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6 2nd Movement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男性懷孕有(雖然應該只是「公布」沒詳情),非ABO,ABO有機會再寫www

b. 每一個樂章有關連

c. 屬於是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有收養兩個小刀靈作孩子的「if」線

d. 會有不同配對,第二樂章主角為石青

音樂開始:

沖田家那兩振的事很快傳遍本丸,大家除了恭喜他們外,亦終於相信通告上寫的是真事。

這倒不怪他們,高層人士,尤其是政府「高層」人員的話從來不可信,製造謠言希望離間刀劍男士們的感情,或者以各種試煉為由去考驗他們對審神者和「守護歷史」的忠誠,那張公告在他們眼裡就是這些手段之一,會是真事反而是怪事。

另外,沖田組的經驗,讓刀劍男士開始胡亂懷疑,令原有的避孕套裝很快就用完,後續購買的價錢雖然「還好」,但,再下去也不是辦法。

「喵,似乎要請大家自己買,先驗出結果呢。」

「妳不是想第一個知道嗎?」藥研藤四郎輕笑:「記得妳常說腐女的幸福,大將。」

「貓不想被博多追殺。」貓咪趴倒在手入室的桌上。因為太多刀劍來問,有些更是隔天又出現,為免檢查時要來回走麻煩,貓咪索性把工作搬去手入室做:「上次問他拿小判時的眼神很恐怖。」

管理本丸財政的博多藤四郎,認真管錢時連審神喵也怕。

「呀……我晚點跟他說。」藥研藤四郎苦笑,公事雖然重要,但嚇怕自己的貓咪這事亦不能退讓:「可是,若完全要他們自己檢查,怕到時會有人因為捨不得,甚至拿不出錢而耽誤判斷。」

「也對呢喵。」審神喵爬起來,走向櫃子數數:「還有幾套,暫時還可以撐一星期左右。藥研的想法也對,因為你們不是人類女性,沒有經期作為參考,一旦懷孕,很有機會被忽略。人類女性就算有經期,也會因為擔心、身體原本狀況等等原因,會出現數個月後,更嚴重要臨盤才被發現懷孕的情況,這對懷孕的一方和胎兒會有危險……或者,看看有沒有折衷方法。」

就在他們討論的時候,石切丸以違反他的機動的速度,抱着笑面青江出現。

「請主殿為青江檢查。」石切丸眼神認真:「我是指驗孕。」

「喵喵喵?」

「我的御神刀大人,請你先放下我再說話可以嗎?」仍被抱住的笑面青江苦笑:「太緊張呢,我剛剛只是開玩笑。」

「不,青江的情況比較需要檢查。」

繼續放任他們「爭拗」不是好事,藥研藤四郎藉拿矮椅讓笑面青江休息之便,制止他們繼續爭論。

「所以,發生甚麼事?」

「青江發燒。」

「等等……我的御神刀大人,探熱那個不是說我體溫正常嗎?」笑面青江急急澄清:「就算真的有高,也高不出0.1度。」

「你體溫比正常人低。」石切丸露出不容反駁的眼神:「一般人的正常體溫,對你來說是發燒。」

「喵,這點貓贊成。」審神喵舉爪:「貓也是體溫偏低,所以,只要量出正常體溫就要吃退燒藥。」

「嗯。」藥研藤四郎和議,令笑面青江無法不閉嘴。

「可是,這和要驗孕無關喵,第一個反應是感冒才對吧?」

「他開了一個惡劣,但合理的玩笑。」石切丸說出抱笑面青江來前的事。原本兩刀只是在爭論有沒有發燒,抱住的感覺能否作準,拗不贏的笑面青江忍不住笑着說出一句:「嘻,我的御神刀大人這樣擔心,不會認為我是懷孕吧?」

後面想補充那句「只是說笑呢」還未出口,就出現石切丸超速載人,呀,超機動抱笑面青江到手入室事件。

「驗一下無妨喵……」審神喵請近侍去拿驗孕棒,喃喃說了句:「喵,快用完,又要買,博多一定會罵貓……」

「不用麻煩主人。」笑面青江見機不可失,立刻藉詞拒絕:「這種事我們自己有空慢慢看清楚都可以,我是指檢查。」

「不,要驗。」石切丸堅決反對:「以青江的個性,一定找機會逃跑,到時候我一定追不上。」

呀呀,絕望的機動差距不是說笑耶。

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同時點頭。

「很簡單,只要用這個刺一下,再把血滴到這張試紙上……」短刀詳細解釋驗孕棒的用法。

「要這麼焦急插進我身體嗎?」笑面青江很自然說出惹人遐想的話:「我是指針刺,請御神刀大人不要……咦?沒打算敲我頭嗎?」

「如果青江有孕在身,怕動到胎氣。」

「怎麼說得我已經有孩子……」笑面青江苦笑:「就算大家都有,我這個殺過小孩的人又怎可能……嗯,有點痛,請問是這樣嗎?」

「嗯……」藥研藤四郎接過瞄了一見,表情略變,然後再遞到審神喵爪裡。

「青江,你真的中獎喵。」審神喵搖搖爪裡的驗孕棒。

「怎可能立刻驗出來?」笑面青江不服:「不會出錯嗎?」

「因為是上面專為刀劍男士設計的『符咒』。」審神喵解釋:「如果有錯更要擔心呢喵。就像人類那樣,那代表身體很大機會出大問題,更加需要醫治和休息。」

笑面青江某程度是自掘墳墓,因為無論那個結果是否可信,以貓咪剛剛的說法,反而變成一定要正式身體檢查的理由,不用等審神喵開口,石切丸已經直接抱他到檢查室等待答案。

事實證明,之前的檢驗並沒出錯。

對大和守安定說過的話,審神喵鄭重地和兩刀說一次,用詞略偏向咒術,而且比較着重「未知」的部分,大概是因為結界而出現的「胎兒」,很難判定對刀劍男士這種「付喪神」會帶來甚麼影響。

「嘿,意思是要我再殺一次?」笑面青江眼神越來越虛無、失焦:「嘿嘿……哈哈哈……」

「青江!」石切丸急忙拿出御幣,勉強驅走笑面青江身上的穢氣:「放心,我會守護在側。」

既然他們已作出決定(或者說,以笑面青江的「經歷」,實在難以作另一個選擇),近侍刀請他們回去休息,提醒要定期檢查外,身體若有不適也要儘快告知。

果然,如短刀所料,他們剛離開,之前一直認真的審神喵,又再露出腐喵的表情。

「喵,很恩愛呢喵……」

「喲,大將。」早就知道對方個性的藥研藤四郎賊笑:「辛苦妳呢,裝模作樣這樣久。」

「甚麼裝模作樣呀喵?!」貓咪一秒,不,半秒變臉:「貓才沒有裝模作樣喵!正事談完,當然可以腦補!!」

叩。

短刀隨手拿起一捲文件敲貓頭:「哦,那請先完成正事。」

藥研藤四郎指指那幾幢堆積如山的文件:「蓋完爪印前不准休息。」

「嗚哇~~~~」貓咪哭聲震天,可惜沒刀來救。

活該。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