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8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CP天保組,水麿/麿水沒太大差別(雖然主線主要是水麿)

b. 看到資料後差點對墓碑發廚後,為減低自己越來越歪的想法而寫的短篇

c. 時間線為訂婚後


~~~~~~~~~~~~~~~~~~~~~


9月27日。


年份不可考,雖說時之政府在2205年建立審神者和刀劍男士的「制度」,但作為出身於政府的刀劍知道,他們的「時間線」是和本丸的審神者掛勾。不過,因為要「保護」審神者在現世的身份等資料,所以他們在接觸相關資料時,會被強制模糊掉,或者變成無法完整接收,所以,「年份」對他們而言並不存在。


對付喪神而言,有「日子」已經很足夠。


「清麿,今天打算去哪兒?」深愛的一位難得主動請自己和他一起向審神喵請一天休假到現世,無論是主動邀請,還是提出去現世的要求都叫他意外,而且,一直沒見他交待去哪兒等等,全部都不符合他「人設」。踏出現世的傳送陣後,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開口問源清麿。


「水心子怕我賣掉水心子?」連「說笑」也出現了!可能見水心子正秀感到訝異,源清麿立刻收起表情柔聲回答:「想先去一個地方,之後水心子想去哪兒也可以。」


「你真的是清麿嗎?」水心子正秀難以置信地瞪大眼。


「請問水心子,我不是清麿會是誰喔?」源清麿笑得甜美、輕柔,轉瞬間抬起頭輕敲下巴思索:「不過,水心子很厲害呢,立刻問到重點。要說嘛,我不是源清麿,而是刀工源清麿所作的刀劍集合體付喪神的其中一個分靈……呀,要剔除當時冒充虎徹名刀的那振呢,畢竟他也有顯現嘛。」


「清麿……」水心子正秀愣住一會才能再開口:「我不懂清麿的意思。」


「到了目的地後,水心子自然會明白。」源清麿的笑容比平日更溫柔:「因為水心子很聰明,看到後就不用我解釋。」


水心子正秀決定不再追問,他知道一旦對方不想說,就算是自己也無法從他口中打聽出甚麼。到達目的地就會知道……反正是今天內會知道的事,就任由他保持神秘一會。


「話說規條一直維持原樣,只能在特定地點的傳送陣來回,要去其他地方只能用走路或者轉乘其他交通工具,似乎未夠效率。」


「水心子不希望約會的時間可以延長?」源清麿笑着反問,突然目光被某事吸引:「花店?」


「嗯?」


「啊……沒事,我只是驚訝花店會在這時間開門,現世的人類看來為了生活一樣很努力呢。」源清麿往花店走去,但遠遠看着沒走近:「買一點過去……還是不買較好,不小心壞了時間線會有麻煩。」


「清麿想買花?」水心子正秀眨眨眼:「我們遠征也會買東西,買點花不會影響時間線。」


「小心為上較……」話未說完,源清麿就被水心子正秀拉到花店門前:「如果清麿不願意選,我會隨便買。」


「……呃……知道。」在水心子正秀的「威脅」下,源清麿總算選了一小束讓他意外的花。


菊花?


