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四

得到審神喵的首肯(為顧及貓咪的面子,亂藤四郎只說主人答應讓大家去海邊玩,而且同時問准可以在本周末去)後,第二天,本丸大部分刀劍就進入找東西,或者更多刀劍選擇的買買買模式。原因嘛,上次去海邊已是一段時間前的事,泳褲小小的,不知壓到哪兒,而且要買一堆海邊專用的「道具」(眾刀劍:我們不是小孩,那是道具不是玩具!),不如一口氣買回來。

加上,吃了,不,僱用了極短的万屋表示,他們會有極短速度送貨的選項,只要買夏日旅行系列的產品,可保證有即日送貨的服務(只要在當日万屋辦公時間內,又不怕晚上收貨就可以)。

「買買買!買買買!」無聊得太久的刀劍們,很快落入瘋狂購物的「陷阱」中:「反正可以今天來拿到手,多買幾種東西吧!」

可以預見本丸大門晚點會被紙箱堆爆。

吵吵鬧鬧的聲音,自然引來「監護人」的注意。

「大家在做甚麼?」一期一振走進房間,眾粟田口短刀們立刻關掉電腦和平板電腦的畫面。由於他們的行動太顯眼,惹來太刀的懷疑,運用「大哥」的身迫使大家重開畫面後,他們正準備瘋狂購物的「罪證」立刻刀贜並獲,而且也從他們口中得知周末會「休息」,然後一起去海邊玩。

「地下城的出陣,大家是否忘記?」一期一振大義凜然責備弟弟們誘使主殿玩樂,忽略正事,做出不忠不義的行為,有失粟田口家的顏面;身為刀劍男士,理應以主殿為重,以守護歷史為己任(下刪過萬字)。被罰跪坐聽取大半天說教,連午飯都要留在房間「思過」,然後再跟大哥懺悔(要得到他認同,否則說教輪迴又開始)的「弟弟們」開始擔心周末的「活動」會因此要取消,或其他刀劍能去時,他們不准出門,只准出陣。

在另一房間的鳴狐跟狐狸打個眼色,小小的狐狸立刻溜走。

「好。」一期一振不厭其煩重複之前說過不知多少次的話:「大家再說一次,作為刀劍男士,我們要……」

「一期一振,貓要知道,你用甚麼理由要他們跪着。」剛回到本丸的審神喵一爪按住門框,肉肉的貓腳一下踩進房間。

「我在教育弟弟們,請主殿不要過問。」

「貓在外面聽了一會,記得你有說要為主盡忠,現在是貓這位主人問你問題,作為忠心的刀劍,是否應該回答?」

一期一振唯有代弟弟們誘使主君荒廢正事致歉,並請求審神喵取消本周末的活動,全力出陣地下城的任務,為「時之政府」分憂。

「一期一振,請老實回答,你是希望繼續找弟弟們的分體吧?」

「這……」

「果然有私心呢……」審神喵甩一下尾:「為未找到的分體費心,然後忽略已在身邊的弟弟們,這事怎樣說也說不過去喵。」

「請主殿不要誤會,屬下只是希望為大家爭取到更多的習合的機會。」

「一期,貓記得你在教輪流出陣的刀劍用地心鑽探車。」

「為了徹底搜查,地心鑽探車是必須的。」

「因此,就算『休息』是貓的命令,你都不會遵從?貓已請亂代貓轉告,希望趁在天氣未完全轉涼時讓大家放鬆,以重整戰力的事要食言?」

一期一振頓時無法回話。

「如果,我可以地下出城出陣,需要的話。」鬼丸國綱突然走過來,揉揉一期一振的頭。

「不用呢喵,你已滿等,習合的事焦急也無補於事。」審神喵搖搖尾:「貓不想天氣變冷時到海邊,會容易生病呢喵。不只是貓啊,連大家都會,可是嘛,今天完全不到海邊一次,這一年好像過得有所欠缺……」

「謹遵主殿安排。」一期一振明白,即使勉強要貓咪中止這次的活動,都無改她希望和大家去海邊一趟的決心,一旦有「意外」,有可能像先前般要在現世留醫無法回來,到時候自己萬死也無法彌補。

「喵……看來一期已經明白呢。不過嘛……」審神喵掃視一下可憐的短刀們,然後笑着對一期一振說:「讓貓寶貝的短刀們,還有脇差被責備大半天的『過失』,還是要賠罪啊,就罰一期替每個弟弟買一套泳裝作為懲罰吧。」

「是。」

審神喵甩甩尾巴後,揉着狐狸地離開粟田口的房間,早在旁邊等候多時的藥研藤四郎輕笑:「用公事的方式去處理私事,算是違規嗎?」

「藥研覺得你可以說服一期?」

「嘿,不可能。」藥研藤四郎搖搖頭:「只能用大將的身份才能叫他聽話,加上,去海邊的事是屬於全本丸的事,所以,妳這次不算管家事。」

「那麼,貓可以請藥研管好重要的家事嗎?」

「請說。」

「小藥和妍好像沒新泳衣。」

「我現在立刻買!」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大將,今天不是要散步嗎?」星期六只顧做戒指,所以散步只是隨便出門就回去一事,藥研藤四郎可以放貓一馬,可是,今天是無所事事,有貓整天在床上趴的星期日,不出門散步實在說不過去。只不過,對一隻懶貓來說,之前幾乎每天都出門已是奇蹟,要懶起來就再多藥研藤四郎也拖不了她出門。 「喂,大將!」叫了好幾次後,在床上趴的貓咪總算瞄了他一眼,慵懶地翻身:「喵,只出門,不服可以不去,喵。」 「只出門……」短刀心忖有出

貓咪是守信用的貓,所以周末有乖乖努力做戒指。 不過用來當支架、調整棒的工具讓她大感意外:「喵……指甲油的瓶子?藥研在哪兒找來的?」貓咪一面問一面搖來看,再三確認她有沒有看錯。嗯,真的沒有,的而且確是指甲油的空瓶。 本丸裡會用指甲油的刀劍不只一個……但絕對不包括藥研藤四郎,而這個牌子、顏色的指甲油也不是她買回來後丟到一角的那些。 淺藍色…… 「喵,這是松井的?」顏色還是不大像,但貓咪暫時只想到他。

「喵,源今天看起來很精神呢喵。」 「喵喵喵!那邊好像有人拿着剛做好的曲奇!」 「喵?歌仙竟然會找天保組?」 「大將,請不要剛回來就找BL糧。」近侍刀動作熟練地先遮住貓眼,趁她發脾氣時一手扛起帶走:「就算現世已把瘟疫不當成一回事,回到本丸也要先梳洗更衣,以免影響歷史的事,好像是大將定的規則。」 「喵喵喵喵喵!」除了「可憐」外,也沒其他字眼可以形容此刻的貓咪。啊,有啦,是「活該」。總之,這隻一回到本丸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