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6 Prelude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d. 會有不同CP,會另外註明,而猫丸是藥審本丸,審神「者」是一隻獸人形的貓咪(可以變回人形,但多以貓形出現)。

此「狂想曲」簡介:

a. 男性懷孕有(雖然應該只是「公布」沒詳情),非ABO,ABO有機會再寫www

b. 每一個樂章有關連

c. 屬於是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有收養兩個小刀靈作孩子的「if」線

d. 會有不同配對,請看每個樂章的註明

音樂開始:

「喵,甚麼嘛。」審神喵吐吐舌頭:「結界自上月初更新後,最近收到超過一個本丸有刀劍男士懷孕,請各審神者注意本丸內刀劍男士的身體狀況,有異樣需即時報告。」

聽到那隻愛BL成性的貓咪語氣平淡地唸完那堆話,近侍刀錯愕地抬頭,望向審神喵的方向以確認那隻貓咪有沒有被掉包。

「喵?」感覺到自己被緊緊盯住,貓咪回頭望向近侍:「藥研?」

「妳真是我的貓咪嗎?說BL事時竟然沒情緒起伏。」

「……那只是一堆文字堆出來的公文……比網上之前流傳的消息還不如喵。」審神喵甩甩尾:「比較有用是後面這段『時之政府會在這星期內予每位審神者分發刀劍男士專用驗孕棒10套,另可申請超音波檢查設備,只要申請就會安排依次序分發作為本丸基本設備』。」

「……甚麼鬼?」

「十套,猫丸不可能夠用。」貓咪攤爪:「後續應要到万屋買,他們搶小判的手段已經司空見慣,不過看在不另收費的超音波設備,貓今次不罵他們,剛剛已立刻申請。」

「妳是期待他們有孩子?」

「期待會有傷害……」審神喵又甩甩尾:「貓的運氣不可能這樣好,喵。想要小刀呀喵~~~這種好事怎可能到貓?」

「那申請那東西又有何用?大將。」

「免費當然申請啊……而且,相信不是太古老的類型吧?搞不好平日替大家做身體檢查也有用,不要白不要呢喵。」

「這倒是。」藥研藤四郎托托眼鏡,在光線下反射出奇異的光芒:「有點期待,到時可以找人試機。」

「藥研,你那個瘋狂科學家的表情出來啊喵。」

「嘿,實驗對象找誰好?」短刀顯然沒聽進去,心裡只顧盤算如何找人做實驗。

「喂喂,藥研~~~」

「不如找陸奧守……最近他經常用模型勾引妍……」

審神喵一尾巴拍下!

「痛!啊喂,大將,妳輕一點好嘛!」

「女兒控!陸奧守也有找小藥啊,又不見藥研說喵。」

「我就是女兒控,那又怎樣?」

「喵,藥研要找陸奧守麻煩貓不介意,反正他有沒有黏着妍你也會找他。」貓咪作勢要再甩尾:「這種事還是通知一下大家,提醒他們做愛時要戴套。」

「……大將,請不要說得這樣直接。」

「反正是藥研宣布,還有,貓命令藥研要直接地說。」審神喵露出不可反抗的眼神:「否則,貓保證有刀會假裝或者真的不懂,雖然貓的運氣是零,但,預防萬一還是要。啊……藥研還要教懂他們用,相信有一堆刀連保險套在哪兒買,怎樣拆出來和戴上也不懂。」

「這種事……可以抗命嗎?」

「不、可、喵!」

雖然藥研藤四郎真心想抗命,但,大將下的命令很合理,也是為了本丸的戰力着想,所以惟有履行她的「命令」。

貼公告很簡單,應付秋田藤四郎「要如何才會懷孕」的問題有點難,但可以丟給其他長輩。最困難的事就是「大將」命令的「性教育」課。

而且,為求「安全」,本丸裡大部分刀男都需要學懂這事,以防有些未被貓咪發現戀情(雖然藥研藤四郎認為機會極微,她的「腐喵雷達」比極短,不,極脇偵察高不知多少倍)的刀劍會搞出刀命,所以隔天就趁審神喵回現世上班後在大廣間舉行(預防貓咪闖進然後因腦補而失血過多)。