不像是一般情況會買的花……水心子正秀開始猜想到對方想去的會是甚麼類型的地方。可是,身為刀劍男士,應該沒有那個「需要」才是。


寺廟、拜祭,應該是人類做的事。


「啊,往那邊走……對……」一再用電話確認方向,源清麿很快帶水心子正秀到一個地方。


「宗福寺?」


「嗯。」源清麿點點頭,示意對方看看門外的看板和石碑,水心子正秀在看板標題看到「源清麿之墓」時,還以為只是對方想來拜祭製作自己的刀工,但仔細一看內容和門外的石碑:「怎……怎會?我記得是在西光寺……」


刀工水心子正秀的墓。


「聽說因為地震而破損,後來在這兒重建……結果和刀工源清麿成為鄰居。」源清麿待在大門外好像沒意思進去,水心子正秀追問才答:「裡面似乎有人,選命日來似乎是我失策。」


「現世人類不可能知道我們是付喪神,可以大膽進去。」水心子正秀因未婚伴侶細膩的心思而感動,但對他在門外不入而不解。


「裡面可能有其他審神者,我們進去一定會被認出。」


「進去再說。」水心子正秀拉起源清麿的手:「清麿的機動加我的偵察和隱蔽,不可能連人類也贏不過。選今天來現世,相信清麿有話想和那位水心子正秀說,不可以未試就放棄。」


「嗯。」


裡面的人似乎是刀劍愛好者,和審神者工作無關,所以待他們簡單清潔、拜祭後,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趁空檔走到墓碑前。


「如清麿所說,他們成為鄰居。」今早的「反問」得到正式的解答,站在墓碑前的「兩個人」,和墓碑上的「人」是完全不同的「人」:「我們確不是源清麿和水心子正秀。」


「嗯,但和他們算是關係匪淺呢。」源清麿放下鮮花,合掌默禱,輕聲開口:「抱歉來打擾呢,可能對水心子大人和源大人而言會匪夷所思,現在站在你們面前的『我們』,是兩位所做的刀劍付喪神集合體,我身邊的那位是水心子正秀,而我是源清麿。」


「等等……清麿不會是來自我介紹吧?」


源清麿望向水心子正秀輕笑一下又轉回前面的刀工水心子正秀的墓碑:「我們是本靈的碎片,是無數分靈的其中之一……今次唐突前來,是希望向兩位稟告一事。」


「我們已經訂婚呢,雖然男子之間、刀劍之間的婚約不可能得到承認,但禮節上仍然希望告知。」源清麿溫婉的聲音柔柔響起:「我向水心子大人發誓,永遠會照顧、保護我身邊的這一位水心子正秀。」


作為刀劍男士的水心子正秀的臉轉眼紅透:「清麿,你這是突襲!」


「如果照實說,水心子不一定會願意今天來……咦?」看到未婚夫走到刀工源清麿的墓前,源清麿暗暗嚇一跳。


「請將清麿交託給我!」見水心子正秀恭敬到跪在墓前,源清麿立刻走過幾步要拉起他但被拒絕,水心子正秀繼續對墓碑說:「我會終此一生保護他。」


怎麼變成好像見家長……呃,今天要說也算是見家長。


此時聽到遠處傳來人聲,源清麿不敢久留,立刻拉起水心子正秀,和「家長」道別後直接拖走到另一側,悄悄偷望前來的人。


幸好及時「撤退」,現在出現的人們明顯是審神者,知道他們是審神者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正在談是否要帶水心子,甚至源清麿來這兒拜祭。


「躲一會兒再出去較好……」兩刀盤算何時正式撤退,但似乎來的審神者不只一批,所以一時間無法掌握離開的時機,幸好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所以不靠近墓碑不會被發現:「或者在附近看看……」


沒走上多遠,兩刀被附近的一個小魚池吸引了目光。細小的池水,裡面養着幾條色彩斑爛,身上閃耀着光彩的鯉魚,在靈逸之地生長,自有另一種感覺。


「本丸雖然有魚池,但在這兒看到……竟會突然想起以前的事。」水心子正秀的語氣有幾分懷念。


「水心子想起甚麼?」


「最初得到身體後不久,要學習觀想自己有沒有雜念……記得當時要求內心要清澈見底,不起波瀾,而且只可以是萬里無雲的晴天,白天最好,明月高掛的晚間次之。」


