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八

蜂須賀虎徹非常不愉快。

嘿嘿嘿。

沒錯,不愉快的源頭就是眼前這振不識好歹,對自己傻笑的某刀。

「看夠了沒?看夠就快回到自己的房間!」蜂須賀虎徹說了幾次沒刀理睬,索性起腳踹:「快滾!」

「哎哎……」「元兇」長曾禰虎徹奸笑:「真品大人好像學懂說髒話了,有趣呢……痛!」

「哼!」踩了對方一腳後,蜂須賀虎徹的氣似乎消了一點,諷刺的語氣勉強算是和緩一點:「如果那種都算髒話,贗品大概從沒說過好話。」

長曾禰虎徹早已習慣這種程度的嘲諷,所以不怒反笑,而且戳着對方問那個不願告訴已出門太刀的「修行地點」到底是甚麼,順便「報告」和獅子王的對話:「那小子似乎對無法和前主們相見的事很擔心,怕自己出門後會去奇怪的地方,蜂須賀甚麼也不告訴他,他會不安喔。」

「那傢……」蜂須賀虎徹深深吸一大口氣:「獅子王大人並不是你這種贗品可以猜忖的人,作為歷史悠久的真品,他的眼界和歷練不可少覷。」

「那麼嘛~~~」長曾禰虎徹故意拖長音節,不管對方甩開,鍥而不捨地要靠到他身上,沒多久,因為蜂須賀虎徹放棄「掙扎」而如願:「我們這位真品大人,為甚麼又沒有那份眼界和量度,去告訴那位太刀大人他想知……痛痛痛,不要扭耳朵!痛痛痛!」

蜂須賀虎徹沒回嘴,扭個心滿意足後「釋放」無禮者的耳朵。

「我以為耳朵會被你扭下來……」長曾禰虎徹揉揉被扭痛的位置去確定耳朵是否還「存活」,本想抱怨幾句,但看到蜂須賀虎徹羞澀的表情,甚麼不滿的話全煙消雲散,回身走過去定睛看着他問:「是不方便說的情況?」

「不,不算甚麼方不方便。」蜂須賀虎徹背向長曾禰虎徹:「哼!不顧他人一再拒絕,還一直苦纏答案,贗品果然教養不足。」

「那要請真品耐指導。」長曾禰虎徹壞笑:「我只是粗人,呵,贗品比較貼切,禮節的事,實在要請教我的真品。」

「無聊。」

「那,請問真品大人,可以將您修行的事,告知我這個贗品?」

蜂須賀虎徹輕輕敲一下對方的頭,努力掩飾臉上的笑意地「逃出」自己的房間。

似乎有戲呢。

長曾禰虎徹開心地追上去,有兩振刀請今天,不,連續請了兩天的假。

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一 經過一番儀式,清洗(含物理意義)沾染在身上的一切「污穢」,再喝上笑面青江預先準備的熱呼呼的薑紅茶(可加糖),再換回乾爽,而且已淨化過的衣物,天保組兩刀回到房間時至少感到身體乾爽,精神還可以。不過,發生過的事,也不是一句「已淨化」可以帶過,他們仍然需要靜下來沉澱、慢慢消化,再整理自身的情緒和想法。 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回去第一件事,是互相抱緊,靠在對方身上感受對方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七 在加州清光說要找石切丸來除穢時,不只是天保組,就算是其他刀劍都認為那是加州清光找個理由讓天保組好下台的言論,但當他們看到石切丸來到時的反應,無人不信剛才那番很「古怪」的言論。 在門前時還是一副和譪可親、溫和,帶着淺笑的模樣,御神刀大人和他的妻子督見天保組的一刻,兩刀的臉色同一時間沉下去,而且,兩刀的眼神立刻變得非常銳利。 「加州先生太大意,已非一般除穢可以處理。」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七七六‧五 「剛才讓各位擔心,實在非常抱歉。」還沒踏入小茶室,天保組兩刀站在門外向裏面的虎徹兩刀,還有身邊的沖田組深深鞠躬道歉。 「誰要你們的道歉?」在蜂須賀虎徹意識到前,長曾禰虎徹站起來,以嚴厲的口吻「斥責」他們,就算下秒被伴侶拉着衣袖提醒,亦無改他充滿怒意的語調:「貿然去死不能解決問題!」 「非常抱歉!」又是一個鞠躬,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各自拉住水心子正秀和源清麿,加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