,每天逼山姥切國廣換下白布來洗,由於不想為兄弟帶來麻煩(無論是被他暗算捕捉,還是妨礙對方的戀情),山姥切國廣由最初的逃跑、反抗,逐漸變成認命。每次看到加州清光一到,自己就當一振好刀刀脫下白布交出去,以免對方又叫自己兄弟過去。

作為世界第一可愛的初始刀,當然會體諒新人的心情,自從山姥切國廣自願繳布後,加州清光亦不再外面「追擊」對方。每天都在早飯後去房間找他,拿布去洗、烘乾後交還,讓他不必在外面「暴露」自己的樣貌。唯一不變,大概是繼續強調可愛,所以為他努力打扮。

「都說仿刀不需要……」

「我說需要就需要!」加州清光以不容拒絕的語氣回應,順道別好白布上的「扣針」,仔細欣賞一番後,輕輕拍了兩下:「果然,就算是很普通的舊布,加了這個胸針會變得可愛呢!不如下次我替你改造這塊布好嘛?」

被當成換衣人偶的打刀瘋狂搖頭:「不,不需要漂亮。」

「我沒說要變漂亮,是可愛!」加州清光鼓起腮:「嘛,分別很大,你不會不知道吧?」

「都是一樣的事。」相處已有一段時間,令打刀今天有勇氣反駁,嗯,當然,那個閃閃發亮的胸針有很大的推動力。

兩振打刀之後不斷重複「有分別」和「沒分別」的「爭拗」,加州清光最後舉手一隻手叫停,反問:「山姥切真的不知道『可愛』和『漂亮』是差別很大的感覺?」

「不是不知道,是根本沒分別。」

「嘛……頭痛……」加州清光拍拍自己的頭,然後像下定決心似的拍拍手:「好!就這樣!反正最可愛的我今天有空,就趁現在教你!」

山姥切國廣心忖,若這兒不是自己的房間,他一定會直接離開。

「嘻,可愛嘛~~~」初始刀指指自己:「我就是可愛的代表。嘻嘻,是大家看到就會喜歡的可愛!」

「漂亮也是一樣……」山姥切國廣懶懶地應聲。

「當然不同耶。」加州清光搖搖頭:「要怎樣說?呀!三日月,你應該會認同他很漂亮吧?怎樣說都是天下最美的劍。」

「呀呀。」山姥切國廣腦海裡浮現三日月宗近的形象,華麗、優雅的外表,閑適的氣質,如果不算……逃內番不是判斷美醜的標準,所以不用理,除了他,實在難以找到另一振刀可以用來代表美、漂亮。山姥切國廣很快點頭,補充一句:「而且是人類、歷史上得到認同的漂亮。」

「那你第一次見到三日月時,覺得容易親近嗎?」山姥切國廣用力搖頭,若不是知道他不喜歡內番時會逃番,那個完美的形象實在令他覺得只應敬畏。

「因為,美麗的事物雖然吸引,但有時候會讓人不敢接近呢。」加州清光輕笑:「可愛就不同喔,因為可愛就是討人喜歡,讓人想『愛』他,所以才算可愛。」

山姥切國廣立刻被說服,反正同不同意最後也會每天被打扮,即使他仍然不算很懂可愛的意思。

加州清光往前哄,遞上手調整山姥切國廣的帽兜:「所以,山姥切不想大家說你漂亮不要緊,因為,對我來說,可愛比較重要。如果要我選擇,我寧願大家都讚我可愛,代表大家都喜歡我!」

「山姥切,努力當一個可愛的人吧!」這瞬間,山姥切國廣覺得眼前的傢伙很可愛。

傳授了獨家的可愛理論後,加州清光就開始以「可愛修行」之名一面扒山姥切國廣的布,一面替他打扮,頻密得連大和守安定也忍不住「投訴」:「喂,清光現在找到新玩具嗎?」

「嘛,是安定不讓我打扮,我自然找其他人。」當加州清光向山姥切國廣覆述此事時,略帶羞澀的神情看到山姥切國廣心裡一陣揪痛。沒察覺對方心情的初始刀,繼續用心打扮他的「換衣娃娃」:「今天不如塗指甲油吧,會變得更可愛呢。」

