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丸說故事:其他本丸的故事~Story 002 (1st. verson):花開花落~

開場白

作為說故事的本丸,這系列的故事自然不是猫丸裡的故事。雖然可能會有猫丸的貓咪和刀劍的吐槽,甚至在「故事」裡登場,但主角是其他本丸的刀劍,所以任何可能都會出現。

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刀音,但不是刀音本丸(因為故事大概有後續,所以說出他自己的「故事」的機會還是留給他們),所有有刀音相關劇情,但不需視為刀音本丸。

本篇是猜測一:山姥切國廣X歌仙兼定。

~~~~~

「啊喂?大將,怎麼在哭?」

「很可憐……幸好有救回呢喵……」審神喵轉身伏到自己的近侍身上:「有同事說他家的被被剛剛差點自殺成功……喵……應該說,若不是救回……他應該已經折刀……」

「甚麼?」付喪神會自殺對藥研藤四郎來說是有點「奇怪」的事,因為身在本丸,在審神者的力量下,被他所召喚,施以化形之術,訂下契約的付喪神根本難以做到:「按道理應該不可能,除非那個本丸沒審神者,但照大將所說,那個本丸的審神者仍在。」

「自殺只是是比喻喵……藥研想知道?」

「嗯。」

「簡單說是借斷後而讓自己有機會斷刀……喵……怪不得他呢,心愛的刀為保護自己而死在面前……一直在等那個機會吧?」

「要從最初說起呢……」

~~~~~~

「不要逃!」本丸的日課開始,說日課好像太誇張,不過夏天剛至,所以現在確算是日課。本丸的初始刀追着大家已習以為常的一振刀跑:「布一定要洗,否則會有讓人不快的味道,我不可以讓主上嗅到不風雅的氣味!」

「反正我只是仿刀……不用太……哇!」等級差距和忍不住回頭說話的結果,就是剛顯現不久的山姥切國廣被初始刀歌仙兼定捉住,再強行剝下他的白布。

「不……不要看着我……」被扒皮的打刀立刻鑽到草叢後,歌仙兼定沒好氣地望了一眼,很快請堀川家的兩個兄弟去照顧他。

日復日的追逐並未為歌仙兼定帶來太大的煩惱,讓他感到不夠風雅的部分就只有每次見對方找地方躲,令他感到自己的做法過於失儀。

「請問為甚麼要躲起來?」今天,歌仙兼定在洗淨、烘乾那塊不白的白布後,在倉庫找回白布的主人。由於審神者請了他的兄弟出門遠征,所以讓他有機會躲至一個不易被發現的地方,也造就兩刀交談的機會。

「……不要看我……」山姥切國廣沒正面回來,一手「搶」過自己的白布並低聲道謝後,又縮回一角去披回和整理。

「只是不希望被別人看到嗎?」

「……嗯。」

「了解。」淡淡、溫柔的聲音讓山姥切國廣以為自己從此會被放過,沒想到對方的下一句話是:「明天起,我會找一個合適的地方讓你安心在裡面休息。」

「甚麼?」

「明早九時請到我的房間外等我。」歌仙兼定以不容拒絕的眼神直視山姥切國廣:「逃跑我會請大家一起幫忙。」

這個本丸,大家很相信初始刀,而且很樂意幫他。

自知無力抵抗,山姥切國廣翌日乖乖過去房間找對方。如他猜測般,歌仙兼定請他留在他獨自居住的房間,收下他的布拿出門清洗,出門前關上房門讓他不會被打擾。

方法看似不錯,但歌仙兼定很快發現要做的事沒太大的改變,只是找刀的地方則在自己房間。雖然,以山姥切國廣身形,要完全藏起來不可能,在打理整齊的房間,就算是短刀也難以找到完全藏起自己,又不會弄亂或弄髒的地方。因此,沒幾天,歌仙兼定回到房間就發現很可愛的一幕。

