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丸說故事001 with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

001 猫丸說故事 with 美男高校地球防衛部LOVE!

開場白

猫丸的貓咪是一隻喜歡蒐集故事的貓咪,而且也喜歡說故事。今天,就來一個有趣的故事吧!

~「人」生如戲~

「呀,去熱史。」由布院煙趴在鬼怒川熱史身上:「最近很無聊。」

「小煙當鬼後甚麼也不做,當然無聊。」鬼怒川熱史托托眼鏡,他完全不明白為甚麼「死後」仍有戴眼鏡的設定,不過聽翁巴特說,那是因為人設問題,只要維持就可以一直擁有「特權」,所以亦不在意:「要出門『玩』一次?」

「嘛,不要。」懶鬼立刻拒絕:「那隻翁巴特不知用甚麼手段,連我們的靈魂都要替他賣力,拍那些甚麼超次元頻道,若不是聽他說自由參加『重生』項目,以後不用輪迴,我也不會加入。」

「噗啾?我好像聽到由布院說無耶。」翁巴特不知從哪兒鑽出來:「有一個good idea!啾吧啾吧!」

「嘛,不要……」由布院煙趴到鬼怒川熱史背上:「麻煩死了……」

只可惜,有些事不是拒絕就可以喵。

粉紅色的光芒包圍他們,然後。

來到一個我們很熟悉的地方。

「這兒是?」「鬼怒川熱史」首先被嚇一跳,沒幾秒轉為好奇又驚喜的眼神:「天守閣?我們在天守閣裡?」

「嘛,熱史,應該先捉那隻傢伙問清楚……」「由布院煙」見附近不似有藏人,而且思索是新的宇宙直播,所以打算去外面看看有沒有「攝影隊」,只不過……

碰!

「小煙!」

「噗啾~~不要亂跑!」翁巴特的聲音突然從後面出現:「Ladies and Gentlemen,歡迎收看我們全新的love love節目,《守護歷史‧LOVE!!》,噗啾!」

「果然又是你!」「由布院煙」回頭要捉翁巴特去教訓,結果自然是又撞一次頭。

「小煙!小心……等等……」「鬼怒川熱史」終於發現不妥:「我沒看到小煙撞到門楣,而且,小煙的聲線好像變低了。」

「嘛。」「由布院煙」揉揉頭,感到比平日刺手,沒有平日的柔順感,立刻死死瞪住從後面「變」出來,一身古裝打扮的外星袋熊等他解釋。

他肯定不會是甚麼好事。

「別焦急別焦急,wait,啾吧。」翁巴特搖搖爪,再拿出一個完全不符合風情的麥克風:「現在宣佈,this is our HOME maru,愛丸,噗啾!」

「讀音……又……」

「熱史,要吐槽的地方好像是那兩字。」

「嗯……」

「為了向人類的古代傳遞愛,我們有這個love love的project,嘛啾。」翁巴特開始演說:「以同步率決定和哪振刀劍男士同化,然後,親身回到過去,守護歷史之餘傳達愛!噗啾,是不是很love love?」

「由布院煙」忍住即時殺動物的衝動,在直播中殺袋熊不是大問題,問題是到時候可能無法「回去」。

而且……

「熱史……你不會被收買吧?麻煩死了……」看到自己的「好友」雙眼已閃着光芒,他知道已有人「背叛」。

「親眼見證歷史……不是看書嗎?」

「Of course!」

「真的?」

「以這世界的科技,easy,啾吧!」翁巴特越說越high:「Let's party!」

糟點已多得無處吐,對嘛喵?

「翁巴特,可是,以一個本丸來說,只有我和小煙,似乎太少人。」

「No, no。」翁巴特又搖一次爪:「隆重介紹!我們的初始刀,以設定來說,是你們在本丸的前輩!」

「Hello!聽說會變得更受女生歡迎,所以來看看……鬼怒川前輩?由布院前輩?」

「立?!」

「One more。」今天的翁巴特比平日說得多英語:「我們的初鍛刀!」

「吶呢,前輩們呢嗦!」

「有基?!」

「而我……」翁巴特拍拍胸膛,意氣風發地說:「噗啾,我是這個愛丸的審神者,你們要叫我主公,啾吧!」

「嘛……玩甚麼角色扮演……麻煩死了……」「由布院煙」打算拖人離開,可是沒人想走:「喂!翁巴特剛剛說要回古代,又說甚麼……本丸,比Battle Lovers更難以令人相信,一旦捲進戰爭,很大機會會死,不,肯定會!」