「呀呀~~~那種事嗎?」源清麿輕笑:「水心子很厲害,一直做到他們的要求。」


「記得清麿以前有提過,為了在考核時通過,會偷偷請內心浮現出來的魚暫時躲起來。」水心子正秀想起往事忍不住輕笑:「當時想說怎可能。」


「因為那條魚很聰明,很厲害,每次也會保護我令我不會被發現內心不夠單純。」


「怎可能……」


「後來不需要考核,我沒再特別做呢,管狐要『突擊』測驗,隨便說一下就可以過關,所以算是沒被管狐發現。」源清麿溫柔地望向水心子正秀:「那條魚在我眼裡,是世界上最漂亮、最溫柔的魚。」


「記得清麿說過是黑色……等等,清麿剛剛說自己說謊騙過管狐?」水心子正秀瞪大眼:「太過份!」


「咦?大家都這樣做啊……難道水心子每次也會正經地觀想嗎?」源清麿反問。


「……身為新新刀之祖……」


「好的,了解。」源清麿拍拍「好孩子」:「很多年前的事,現在我已無法看到清澄的水……」


「不試試……」看到對方露出苦澀的表情,水心子正秀說不下去,空氣一時間寂靜下來,氛氣開始變得尷尬。在源清麿準備轉話題時,水心子正秀突然開口:「要不換我試,自從到本丸後,一直荒廢這些練習,偶爾要補回來。」


「好,那我為水心子偵察,以免有人過來。」源清麿回以一笑:「半小時好像太久,若是十五分鐘……」


「五分鐘,不,一分鐘。」水心子正秀拍拍胸膛:「別看輕新新刀之祖。」


水心子正秀閉上眼,回憶以前學習的步驟,荒廢多時的「技藝」,對「好孩子」來說要重拾不難,然而……


「怎麼會……」時間大約過了三分鐘,水心子正秀睜開眼,呆望着源清麿,直白的視線叫對方擔心。


「還好嗎?」源清麿拿出手帕為對方擦汗:「不要勉強,回本丸再試沒關係。」


「紫色……」水心子正秀突然說出一句話,雙眼未離開源清麿:「和清麿一樣……等等,清麿剛剛說你的魚……」


「看來水心子發現呢。」源清麿溫柔地笑:「那是一條很聰明,很厲害,身體是漂亮的黑色,有晶瑩、祖母綠一樣的綠色眼睛的魚,整片湖裡就只有他一條魚存在。」


水心子正秀那片以往清澈見底,毫無波瀾、雜質的湖,住着一條全身紫色,連眼珠都是漂亮的紫紅色的魚。


「相信要回去再談呢。」源清麿再次牽起水心子正秀的手:「人聲往這兒來了,快跑!」


「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五 兵分兩路的意思,就是分批去作戰。 所以呢,出陣夏日連隊戰,還有去特別的海邊找普通的夜光貝,都算是兵分兩路。 聽到貓咪大將的「註釋」,厚藤四郎本要提醒「兵分兩路」在兵法的真正用法,但等級未算高,機動又不算很高的情況下,他不到0.1秒已被在場的其他極短們摀住嘴巴。 「吶呢,所以我們可以去則宗大人說的海邊?」對於亂藤四郎的問題,審神喵比了個「OK」作回答,不少短刀立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九 「連隊戰,喵!」審神喵下班回本丸後,立刻興奮地宣佈:「大家,準備好了嗎喵?」 「是!!」 雖然每年的夏日連隊戰都會由不同的刀劍組成部隊,但隊長,和近期要訓練的刀劍基本上,只要刀種合適便會繼續出陣,所以像治金丸基本上一定會出陣的刀劍早已準備好,可以在審神喵回本丸後立即裝備剛做出來的水砲兵出陣。 「喵!去打水仗呀喵!」 「好!!」 「這星期要接到新人,可以嗎喵?」 「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九八‧五 「哇!是劍!果然是丙子椒林劍!!喵喵喵!!」 「喲,大將,妳又在當貓咪了。」揉揉被巨「響」震痛的耳朵藥研藤四郎無奈輕笑:「不是說那個甚麼……圍棋男士嗎?怎會是『果然』是丙子椒林劍?」 「喵?」審神喵眨眨眼,再側頭,又一次眨眨眼:「貓沒跟藥研說嗎?審神者論壇在公開下巴照那天,幾乎很快有一致說法是他喵。」 「那……甚麼鬼圍棋男士又是?」 「貓一早有說是梗喵!!是貫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