如果是普通的人體講座、健康講座,可以保證短刀會以櫻吹雪的狀態下說畢全場,只是,今天是一場性教育。嗯,性不是難以啟齒的事,安全套怎樣用也是很正常的知識,但在一些故意搞事,腦袋轉數突然比極短機動快的刀劍面前,這場講座對藥研藤四郎來說是一場噩夢。

「不,安全套不同口味是不是可以吃出來,這一點和今次的講座無關,大嫂你要試請自己試。」

「喂!厚!不要把安全套套到手上!!」

「也不要用來裝水!!不,我知道求生節目有說,但這些安全套是這次講座教學用,不要浪費!!」

「重申,這次是教怎樣選擇和用安全套,上面的凹凸紋、螺旋紋會不會影響感受,請、自、己、去、試!!」

近侍刀覺得自己快吐血身亡。

「看來藥研哥哥沒辦法呢……浦島,請幫幫我。」

已失去氣力的藥研藤四郎被拎走,換亂藤四郎坐上主講位。

「那些口味不是很好,鶴丸大嫂吃慣好東西,就不要試較好呢。」可愛的短刀直白地逐條回覆:「厚哥哥,部分安全套裡面有殺精藥,用來儲水會危險耶……然後……對!花紋嗎?多少會有分別,但最重要是技巧!沒技巧,再多花紋也沒用,隨時比玩具更差呢!鶴丸大嫂,你是在暗示一期哥哥對你不夠好嗎?」

現在換鶴丸國永因為羞恥感而炸掉(一期一振已石化),亂藤四郎輕而易舉順便解決之後由三日月宗近等刀丟出來的問題。

「吶,剛才我己經解釋很詳細呢!總之,就算沒上面的通告,為了另一半的健康着想,平日都要用!」亂藤四郎義正詞嚴地總結:「不要拿不戴比較舒服來說!事後清理很麻煩,沒做好有機會會不舒服。還有,用完要包好丟掉,不要到處亂丟,知道嗎?」

「是!」大概是懾於短刀的氣勢,大家乖乖地齊聲回答。

藥研藤四郎向貓咪匯報工作,逗得審神喵大笑。

「竟然是亂讓他們聽話嗎?」貓咪笑至拍桌子:「看來,亂的經驗很豐富呢喵……」

「不准腦補!」

「喵,藥研提醒貓未腦補。」

「喂!」

審神喵大笑,拍拍短刀的頭:「是,是,這次不腦補,相信暫時可以放心呢。」

「希望。」

「喵?」

「我不認為他們會乖乖聽話。」藥研藤四郎苦笑:「大將難道認為他們都是聽教聽話的好『孩子』嗎?」

「他們不是小孩……不……」貓咪想想後搖頭:「他們不可能會聽。」

「請問大將,那些器材甚麼事候會有?」

「比想像中快。」貓咪打開其一中份文件:「今天的文件說已收到申請,一星期內送貨。」

「……機動高得讓人懷疑。」

「反正有新玩具,又是免費的,就一面用一面研究喵。」

「時之政府」會高速送貨並非毫無原因,到他們發現時,已是「為時已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藥研藤四郎努力去隱瞞天保組的情況,但要知道總會知道。 「那(嗶~~~~)的傢伙竟然要找他們麻煩,藥研知道卻不告訴貓?!」貓爪揪住短刀的領帶,貓尾勒住短刀的脖子,審神喵氣勢如虹地「拷問」她的近侍:「很會隱瞞喵!不是跟清光鬥嘴嗎?現在學會合作隱住貓,你很好喔喵!」 會知道的原因無他,是一文字則宗自己找上門。 「噯呀,我們的貓咪主人。」一文字則宗從被封閉的世界回來後,沒有立刻像其他刀劍般回去梳洗和休息,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