「嘻……很抱歉……」看到頭上用風呂敷包住的打刀,不笑出來很難。

「咕……」

「很抱歉,還你。」歌仙兼定慢慢走過去,擋住對方想搶的手順便找到空隙拉下並未綁好的風呂敷,細心為對方披上、整理披風:「就算用舊布,也可以整理得風雅……」

「不准說我好看。」

「是,所以只說布的風雅。」歌仙兼定不慍不怒,經過他的「巧手」下,相同的一塊布也能整理出截然不同的氣質:「明天借你一塊吧,在換洗的時候。」

「……我先回去……今天麻煩你了。」一時間無法反應,山姥切國廣急急道謝離開,沒注意到歌仙兼定望向他的溫柔笑容。這個本丸的山姥切國廣無法有其他「被被」可以換洗,其實是審神者的主意。她認為要「改變」這振打刀自卑的個性,就要減低他藏起來的機會,所以只准他擁有一塊可以披在身上的布,方便換下來清洗時逐漸習慣露出好看的臉蛋。歌仙兼定不只一次請審神者體諒他,也以衛生為由請她准許山姥切國廣擁有其他方便遮掩自己的布,即使他不同意山姥切國廣的退縮做法,但認為強逼他人毫不風雅,而且有機會造成對方反抗,令「進步」越來越難。

況且,為此逼得刀劍寧可變得骯髒……亦影響本丸的形象。

「主上說過,不可以讓你有其他布去遮掩自己。」第二天,歌仙兼定向依約前來的山姥切國廣解釋,在對方反應過來前續說:「可是,主上並未禁止他人相助。」

「等等,你的意思是?」

「請稍等。」歌仙兼定伸手摘下山姥切國廣的布,雖然潛意識令山姥切國廣想往後褪,但逐漸習慣的互動令他意念剛浮起時停下腳步,默默接受對方的「幫忙」。下一秒,他看到歌仙兼定解下自己的披風:「等等,我不懂……」

「只是借給你,清洗後再換回來。」內裡花俏的披風覆上白布的主人,歌仙兼定細心為對方整理直至感到滿意:「就請如平日般在這兒休息,我洗好烘乾就回。」

山姥切國廣從此有新的「體驗」。

就像最初被對方扒皮那樣,起初幾天,山姥切國廣混身不自在,在無人的房間裡喃喃自語說自己配不上漂亮的披風,到逐漸無視「漂亮」的花紋,可以像平日披上白布般,默默接受「它」的存在。

如是者,夏天快要過去,他逐漸意識到另一件事:

香味。

天氣悶熱時,心思難以集中,自然難以感受到其他感覺,現在天氣偶有涼意,風吹進房間時,一絲絲沉實穩重的幽香似有還無地在身邊縈繞,撩撥他的心思。

到底香味從何而來?

房間的主人聽說有薰香的習慣,可是,若是房間的味道理應一進門會聞到,不會如現在般到靜下來才會出現。

終於有一天他忍不住,拿起披風的一角放到鼻子前。

是相同的香氣。

意識到那是對方身上的氣味,山姥切國廣的臉立刻紅透,幸然披風的主人剛拿白布去洗,所以在他回來前,紅紅的臉已回復平日無異。

發現那是對方的味道後,山姥切國廣每次「被換上」披風,都會趁對方出門後拉下包着頭的位置,讓自己可以感受到對方的迷人的味道,而且開始感受對方殘留在披風上的溫度。

到他明白當中的意義,已發現無法回頭,想到自己越來越自在,甚至喜歡上對方為自己整理,更換「外皮」的時間,山姥切國廣一方面擔心對方察覺自己的想法,一方面雙腳每天自動往對方的房間走去,即使入秋後理應不需每天換洗白布,兩人仍然如夏天般每天享受着那段寧靜的時光。

「山姥切君?」被叫喚的打刀回過神,抬頭看到初始刀站在自己身旁呆望自己,愣住幾秒才懂得反應:「抱……抱歉!」

被發現了!