「沒事沒事,嘛啾。」翁巴特笑起來:「有保護,『死』就可以回到你們原本住的地方。這兒是新節目,短期!啾吧啾吧……」

「會痛嗎?」

「不太會,嘛啾。」

「說謊我會拔光你的毛!」

「由布院very bad,竟然說出毫不love love,又不符合設定的話,嘛啾。」翁巴特裝無辜:「設定……我忘了!啾吧啾吧,要按這兒……」

他們感到一陣天旋地轉,腦袋再次回復清明後,大家面面相覷。

「有其他『人』的記憶,同時存在……」

「頭很痛……」

「吶,很有趣呢嗦!」

「我果然是世界一可愛!而且還是前輩。嘛,翁巴特,我喜歡你這次的節目!」

「詳細解釋太麻煩嘛啾。」翁巴特不知從哪兒拉出同樣不符合時代設定的巨型鏡子:「裡面反映你們在這個世界的樣貌。噗啾,你們會看到彼此真正的樣子,但是,要認識在這個空間有和設定的各位樣子the same的同體,啾吧啾吧……」

「由布院煙」一再擋門框之謎解開,身高比「真正的他」高得多,一身健康膚色,身穿紅色迷彩服,手上『拿』着一枝長槍。」

「大千鳥十文字槍……」嘴巴不自覺吐出話語,和當日被強逼成為Battle Lovers時相同。

「唔?呀呀……上杉家御手選三十五腰……」下一個又自動接上話:「姬鶴一文字……咦?」

猜測是自我意識比以前完整,所以無論「由布院煙」或「鬼怒川熱史」都可以很快中止被硬插的「台詞」。

「亂藤四郎呢。吶,要跟我一起亂嗎嗦?」「箱根有基」意圖翻起「裙子」,馬上被「鬼怒川熱史」制止:「不要緊,下面有褲子嗦!」

他們在想,口癖這習慣,就算被強制說「台詞」也會反修改回去。

「我變成女孩子呢!」

「嘛啾,其實亂藤四郎是男人,啾吧啾吧。」

「我看看……對呢!我摸到自己有雞雞嗦!!」

相信他們會感到頭痛呢,幸好,聽說那時候他們沒有一期一振在本丸裡,喵,連壓切長谷部也沒有,否則一定會被罵得很慘。

「河川下游之子,加州清光。雖然不好用,但也是好刀。」「藏王立」說畢這句既定台詞後,開心地轉圈:「比想像中可愛,一定很受女孩子喜歡!」

「立,太快適應不是好事。」

他們到那時候才發現其中一位友人不在現場,根據翁巴特的說法,那是因為暫時未有可以和鳴子硫黃可以同步思想、意識的「角色」,所以暫時放他一馬。

竟然有比那個「時之政府」還刻薄的「上司」,再加上要在「時之政府」下工作,雙重壓搾一定不好受呢喵。

之後,從演練場起,他們開始了他們的故事。貓也是和他們在演練場裡認識,那個本丸的亂藤四郎,他們叫「箱根有基」的孩子很可愛,所以貓可以聽到他們說一個又一個不同的「故事」,尤其是他們最初被強逼當Battle Lovers的事。

聽說,他們最初不是很習慣,畢竟是「真正的戰鬥」,但因為那隻好好摸的翁巴特保證是「節目效果」,加上之後他們的本丸陸續多了很多很多狐狸、小老虎等等小動物後,在那個「箱根有基」的「強烈願望」下,暫時仍留在這個世界繼續完成他們的節目。

相信很快又可以在演練場見到他們呢喵。

之後會有甚麼故事,實在很期待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

剛出陣回來的大和守安定未有時間休息,所以多少感到唇乾舌燥,不過他亦沒有客氣,即使源清麿表明自己不方便飲用任何茶水,也不會影響他打開買回來的果汁骨碌骨碌地喝之餘,刻意挑釁對方暗示有人不敢喝之類。 「這兒既然是大和守大人的房間,請大和守不必在意我奇怪的習慣呢。」源清麿看出對方希望自己喝點東西,回以溫柔的笑容:「我還得感謝大和守大人的體諒呢。」 「實在太難為水心子先生呢。」大和守安定放下手裡的果汁苦笑: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