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六

所有新選組刀劍呆住。

「還打算今天再看……很可惜。」

「嘛,本來想過叫上那隻大變態,叫她請我們再看耶。」

「到底,我們是幸好,還是不幸……」堀川國廣呆望着網絡上的公告:「兼先生……」

「所有機會啊,如露水轉眼即逝,要自己爭取。」和泉守兼定說完,馬上被新選組加蜂須賀虎徹集體敲頭:「喂!好痛!為甚麼連國廣都打?」

「兼先生,拿瘟疫開玩笑實在是很失禮!」脇差沒一絲退讓:「快跟大家,還有現世受瘟疫影響的人道歉!」

「道歉他們也不可能聽……痛痛痛,我道歉我道歉!」和泉守兼定低頭,向其他人說了句「對不起」。

「還有呢?」繞手鼓腮,還瞪大眼的堀川國廣,在和泉守兼定眼裡變得很恐怖。

「很抱歉,我不該拿現世的瘟疫說笑……對不起。」

「這樣才是好孩子呢,兼先生。」

「你當我是小鬼?」有刀想家暴,其他刀已坐好等看戲。

「我有說錯嗎~~~~兼、先、生?」堀川國廣變換着音調,朝對方送上最燦爛的笑容。

「沒……沒有……」看呆的打刀只能乖巧應聲。

「是,真的是好孩子。」堀川國廣的話,令其他刀劍忍不住大笑,長曾禰虎徹第一個說出感想:「哈哈,果然很懂管教!」

「謝謝長曾禰先生稱讚呢~~」脇差笑得很開心。

「大哥!」反倒是打刀想哭:「你不幫我說話嗎?」

「你胡言亂語就該受教訓。」長曾禰虎徹大義凜然道:「縱然現世不是我們可以涉足的地方,但主人要來回本丸和現世,現世瘟疫變嚴重是生死攸關的問題,我們拿來亂說是失格!」

「對不起。」這次道歉誠意可嘉。

「哦?你們都看到了?」捧着文件路過的藥研藤四郎走過去:「幸好,大將似乎暫時不得不乖乖休息呢。」

剛剛被教訓的和泉守兼定指住近侍刀瞪眼,義正辭嚴地教訓:「現世瘟疫嚴重,你竟然敢說幸好!還說主人可以因此休息!你知道瘟疫多可怕嗎?」

其餘新選組刀劍偷偷翻白眼。

「我當然知瘟疫可怕。」從藥研藤四郎的語調看來,他似乎對指責毫不在意,以平日工作時「專業」的微笑和語氣:「但和大將的健康相比,實在是微不足道。」

「不准狡辯!!!」和泉守兼定正經不到一分鐘,就回復符合他「年齡」的神情:「人類有可能感染瘟疫,如果真是顧慮主人的健康,更不應覺得是好事!」

「這點我當然知道。」近侍刀不慌不忙地回應:「不過,比起瘟疫,我的確比較擔心大將會否過度貧血,現世的醫者已警告,若再放任大將失血不止,輕則會昏迷不醒,重則會有性命之虞。你們說,到底是何時較重要?」

「我不大理解,請教近侍大人……」蜂須賀虎徹向藥研藤四郎點頭致意,得到回應後續說:「現世的事,我不是十分了解,惟在本丸之內,應無人可以傷主人分毫,相信不會有近侍大人所言的流血之事發生。」

「不,真的有。」短刀頓了頓,上下打量各刀:「說起來實在失禮,我指的是大將最愛看的事,現世稱為BL,亦即你們平日恩愛之事。」

新選組,以及蜂須賀虎徹臉色丕變。

「大將有多鍾愛BL,相信你們應很清楚,有關偷窺大家的事,她從沒少做過。」

「主人不是身體不適嗎?」堀川國廣嘗試緩和氣氛:「而且,既然近侍大人都知道現世的醫囑,主人一定很清楚,應該……應該會收斂吧?」

「那隻大變態?」沒等近侍刀回應,加州清光嗤笑一聲:「嘛,會改就不是大變態耶。」

「值得以性命相搏做那種事嗎?」蜂須賀虎徹覺得頭很痛。

「肯定。」藥研藤四郎堅定地回答:「早幾天她偷看你們看表演的反應時,已差點不顧儀態流鼻血,幸好我及時阻止。按照現世的檢查結果,我絕對相信她身體越來越虛弱的原因,是她長期沉迷本丸裡的BL的結果。」

「……果然是大變態呢。」加州清光首先說出感想。

「很變態。」大和守安定和應。

「呀……女性中竟有這種愛好。」長曾禰虎徹抓抓頭:「實在可怕。」

「主人的喜好……的確比瘟疫更會危及性命。」

「兼先生,下次主人走近時,我們是否要用揚沙瞇眼防止她看到?」

「呀呀~~」

不知不覺間,他們答應了短刀的「請求」,儘量不要在公眾場合過於恩愛,尤其她在本丸時。

「等等,不用保密大變態的事?」加州清光大吃一驚。

「當然不用保密。」藥研藤四郎奸笑:「若大家都知道,大將受到刺激的機會大減,有助身體康復。」

「……為甚麼,我好像覺得想起這方法的你更可怕……」

「嘿嘿嘿,畢竟……」藥研藤四郎笑着抬頭:「她的喜好太易懂。」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