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七‧五

「喵?不是過兩天才是十五夜嗎?」準備出門的審神喵不解地看着忙碌的刀劍們:「記得以前都是那天早上才開始準備,現在開始裝飾和整理場地會不會太早喵?」

「嘿,不是十五夜啦!」較接近貓的厚藤四郎抬頭:「是說……唔……唔唔!!」

亂藤四郎、前田藤四郎,還有第一個飛撲過去按倒他的愛染國俊,合力押倒他後壓住他的手腳和緊緊封住他的嘴巴:「哈哈,沒事,真的沒事。」

「沒事?」審神喵半瞇起眼,不相信他們的話。

「只是提早準備,可以提早偷吃……呀!當我沒說!」愛染國俊大笑:「祭典當然越早安排越好!到時還可以試試之前收起來的模具,是否仍可以順利做章魚燒啦!哈哈哈!」

看來只是找藉口多吃一點。

審神喵相信他們的話,今天乖乖的自己出門不用丟。

叩。

大門關上後,三振短刀終於放開厚藤四郎,癱到地上用力喘氣。

「嚇死我啦!」

「吶,心臟現在還在噗噗跳呢。」

「差點兒就露餡……」前田藤四郎無奈地看厚藤四郎:「厚哥哥,你差點壞了藥研哥哥的大事呀。」

「吓?」厚藤四郎依然在狀況外:「甚麼壞了藥研的大事?我還沒問你們為甚麼剛剛要阻止我和大將說話。」

「女性喜歡驚喜。」前田藤四郎回答。

「難得藥研哥哥細心為主人舉辦一場宴會呢……」亂藤四郎補充:「雖然,原因大概不可能猜中,但不懂風情的藥研哥哥會連食物都有不少要求,又指明是為了哄主人高興,被厚哥哥你這個笨蛋說出去的話,小心藥研哥哥不會放過你呢!」

「我不信。」厚藤四郎嘟嘟嘴:「藥研怎可能在意這些小事,我看他只是想吃烤肉,所以找大將做藉口。」

亂藤四郎帶頭揍下去,愛染國俊很快加入,前田藤四郎背過身當沒看到,直至那個笨蛋哥哥大喊投降才轉回去:「噗……似乎要去手入呢。」

「好!我現在去手入,順便問個清楚!」厚藤四郎大步在前走,大家怕有刀會亂說話所以尾隨,聽到受傷的原因後,藥研藤四郎推推眼鏡,淡淡地說:「啊……被大將知道不是不行。」

「嘿,我就說嘛,你們剛剛叫無端打人!」

「哼!藥研哥哥說的是『不是不行』,那自然是最好不說呢!」

「亂哥哥、厚哥哥……請不要吵……」前田藤四郎努力阻止,並用眼神請求愛染國俊幫忙,可惜……

「真是的呢……」愛染國俊雙手繞到腦後,嘖了一聲:「別人家的夫妻情趣,由其他人口中說出來還有意思嗎?厚君不懂情趣似乎更勝近侍大人一籌呢!」

「喂!」厚藤四郎要應付的「敵人」多了一個。

藥研藤四郎無奈揮揮手制止:「我的確不希望大將知道,這兩天,她才哀嘆沒一件好事發生,連她愛看的表演也接二連三地取消……若是被她發現,相信她只會說沒心情,不如取消烤肉大會……」

「等等!」厚藤四郎驚叫:「藥研……你說,你說大將可能會取消烤肉宴會?!不行!!我很期待呀!!」

「很難說喔。」藥研藤四郎故作欲言又止:「大將的個性……嘛,你們都懂……」

「我不認為大將是這種人……但……」酷愛烤肉的厚藤四郎越想越擔心:「可是……我真的聽過大將說沒表演看時快哭出來……還說了很多可怕的話……藥研!請放心!就算殺了我,我也不會說出去!」

簡單包紮過的短刀「立誓」後,蹬蹬蹬就衝出手入室,好像還聽到他高喊「守護烤肉大會的工作就交給他」。

剩下的短刀們只能拍掌讚賞近侍刀的急才。

「宴會的事就請先保密。」藥研藤四郎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尤其是我已安排小豆先生製作甜品的事。」

愛染國俊見事情已解決,簡單道別後就匆匆離開,聽說要回去和螢丸一起裝飾庭園,順道去摔醒明石國行。

手入室只剩下兩刀,亂藤四郎趁機上前輕聲問對方,是否有特別原因,宴會要在明天舉行。

「哈哈,原因要保密呢。不過,希望她會高興一點是真心的,我猜你們都不想看到大將因為沒表演看而哭吧?雖然為她的健康和錢包着想,少看為妙,但,因那個原因而取消,對她而言可是一件異常失落的事。」

「既然是為了哄主人高興……」亂藤四郎笑着站起來轉身,輕快地道出他的想法:「不如我去準備可愛禮物送給主人,相信她一定會喜歡呢!」

「不要!我已準備……呃……」

「藥研哥哥,太大意呢!」亂藤四郎笑得很愉快,然後用力拍拍哥哥肩膀:「要加油呢,送禮給女性可是大學問耶,藥研哥哥果然很幸福呢。」

「其實,不是明天……呃……總之,不要亂猜。」

「是,是。」亂藤四郎溫柔地笑:「知道藥研哥哥和主人信任、關心彼此,就算是我猜錯了也沒關係呢!放心吧,明天的宴會一定會順利,而且保密至主人回來後給她驚喜的!」

「一切拜託了。」

「喂,不用太客氣呢,藥研哥哥正笨蛋!」亂藤四郎大笑:「好吧好吧,明天準備宴會,後天邀請主人和我們兄弟一起賞月!」

「不行!」

「咦?」

「後天大將是我的。」藥研藤四郎突然作出聲明:「就是想和她跟孩子們過十五夜,所以才安排明天舉行宴會!」

「哈哈,好的好的,那請藥研哥哥到時管好主人,不要讓她到處偷看喲。」

「一定。」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下午直播前再次聽到粟田口家有刀嘀咕說有刀一出門就放飛,直接說會去玩,今晚不回來時,源清麿只是瞄了一眼,看到白山吉光似乎不在場後,繼續和水心子正秀一起邊聊天邊等直播。 然後,就是值得期待由改裝房間而來的兩天假期。 原定是這樣。 源清麿萬萬想不到會變成那個局面。 事情的「近因」,或者要回溯昨天的爭吵,吵鬧要出門去甜品店的刀劍不是愛甜食如命的包丁藤四郎,而是令大家意外的信濃藤四郎,而且會出席兩人份預約的

「狂想曲」簡介(猫丸限定): a. 猫丸設定,主線可以找《刀剣乱舞─猫丸日常》(雖然網上的篇幅已不齊全)。 b. 跟猫丸正篇內容、主線無關(啊,雖然沒主線)。 c. 純腦洞,除非註明,否則每篇故事獨立。或者說,每一個「編號」的故事都是if線,部分更是每一個樂章都是獨立的if。 此「狂想曲」簡介: a. 非ABO 男性懷孕有,ABO有機會再寫www(沒錯,又是這句) b. 水麿線 c. 不用旨望有車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