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狂想曲No.16 1st Movement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男性懷孕有(雖然應該只是「公布」沒詳情),非ABO,ABO有機會再寫www

b. 每一個樂章有關連

c. 屬於是審神喵和藥研藤四郎有收養兩個小刀靈作孩子的「if」線

d. 會有不同配對,第一樂章為沖田組

音樂開始:

檢查儀器送來不久,本丸第一對夫夫出現身體問題。

值得慶幸的是,本丸的「醫學顧問」(誤)已熟悉設備的運作方式,這一點要多謝陸奧守吉行的犠牲(笑)。聽說藥研藤四郎以「新世界的科技」的名義,「誘拐」他參與,最初因為調較失誤,讓他電擊了好幾次,幸在多番研究和好奇前來的南海太郎朝尊的協助下,終於找到正確用法。

儀器分為兩個主要功能,第一個很簡單,是「基本檢查」。把「病人」的手放在感應器上,經過靈力評估、計算,總之就是看了也不懂的方法後,可以從電腦裡(沒錯,儀器可以接駁電腦,為安全起見,貓咪特意從倉庫裡挖出一部被「棄置」多時,速度稍遜的手提電腦,在不連接網絡方式下作它的專用電腦,再連上印表機,以避免使用傳送訊息功能)看到刀劍男士的身體狀況,像心肺功能、血液狀況、能量平衡等等,都可以測試到。當然,驗孕功能也有,而且依說明書看來,可以檢查到胎兒的周數。

另一個功能更神奇,就是類似現世的3D檢查技術。說明書強調是掃瞄刀劍男士的靈力,然後再以程式模擬實際狀況,不只可以用來檢查胎兒情況,就算像陸奧守吉行沒有懷孕時,都可以對應身體不同部分去檢查器官運作情況。

「不愧是新世界的科技!」因此,就算被電擊,陸奧守吉行亦覺得無侮。畢竟嘛,看到自己身體內部的運作情況,實在太有趣,太新世界。

另一方面,檢驗套裝不用測試,因為用法太簡單,和人類驗血糖的儀器相似(沒錯,和人類避孕棒完全不同),只需要用內附的短針刺一滴血滴到試紙上,再插進即棄測試機就可以。而且,還強調用特製的符咒去製作,所以除了是刀劍男士專用外,還顧及自然分解的能力,使用後直接埋在土裡就可以,大約三個月至半年就會完全分解。

今天,來「問症」的刀是加州清光。

「大變態~~~可不可以叫妳那個小子給一些感冒藥我?」

「喵?」審神喵瞄瞄身邊的短刀,心忖他們兩個是不是又在鬥氣。

「嘛,不是我生病,是我家安定耶。」

「清光,你用『你家安定』這詞,小心安定聽到後追斬你喔喵。」

「我倒是希望他有氣力追斬我,他感冒呢。」加州清光有點不耐煩:「大變態,可不可以催那個小子快一點嘛?」

「啊喂,我就在你面前,有話直接說!」藥研藤四郎率之開口:「感冒藥可以給你,你等等。」

「等等啊喵!」審神喵突然制止他們:「雖然這幾天轉天氣,很容易會有感冒,可是,連症狀也不說就要拿感冒藥,不怕拿錯藥嗎喵?」

「啊……也是。」藥研藤四郎認同兼且坐回去:「雖然這天氣大多是風寒,但也有可能是保暖過度的結果,兩種都是感冒,但用藥不同。」

「嘛,麻煩……感冒有這樣複雜嗎?」加州清光雖然嘴上在抱怨,但眼神比剛才認真,仔細說出大和守安定這幾天的情況:「早幾天似乎已有不舒服,一直有低熱,聽說蓋被發汗有用,蓋了幾天。呀……胃口不好,吃得很少。我每餐拿給他吃的東西,吃不到一半,所以這兩天只拿半份,他吃不完還想吐……而且,想睡覺,睡很多。安定呀,之前整天說我懶,現在倒是一口氣補回,可是,怎樣睡也無法恢復的情況和我之前感冒時很像,但似乎有點久。這也是我今天來找那小子拿藥的理由啦……我擔心他啊。」

