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O‧五

藥研藤四郎的「預感」成真,被帶到茶室後,先被強行換上一身被稱為「執事服」的西服。這種風格嘛……他是懂的,畢竟對他家貓咪的愛好實在太清楚,或者,說那隻貓咪太會「傳教」比較適合。

他百分百肯定,之後一定不會有好事。

一如他的「預期」,所謂的「特訓」,就是要他將那些奇怪的本子裡的事情做一遍……喂喂喂,不用重新教泡茶,自己早些日子前基本上是天天泡給她喝,若不是她身體因為「那種原因」長期失血轉壞,根本……

「藥研哥哥根本沒專心學習。」亂藤四郎鼓起腮,請來湊熱鬧的鶯丸(從平野藤四郎那邊聽到「有趣的消息」)暫時示範,叉起腰教訓對方:「不是要吸引主人的注意,令她不會過度沉迷BL嗎?看藥研哥哥心不在焉的模樣,不像希望改變現況呢!」

「我只是……只是以前天天給大將泡茶,已經了解基本技巧。」

「以前嗎?」鶯丸掩嘴一笑:「就是說現在沒有,請問我有沒有猜錯?近侍大人……噗,表情和大包平一樣,很有趣。」

鶯丸的話,成為「近侍大人」被大家審問最近怠慢主君的原因,即使短刀多次解釋茶葉的成份、「藥性」並不適合她近期飲用,但仍被質疑他沒用心思索其他好方法逗主君高興,或至少,令她暫時遠離奇怪,又傷身的BL妄想。

「不泡茶,果汁也沒給主人倒一杯嗎?」

「不,她的身體不適合喝。」

「藥研哥哥說的是茶葉泡的茶吧?那有給主人泡花茶嗎?」

「這……」

「所以,今晚主人和近侍大人的晚飯,要搬到那邊的小茶室嗎?」推門送點心過來的燭台切光忠放下各種點心,和譪地笑:「我會把主人和近侍大人的食物,用精緻的方式裝盤,到時請近侍大人親自來拿。」

說畢這句後,是例行的優雅和帥氣結合的按胸禮,藥研藤四郎正要反白眼+反駁,沒料到亂藤四郎搶先一步尖叫。

「對!就是這種呢!藥研哥哥欠缺的正正是這種令女性臉紅心跳的舉止!!燭台切先生,可以請你教藥研哥哥嗎?」

「不要說到我完全不懂,大將有客人來訪時,我有做的!」

「吶,那就是說,藥研哥哥沒在主人面前,我指只有主人和你的時候,做這種事逗她開心嗎?」

「我不必做這種事也足以吸引她。」

「如果藥研哥哥很有吸引力,相信主人在藥研哥哥身邊時,不會醉心在BL上呢~~雖然喜好的事,是各人的自由,但,很明顯呢,主人會有輕重之分耶。」

在亂藤四郎的攻擊,以及大家幫忙的助攻下,近侍刀宣布投降,乖乖接受特訓,以冀在今晚可以一舉「攻陷」因為最近經常被放置,結果嚴重腐化的貓咪主君。

儀容、裝扮、禮節,以至說話用字、語氣……必須在一個下午內完全掌握,還有飯後如何掌握兩人的氣氛等等,務求今晚成為兩人難忘的夜晚。

在短刀「奮戰」的同時,有隻貓咪趴在床上,一面看BL本本,一面搖尾巴。

喵,BL最高~~~藥研嗎?喵,就今晚驗收一下吧。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十一月十七日,是審神喵可愛的「女兒」的生日,可是,偏偏這天卻聽到悲劇的慘叫:「我不要!不要……可愛的小主人的生日會為甚麼不可以參加?」 「你要出陣。」近侍刀冷冷地回,腳一踢就把紅色打刀往傳送陣送。 「我要參加加加加加加…………」有回音呢,可怕。 「可憐……」妍擔心地望向加州清光,然後回頭望向「爸爸」:「不可以嗎?生日會少了哥哥們,會寂寞……」 沒有任何事情比「女兒」的「攻擊力」高,藥研藤四郎馬上答

送出訊息後,源清麿重新側身窩回水心子正秀的懷抱中:「抱歉呢,水心子……好像會越來越人知道。」 「清麿願意向更多人求救,我反而覺得安心。」水心子正秀淡淡地回答,看到加州清光傳來薄責源清麿為那件事道歉的事,差點偷笑出聲,尤其瞄到有刀繼續輸入道歉字眼,心忖一定會惹初始刀大人生氣。 「咳咳,白痴嗎?」呀呀……熟悉的聲音從電話裡發出時,水心子正秀終於忍不住笑出聲,順手制止「又」(沒錯,是又)一次道歉的源清麿

靜靜地吃了大半餐由浦島虎徹送過來的飯,大和守安定戳戳電話看了眼訊息,用只有坐在身邊的加州清光才能聽到音量輕聲問:「可以告訴我源先生經歷過甚麼嗎?」 「安定,你應該很清楚這事我會保密。」加州清光以薄責的語氣提醒大和守安定要尊重他和源清麿的約定,豈料對方不像平日般在重要的事上守着兩人各自的界線,或至少以不服氣的語調反駁,而是用加州清光少聽到的擔憂、傷感的口吻說出他的感想:「聽源先生說他的事時,我很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