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八

蜂須賀虎徹非常不愉快。

嘿嘿嘿。

沒錯,不愉快的源頭就是眼前這振不識好歹,對自己傻笑的某刀。

「看夠了沒?看夠就快回到自己的房間!」蜂須賀虎徹說了幾次沒刀理睬,索性起腳踹:「快滾!」

「哎哎……」「元兇」長曾禰虎徹奸笑:「真品大人好像學懂說髒話了,有趣呢……痛!」

「哼!」踩了對方一腳後,蜂須賀虎徹的氣似乎消了一點,諷刺的語氣勉強算是和緩一點:「如果那種都算髒話,贗品大概從沒說過好話。」

長曾禰虎徹早已習慣這種程度的嘲諷,所以不怒反笑,而且戳着對方問那個不願告訴已出門太刀的「修行地點」到底是甚麼,順便「報告」和獅子王的對話:「那小子似乎對無法和前主們相見的事很擔心,怕自己出門後會去奇怪的地方,蜂須賀甚麼也不告訴他,他會不安喔。」

「那傢……」蜂須賀虎徹深深吸一大口氣:「獅子王大人並不是你這種贗品可以猜忖的人,作為歷史悠久的真品,他的眼界和歷練不可少覷。」

「那麼嘛~~~」長曾禰虎徹故意拖長音節,不管對方甩開,鍥而不捨地要靠到他身上,沒多久,因為蜂須賀虎徹放棄「掙扎」而如願:「我們這位真品大人,為甚麼又沒有那份眼界和量度,去告訴那位太刀大人他想知……痛痛痛,不要扭耳朵!痛痛痛!」

蜂須賀虎徹沒回嘴,扭個心滿意足後「釋放」無禮者的耳朵。

「我以為耳朵會被你扭下來……」長曾禰虎徹揉揉被扭痛的位置去確定耳朵是否還「存活」,本想抱怨幾句,但看到蜂須賀虎徹羞澀的表情,甚麼不滿的話全煙消雲散,回身走過去定睛看着他問:「是不方便說的情況?」

「不,不算甚麼方不方便。」蜂須賀虎徹背向長曾禰虎徹:「哼!不顧他人一再拒絕,還一直苦纏答案,贗品果然教養不足。」

「那要請真品耐指導。」長曾禰虎徹壞笑:「我只是粗人,呵,贗品比較貼切,禮節的事,實在要請教我的真品。」

「無聊。」

「那,請問真品大人,可以將您修行的事,告知我這個贗品?」

蜂須賀虎徹輕輕敲一下對方的頭,努力掩飾臉上的笑意地「逃出」自己的房間。

似乎有戲呢。

長曾禰虎徹開心地追上去,有兩振刀請今天,不,連續請了兩天的假。

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第二天,大家仍是未能為家規被打破的事,或是白山吉光受到咒術束縛的事找誰幫忙等事得到一致的看法,擔心家裡過度反應,更擔心可能分成兩派的兄弟們吵起來……不,若然被他們知道咒的事,會否集體暗墮也是未知之數。 最後由浦島虎徹提出「先告知主人有關咒術的事」的想法,因為當事人沒反對,而且涉及出陣時大家的安危,所以確為最重要,也最緊急的事,之後嘛,大概見步走步。 照「預計」、「推算」是這樣沒錯啦,會一樣才奇怪。

「你們的事我和浦島會保密,其他人的事我早知道,一直不會說的事之後也不會說。」 「會議」結束後,除了預訂房間的兩個山姥切留在原本的酒店外,其他人都先後離開。山姥切s拒絕他們合資改訂房間而導致費用增加的部分的要求,所以在道謝和承諾互不侵犯後離開。至於亂藤四郎和浦島虎徹因為擔心白山吉光的身體狀況,所以不但多留個多小時,而且不准信濃藤四郎他們今天回本丸。現在換亂藤四郎訂一個可以供四個人休息的房間,方便他們

雖然路上多少引人注目,但大多數目光只是近似那隻貓咪主人那種「腐喵」性質,即使多少讓人不快,總算是「奇怪的善意」,至少會攻擊他們,或作出任何可以聯想到一會兒要談的事上。 在挑選給白山吉光的點心時,信濃藤四郎總算回復少許笑容,到他們帶着食物和水到酒店時,和亂藤四郎他們到達差距不到十五分鐘。山姥切國廣見源清麿換上水心子正秀的披風時愣了愣,但沒說甚麼就帶他們上樓,反而進門後山姥切長義見到源清麿的反應比較大

​Winniecat的猫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