藥研藤四郎正想開口就被貓尾勾住制止,審神喵開口:「喵,還是叫安定來檢查一下較好呢~~」

「咦?可是安定沒精神。」

「抱他來也要,喵!」審神喵用力甩一下尾:「感冒可以很嚴重,有可能感染腸胃甚至其他地方,如果是這樣就很大問題呢喵!」

「是!」

「記得請安定戴好口罩再過來……」貓咪一面說一面拿出口罩給自己和近侍:「因為感冒會傳染,清光也要戴。安定回房間休息後不用戴,因為要休養,但清光要戴,喵!」

「吓?」加州清光反駁:「我身體健康,不會有事呢。」

「笨蛋不會感冒的意思?」

「我立刻戴口罩!!大變態……主人,妳的口罩很可愛,可以給我一個嘛?」

「給。」

安定很快被抱到手入室(因為附設藥櫃),然後審神喵以「房間要打掃、讓空氣流通之餘,又要保持溫暖,以免安定病情加重」為由,逼加州清光立刻回去打掃、更換床單等等,然後再為大和守安定檢查。

「大將……難道妳……」

「檢查做多了沒關係。」審神喵低聲回應:「症狀像感冒,但也像……」

「嗯。」

審神喵拿出一組驗孕棒交給大和守安定:「上面的公告,相信安定有看過喵。為了保險起見,我們儘量都會請大家做例行檢查。」

乖巧的打刀不虞有詐,按照指示戳手指和滴血檢查,但因為看不懂上面的指示,所以請貓咪主人幫忙。

果然。

「藥研,去看看清光回來沒。」

「要請他過來嗎?」

「不。」審神喵搖頭:「在貓和安定談完前,要確定清光無法接近這兒。談完後,貓會傳訊息到你的電話,只要感到電話震動,就是可以的訊號。」

「應。」即使不明白這命令的原因,但藥研藤四郎深信她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很快出門「防止」初始刀出現。

「安定,接下來的事,你可以自由決定。」審神喵微微低頭思索,再抬頭時已換上平日不會看到的認真表情:「不一定要跟任何人商量,包括清光。」

「主人?」

「要跟他談可以,但下決定的人是你。」審神喵一字一句清楚地說:「不需要清光同意,甚至不想他知道也可以。」

「是。」面對散發出真正主人氣場的主人,大和守安定知道只有答應一途。

「你,懷了孩子。」貓咪直接說出結果:「初步檢驗是懷孕,如果安定有需要可以再做詳細檢查。你有權決定留,還是不留這個孩子。」

「咦?」淺葱色的打刀瞪大眼,不明白貓咪主人的意思。

「貓知道清光很想要孩子,但,如果安定不想要,可以拒絕。」審神喵繼續以平靜的語氣說:「身體是屬於你,不要因為別人的想法下決定。是否讓他知道,最後下決定的決定權全在你手上。最終要為決定負責的人,實質只有你一個。貓雖然相信清光的為人,但是,刀劍男士懷孕會否和人類相似,或者對你的神格、身體有甚麼影響仍是未知數。而且,養育小孩不是簡單的事。理想和現實肯定有所不同。誠然,收養刀靈後,貓和藥研變得很幸福,但一切從零開始,需要花很多倍心力。」

