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剣乱舞─猫丸日常─其之一O九八

蜂須賀虎徹非常不愉快。

嘿嘿嘿。

沒錯,不愉快的源頭就是眼前這振不識好歹,對自己傻笑的某刀。

「看夠了沒?看夠就快回到自己的房間!」蜂須賀虎徹說了幾次沒刀理睬,索性起腳踹:「快滾!」

「哎哎……」「元兇」長曾禰虎徹奸笑:「真品大人好像學懂說髒話了,有趣呢……痛!」

「哼!」踩了對方一腳後,蜂須賀虎徹的氣似乎消了一點,諷刺的語氣勉強算是和緩一點:「如果那種都算髒話,贗品大概從沒說過好話。」

長曾禰虎徹早已習慣這種程度的嘲諷,所以不怒反笑,而且戳着對方問那個不願告訴已出門太刀的「修行地點」到底是甚麼,順便「報告」和獅子王的對話:「那小子似乎對無法和前主們相見的事很擔心,怕自己出門後會去奇怪的地方,蜂須賀甚麼也不告訴他,他會不安喔。」

「那傢……」蜂須賀虎徹深深吸一大口氣:「獅子王大人並不是你這種贗品可以猜忖的人,作為歷史悠久的真品,他的眼界和歷練不可少覷。」

「那麼嘛~~~」長曾禰虎徹故意拖長音節,不管對方甩開,鍥而不捨地要靠到他身上,沒多久,因為蜂須賀虎徹放棄「掙扎」而如願:「我們這位真品大人,為甚麼又沒有那份眼界和量度,去告訴那位太刀大人他想知……痛痛痛,不要扭耳朵!痛痛痛!」

蜂須賀虎徹沒回嘴,扭個心滿意足後「釋放」無禮者的耳朵。

「我以為耳朵會被你扭下來……」長曾禰虎徹揉揉被扭痛的位置去確定耳朵是否還「存活」,本想抱怨幾句,但看到蜂須賀虎徹羞澀的表情,甚麼不滿的話全煙消雲散,回身走過去定睛看着他問:「是不方便說的情況?」

「不,不算甚麼方不方便。」蜂須賀虎徹背向長曾禰虎徹:「哼!不顧他人一再拒絕,還一直苦纏答案,贗品果然教養不足。」

「那要請真品耐指導。」長曾禰虎徹壞笑:「我只是粗人,呵,贗品比較貼切,禮節的事,實在要請教我的真品。」

「無聊。」

「那,請問真品大人,可以將您修行的事,告知我這個贗品?」

蜂須賀虎徹輕輕敲一下對方的頭,努力掩飾臉上的笑意地「逃出」自己的房間。

似乎有戲呢。

長曾禰虎徹開心地追上去,有兩振刀請今天,不,連續請了兩天的假。

可喜可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看到眼前面色蒼白又咬着唇逞強忍耐的同僚,大和守安定完全理解自己另一半寧願和三日月宗近對上都要保護他的理由。 我見猶憐。 在戰場上強悍得總是秒殺遡行軍的一位,被觸碰到痛處才能讓人發現他明明遍體鱗傷,還要努力逞強去保護他最深愛的人,深情、悲傷得讓人會有忍不住出手相助的念頭。早幾天源清麿慘叫後,大和守安定亦有和加州清光趕過去,看過源清麿失常時的模樣,聽到他痛苦時的呢喃。雖然不大肯定導致源清麿失常的真正原

大概是在古府中摸了兩天,連貓咪都看不過眼的關係,審神喵終於忍不住用七步骰讓加州清光等一行刀回本丸。 「我要洗澡!」加州清光回到本丸的第一句話是這句,然後立刻被大和守安定攔住:「你是隊長,要去跟主人報告戰況!」 「嘛,主人一直在看,不用啦~~~」加州清光說出令他會被扭耳朵的話,沖田組兩刀吵吵鬧鬧地往辦公室走,和泉守兼定看到堀川國廣來接自己,飛也似的往他跑去;自昨天開始特別注意一文字則宗舉動的虎徹組縱

源清麿比以往快復原,其中一個原因可能是這個: 「哇~~~~那隻大變態的骰運越來越爛呀!」加州清光望着眼前的「一」,又一次慘叫:「為甚麼不是『一』,就是『二』??」 「清光,我要提醒一下你呢,骰子是你擲出去。」大和守安定白了他一眼:「大家還未怪你,清光竟然先怪主人,不如趁快可以休息,讓大家一起教訓你?」 「不用,不必,太客氣呢,安定。」加州清光立刻搖頭。 「哈哈……年輕的小子們真可愛呢,多待一會不好