山姥切國廣很想逃跑,但自己的白布仍在對方手上,不可能就這樣逃出門。

「沒關係……」打破尷尬氣氛的人是歌仙兼定:「看來山姥切君發現呢。」

「發現?」

「那是薰香。」歌仙兼定和譪的聲音、溫柔的眼神,不像是剛發現有個「變態」在聞自己披風的事:「山姥切君是發現有特別的味道才會特意去找吧?」

「對不起……是……是我失禮。」

「能發現藏在細節的氣味,看來山姥切君越來越風雅。」歌仙兼定沒有立即換回兩人的披風,而是去打開一個精緻的木櫃:「既然山姥切君欣賞,不妨多留一會學習。」

「嗯……」優雅的香氣淡淡擴散,歌仙兼定不急於換回自己的披風,而是掛起山姥切國廣的白布在不遠處,好讓香氣可以薰上。在香氣和透進窗內的陽光下,歌仙兼定變得比平日閃亮。

「或者,可以再薰一下我的……」整理好白布後,歌仙兼定走向山姥切國廣,柔聲問可否讓他摘下披風去薰香,山姥切國廣腦海一片空白,只懂得點頭,在對方解開自己身上的披風時,很自然地往對方的臉哄過去。

很柔軟,很甜。

分開的一刻,兩人的眼裡只剩下對方。

本丸裡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對誕生,其他人對他們兩個開始交往感好奇,但看到平日對大家照顧有加的初始刀流露出比平日更溫柔的眼神,更甜美的笑容,心裡希望他得到屬於他的幸福。

另一邊,他們對山姥切國廣越來越不介意稍稍露出臉的事感高興,就算之後他的「帽子」經常被歌仙兼定拉回「正常位置」,完全掩蓋他的臉孔,大家也認為那是那振刀因愛而得到自信的證明。

可惜沒人想到他們的幸福如此短暫,為了讓本丸的刀劍學習帶領部隊的方法,審神者開始讓等級已提升的山姥切國廣帶隊出陣,每次都由經驗豐富的刀劍在旁輔助,希望他可以很快可以獨當一面。山姥切國廣不負所託,每次出陣都戰勝,帶着大量資源,或者讓人滿意的戰果回到本丸,直至那一天。

有強大敵人出現在新的時間點,為保險起見,審神者讓山姥切國廣領軍之餘,也派歌仙兼定出陣以兼顧不同戰況,隊員則有短刀和太刀,希望力量和靈活中取得平衡。

一切發生得很突然,敵人很強大,原打算撤退,但山姥切國廣不想放任歷史受到破壞,所以堅持多停留一會以尋找修復的可能,結果……時間突然停頓,「那個世界」的人類瞬間變得瘋狂,而且,回去的傳送陣的力量越來越弱之餘,成為吸引已如喪屍般的人類的「誘餌」。

最後一刻,送走其他部隊成員,歌仙兼定轉身以背擋住所有攻擊,拉過山姥切國廣一吻後,推他進只有他的體型能夠穿過的傳送陣。

~~~~~

「喵,自此之後,那個本丸的山姥切國廣不願出陣,就算命令他出去也顯得不合群,無法再帶領刀劍作戰。而且……」

「而且?」

「他每次自發斷後,拼死向敵人作戰,不少刀劍都察覺他有輕生之意,只是沒有那個機會。這一次,幾乎讓他等到……」

相似的事再度發生,山姥切國廣自發斷後,推剛上任隊長的刀劍離開那個世界,然後看着傳送陣關上。

「但照大將所說,他應該失敗……」

「因為有個笨蛋卡住傳送陣,然後幾乎用盡他的神通力將傳送門強行打開再拉他回去。」審神喵輕笑,眼角有點濕潤:「幸好有這種不惜一切,也深信自己力量的刀呢。」

藥研藤四郎想像一下情況,即使不知道「救出」那位山姥切國廣的刀劍是誰,但也理解那份直率的信念如何珍貴:「希望那位山姥切國廣先生可以重新振作,好好活下去。」

「不知道呢……過去太痛,實在不敢多想,暫時平安已是難能可貴。」審神喵搖搖頭,又望了一眼電腦螢幕:「如果像她所說,她那振山姥切國廣自出事後,每天認真清洗自己的白布,讓白布乾淨得像新的一樣喵……總有一天,會把那份自責清洗至只剩下懷念……喵……希望。」

「惟望能如大將所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