「……主人並不希望我留下?」沉思一段時間後,大和守安定抬頭發問。

「貓不會說可以或者不可以。貓喜歡的東西,相信安定很清楚,清光的願望,安定亦不可能忘記,可是,貓是希望安定明白『你』自己想要甚麼,不是要回應貓或者清光的想法。」

「請問是否要現在回答?」

「不用,但有時效。因為未做詳細檢查,所以貓無法知道回覆時限。」

「我想讓清光知道。」大和守安定很快作出第一個決定:「無論最後決定如何,我希望清光可以參與。」

「好。」審神喵傳送訊息請近侍帶加州清光過來,大和守安定立刻請求做詳細檢查,要求要在加州清光陪同下做。

答案確認,大和守安定已懷孕超過六周,相信在上次結界修復後不久已懷上。

「是真的嗎?」加州清光又驚又喜,緊緊抱進大和守安定,但很快怕傷到他而放鬆雙手:「……不是做夢嗎?」

「不是呢,清光。」

平日很怕自己不可愛的一面會被看到的加州清光忍不住哭出來,最後反而要大和守安定安撫。

「主人說有些事要我們決定,我們回去再說?」

「當然可以……」加州清光想抱走伴侶,但想起對方身體不適:「安定的情況,請問有沒有藥……」

「感冒是有。」藥研藤四郎指出檢查結果:「藥我一會兒找給你,懷孕時要比較注意用藥,要一點時間。」

「拜託近侍大人。」

「不是那小子嗎?」

「哈哈……請近侍大人不要計較……」

「藥研,不要趁機欺負清光。」貓咪制止想乘機討回公道的短刀:「快準備藥,安定要早點休息。」

「是。」

意外地,當大和守安定說出貓咪主人的擔憂後,加州清光比他更堅持要放棄這份「禮物」。

「為甚麼?清光不是一直想要孩子嗎?」

「如果因為孩子而要安定送命,我一定不會答應!」

「那清光要聽聽我的想法嗎?」

「安定?」

「最初聽清光說想有孩子時,我只覺得是個笑話……可是,想通後,覺得清光說得沒錯呢。尤其是當看到主人和近侍大人變得越來越幸福,既然收養的孩子已經可以讓他們有這樣大的轉變,如果是真正的孩子呢?如果我們不是男人,相信早就有這個決定。那個啊……雖然我不打算再提他,但,我們那位主人當年一直被大家掛心的事,就是沒有子嗣。我們如果有自己的孩子,是不是代表我們有機會為他走出更多的路?」

「安定……」

「況且,幸好是我呢。」大和守安定輕笑:「如果是清光,要你不打扮,變得不可愛,清光一定會難受。反正我本身就不可愛,又不喜歡打扮,多一點也沒差別。」

「笨蛋,安定你很可愛!」加州清光立刻回嗆:「安定其實和我一樣可愛……不,在我眼裡,安定比我可愛!我不會讓安定有機會變得不可愛!」

「那先謝過啊。」

「說起打扮……」加州清光突然想起一事,立刻從抽屜裡找出一小瓶東西和一些紙巾往外面走:「安定,請等我一會。」

「??」到大和守安定看到再次進門的伴侶時,才知道對方的用意。看到熱愛打扮、化妝的打刀洗去所有指甲油,並答應短時間內不會再用指甲油,以免影響孩子,乖巧的打刀立刻感動得點頭。

由於兩個人真正願望本身是一致的關係,答案就這樣確定下來。

「喵,是這樣嗎?那安定就請多休息,工作貓會把你的份全部丟給清光。」

「吓……主人……不要好嘛……」

「有請求才叫貓做主人的傢伙,理應受一下教訓呢喵。」

「……可是……」

「還是清光想貓叫安定去幫忙畑當番還是馬當番?」

「呀!不用不用!」加州清光合十:「工作請教交給我,不要讓安定勞累。」

「乖。」貓咪滿意地點頭:「請放心,貓會打聽刀劍男士懷孕要注意的資料,藥研都會經常為你檢查身體,相信不會有問題。」

「謝謝主人。」

「清光,要細心照顧安定,如果他受一點苦,貓絕對不會放過你!」

「嘛,我知道啦。」

「答得很察敷衍,再來一次!」

「知道!我絕對會照顧好安定!」

「乖。」審神喵示意近侍請他們出門:「身體有不適一定要說。」

「是。」

「不要隱瞞啊喵……」

「主人,我們不是小孩子。」沖田組同時苦笑。

現在換審神喵苦笑:「的確呢,放心。本丸會支持你們的決定呢喵。」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