「不……不用。」

「反正你整天捲在布裡,大家不會看到啦。」加州清光像是猜到對方不想太張揚的想法,立刻給了一個很奇怪的理由去說服他:「就算只有自己看到的地方都要注意,這是心情問題。嘛……應該說,保持可愛的心,才會越來越可愛!」

無力吐槽又不知如何反駁,山姥切國廣惟有默默伸出雙手讓他「處理」,被當成可愛接班人培育的日子雖然讓山姥切國廣覺得不知如何自處,但一再被人強調自己值得讓人喜愛,令他心裡偶爾泛起甜絲絲的感覺。

終於有一次,山姥切國廣忍不住親上加州清光的臉頰。被親的紅色打刀先是一愣,然後笑着反問:「是不是我太可愛,所以山姥切無法忍住?」

山姥切國廣輕輕點頭。

「嘻!這是最好的讚美呢!呀……本來想回禮,但你的臉被布遮住……好!」加州清光拉下山姥切國廣的帽兜,飛快地在對方的臉頰回以一吻:「只有可愛的人才配得到讚美。」

讚美嗎?能得到讚美總比反感好。

山姥切國廣這種患得患失的感覺並不算持續太多,一次失敗的出陣,讓他連患得患失的機會也失去。

池田屋。

出陣的成員從沒想過大和守安定會改變歷史,為了讓沖田總司不受肺癆折磨,他知道出陣地點後,偷偷帶未來的特效藥回去治好他的原主。

大家起初沒察覺這個明顯的轉變,只以為沖田總司的「病發」時間是照某些歷史記錄中偏後的時間,在他們手上的資料有羅列不同的猜測,像池田屋一役時,沖田總司只是中暑而非發病。到隨着時間經過,去到沖田總司理應病殁的日子,才發現歷史已經改變。

「安定……改變歷史會有嚴重後果……」

「我只想沖田君可以活下去!只要之後隱姓埋名,就不會……哇……」

「地震?!」

時間被切斷,包括沖田總司在內的所有人都變成喪屍,目睹一切變化的大和守安定無法相信眼前的事實。原本只是一個「卑微」的願望,現在讓世界丕變之餘,連最初,最想實現的心願也被粉碎。

「安定!」因為不忍殺害攻擊自己的原主,大和守安定重傷碎刀。

「撤退……撤……」第一次當上隊長的山姥切國廣立刻作最差,也是惟一可以保住剩下的人的判斷。

大家匆忙準備回城,沒料到加州清光在傳送光芒出現時往後退。

「等等!快回來!」

加州清光搖搖頭:「我竟然沒察覺安定的心情……嘛,反正變得破破爛爛,一點也不可愛呢,回去也不會被愛吧?」

山姥切國廣很想答他會有人愛他,但嘴巴只能顫抖,無法把話說出口。

「再見了,以後要當一個好隊長。」目送其他人離開的加州清光苦笑:「我要陪安定,捨不得留下他一個……」

「我們都是那個人的刀……」

~~~~~~~~~

「喵,之後的事嘛,相信藥研多少能猜到。」審神喵指指另一個主題帖,是演練場傳聞的詳情:「每次出陣也拼上命,有事一定獨自去解決或者獨自斷後,終於差點兒被困在被放棄的世界……若非同伴合力打破已封鎖起來的傳送陣,他大概早已得償所願地斷刀。」

「……為甚麼仍派他出去?」

「聽說出陣遇上麻煩,原本希望可以派他過去告誡大家提早回城,放棄那次任務,沒想到他故意要大家留到最後。」

「希望不會再出事。」

「的確呢。」審神喵點頭:「作為一個本丸很難再承受一次相似的打擊。」

「嗯。」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