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八七

「咦??」早上,短刀們看到燭台切光忠和其他刀劍從倉庫搬出那堆東西後,不自覺睜大眼:「在準備十五夜的東西嗎?」

「哈哈,對呢。」燭台切光忠和譪地笑了幾聲:「過幾天就是十五夜,記得往年賞月的私人小空間的設計得到大家好評,今年打算繼續,所以從倉庫拿出隔板清潔。」

「吶,還有裝飾呢!」亂藤四郎揚揚自己找到的月亮飾物:「我們一起幫忙清潔和布置吧!」

「好!早裝飾好可以早點慶祝!」短刀們一呼百應,愛染國俊還興奮地喊着:「祭典!祭典!!」

「謝謝亂君呢。」燭台切光忠一拍手:「對了,既然你們有心幫助,可以幫我一件事嗎?」

「好!請說!!」在場的短刀拍拍胸口,一副放心交給我們的模樣。

「啊……大家都很精神呢!其實是一件小事。」燭台切光忠的笑容仍是一貫的溫柔和帥氣:「我們缺新鮮的芒草,花瓶已經找出來,但應節用的芒草,不用太多,夠這兒的花瓶用就可以。如果你們喜歡,找一些耐放的花草回來裝飾也無任歡迎。」

「是!」短刀們應聲後,紛紛往大門跑,發現不對勁的亂藤四郎及時叫住所有刀劍,大家齊齊回頭,不解地望向他。

「我們一起過去,誰幫燭台切先生整理這邊的東西?」亂藤四郎指住旁邊的雜物:「而且……我們都過去,一個不注意,恐怖會拔光後山的芒草耶。」

短刀們互相對望,大家都覺得亂藤四郎的話有道理。

「喲,燭台切先生……哦?大家都在呢。」藥研藤四郎向他們走去:「看樣子,要用的物品已經全部搬出來呢。對了,有事想找你商量。」

「是,請說。」

「十五夜那天,沿用上年的方式,大家隨自己的心意欣賞月色或休息,之前的一天大將雖然要上班,但我希望可以辦一個簡單的宴會讓她回來高興一下。」

「當然沒問題,有沒有特別的要求或者意思?我可以儘量配合。」帥氣的太刀優雅地欠身。

「大量的肉,類似烤肉大會的已可以……大將最近要多吃肉補充營養,啊……如果可以加一些蛋糕、果凍做甜品,相信她會更高興。」

「剛巧天氣開始轉涼,我還打算找天向近侍大人建議辦烤肉,呀,還有烤果菜的活動暖暖身體:既然近侍大人決定了日子,那就直接在後天辦。」

「烤肉……」未出門的厚藤四郎雙眼發亮:「好!我叫上大家去幫忙打獵!!」

「不可以只吃肉。」燭台切光忠搖搖手指:「要吃蔬菜和水果。」

「我可以幫忙摘野菜……」小夜左文字戳戳總廚大人:「請問,可以幫忙嗎?」

「小夜君願意幫忙,當然無任歡迎。」燭台切光忠蹲下拍拍小夜左文字的肩膀:「拜託你呢,小夜君。」

「可以……叫上之定……呃,歌仙嗎?」短刀別過頭,臉紅起來:「很久沒和他出門。」

「當然可以。」燭台切光忠輕笑:「不用趕回來,我會找其他人幫忙幫忙處理今天午飯和晚飯的準備工作。」

「感激不盡。」

「太客氣呢,小夜君。」

大家很快分配好工作,出門的出門,幫燭台切光忠忙的則去幫他忙,燭台切光忠開始不斷確認各物件的數量、用途,以免數量不足,或清理不急用之物而浪費時間。

「既然燭台切先生亦要忙十五夜的事,那天的甜品,我親自去請小豆先生幫忙也可以。」

「請便,我本打算找他幫忙。」即使很忙,燭台切光忠的笑容依舊溫柔:「如果近侍大人親自過去,可以告知他主人的喜好,或體質上的情況,他肯定會樂意配合。」

「謝謝建議。」藥研藤四郎回以平日的笑臉:「經燭台切先生提醒,我想起有甚麼食物比較適合大將。」

「請近侍大人手下留情,不要要求太奇怪的甜品。」可能猜想會用到藥材,掌廚的太刀勸說:「我擔心主人不喜歡,而且會嚇壞大家。」

「不會。」短刀對這點充滿信心:「大將一定會喜歡,是味道很好,小孩子,甚至大部分大人都會喜歡的味道,對身體也有不錯的滋補的能力。」

「聽起來很奇妙。」燭台切光忠眼神充滿好奇:「很期待看到答案。」

「請放心,那天就會知道。」藥研藤四郎自信地捊了一下劉海:「小豆先生常製作的款式之一,適量食用會令身體和暖,而且可以補血和提神。」

太刀會意:「的確是大多數人都喜歡的味道呢。」

「啊……還有!」藥研藤四郎突然叫出來:「烤肉大會的事,讓大將知道無妨,但甜品的事還請先保密。」

「哦?」

「……我……沒錯,最近很少機會吃甜品,我怕她過度期待下,這幾天不願乖乖吃飯,要撒嬌吃更多。」

「哈哈,果然是主人的風格,好的,我答應。」

「謝謝,我要去找小豆先生,失陪了。」

「回頭見。」

望着短刀遠去,太刀的嘴角不禁上揚。

他會細心安排,而且指定要有甜品的日子,相信有很特別的意義。好吧,要比平日展現更多的實力。

既然被指名,就要盡力表現。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